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6章 究竟是谁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乔海和乌伦两人先后到了。

    对于苏小喜急匆匆的叫他们过来这件事,两人不敢耽搁,心想着苏小喜肯定是有了什么决断或者什么发现。

    乔海想着苏小喜从火场带回去的东西,心中想的更多的是苏小喜是不是有什么新发现了。

    然而,这次,苏小喜却并非是说着火的事情,而是说粮食的事情。

    “乔将军,不知道如果沅城那边的粮食匀一些过来应急,军队可以坚持多长时间?”苏小喜问。

    之前信王在西南有十二万的人马,沅城那里有七万,这边留了五万。

    朝廷的粮草是两三月运送一次的,如今离朝廷送粮过来还有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

    自己筹集粮食固然重要,但是还是得有个应急的,所以苏小喜的想到了不远处的沅城。

    只是,这里的将士是沅城的两倍还多,要从沅城调集粮草过来,估计能撑的时间也不会很长。

    听苏小喜问这个,乔海想都没有想的回答道,“若是从那边调粮过来,也就多撑不到十日的时间。”

    毕竟,那边也是要口粮的,而这边的人太多。

    而乔海之所以没有多想就能够回答苏小喜的问题,那也是因为这个他之前就有想过了。

    所以,即便是可以从沅城匀一些粮食过来,也是捉襟见肘的。

    送信给朝廷,最快不过几日就能够送来,可是朝廷要运粮过来,却是没有那么快的。

    苏小喜闻言,略微思忖了一会儿,便对着乔海道,“还麻烦乔将军派人去沅城一趟。”

    乔海点头,只是有些疑惑的问,“恕末将直言,调运粮食过来固然可以多撑几日,可是到底不能解决问题。不知道郡主可是有其他的法子?”

    乔海这话,并非是对苏小喜不信任,也没有拒绝去沅城的意思。

    只不过乔海是想要确定苏小喜下一步要怎么做罢了。

    其实,此刻乔海也是将希望寄托在苏小喜身上的。

    他总觉得,苏小喜应该是能够想到办法的。

    就是有一点,这样的将希望寄托在苏小喜的身上,让乔海心中多少有些惭愧。

    苏小喜知道乔海的担心,于是便对着一旁有些着急的乌伦。

    “乌参将,我派你做一件事。”

    乌伦闻言,当即非常郑重的朝着苏小喜单膝跪地,“郡主有什么尽管吩咐就是。”

    见乌伦这样说跪下就跪下这一点,苏小喜很想要纠正,可是现在并非是纠正这些小细节的时候。

    于是,苏小喜也就没有管,而是道:“你现在去找些人,去附近乡镇收购粮食。”

    完了,苏小喜又补充了一句,“价格一定不能低于市价。”

    说着,苏小喜便从袖中掏出了一叠的银票。

    这些银票自然是装在她的系统里头的,所以拿出来也十分的方便。

    乌伦接过那一叠的银票,虽说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么多的银票,可是拿着银票,乌伦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属下一定会将粮食买回来的。”

    在乌伦看来,那些并不是银票,而是将士们的口粮。

    对于乌伦,苏小喜非常的放心,也就点点头,便让乌伦去了。

    乔海在苏小喜吩咐乌伦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苏小喜的打算,心中不由得叹息。

    那些银子,可都是郡主的钱财,可是郡主拿出来却是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不过,如今最好的办法怕也是自己去收购粮食了吧。

    想着,乔海也什么都没有说,就告退出去了。

    而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离天亮也不过两个时辰的时间。

    事情都交代完了之后,也是该苏小喜休息的时候了。

    只不过,进去内帐之后,苏小喜却久久都睡不着,毕竟,虽然粮食的事情吩咐下去了,可是毕竟还没有着落。

    既是没有着落,那不操心是不可能的。

    而当苏小喜有了睡意的时候,才刚刚闭眼,外面就传来了流星的声音。

    “郡主,任将军和庄将军来了。”

    流星是睡在外帐的,所以苏小喜一夜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流星都知道。

    苏小喜什么时候睡着的,流星心中也是清楚,这个时候流星并不想要叫醒苏小喜,可是没办法。

    有时候,事情来了,人不得不醒来。

    流星第一次觉得,郡主就不该来这西南,若是郡主去了西北,王爷也不知道会多么疼宠郡主。

    想到苍澜陌,流星又是蹙眉。

    也不知道王爷这是怎么了,竟然这么久都不曾来信。

    她可是知道,郡主因为王爷不来信的缘故,这阵子情绪一直不太好。

    想到苍澜陌之后,天阳的样子就这么的出现在流星的脑海中,让流星的面上一僵。

    而这个时候,苏小喜已经穿戴完整的从内帐走了出来,却是并没有发觉流星的异样。

    而此时的苏小喜,非常明显的,脸上十分的疲惫,眼下还有暗影,一看就是没有睡好的模样。

    苏小喜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然后这才让流星让任源和庄诚进来。

    两人进来之后,便是对苏小喜行礼。

    “事情进展如何了?”苏小喜直接问出口。

    “回郡主,事情已经有了着落。”

    说话的人是庄诚。

    苏小喜闻言,眼底却是没有惊喜,反倒是凝重。

    “事情如何?”

    “进入粮仓的人并不多,只有三人。”

    这一次,开口的人是任源。

    苏小喜一听,就坐直了身子。

    原来,昨日,着火之前,和着火之后,两批的守粮仓的将士都被询问了一个遍儿。

    在这期间,进入粮仓的,一共就只有三批人。

    一个便是火头营的,进去粮仓就是为了拿粮食,而他进去的时候,有将士守在旁边。

    所以,火头营的人就这样的被排除了。

    另外一人,便是宋义。

    据闻昨日宋义训练回去晚了,并未吃饭,就自己去粮仓找东西,拿去给火头营的给开小灶。

    第三个人,则是一个千总。

    千总是军中正六品的小官,而这个千总叶芒,昨日正好是头一批巡守粮仓的将士的头子。

    昨日,叶芒恰好也当值。

    所以,一共三人,有一个有人证,可以排除。  那么,纵火的人究竟是宋义还是叶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