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7章 叶芒不在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过,在苏小喜听了汇报之后,她却并没有直接的将那火头营的人给排除。

    非但没有排除,反倒是将那带着火头营的人进去的两个将士一并给带来了。

    当然,也让人去将宋义以及叶芒给带来。

    苏小喜的营帐内,就此聚集了不少的人。

    那火头营的是一个厨子,名为大壮,大概是吃的比较多的缘故,所以身子块头比较大,整个人都是肥嘟嘟的那种。

    此刻大壮面上有些不安,看起来十分的紧张。

    尤其是在苏小喜看向他的时候,他就更加不安了,一双手更是不停地额搓着。

    这个时候,门帘被掀开,宋义大步走了进来,脸色有些难看,却还是朝着苏小喜拱了拱手,什么都没有说。

    但是就从他的脸色上来看,也能够知晓宋义这个时候是知道让他过来做什么的了。

    谁都没有率先开口将话,只等着第五个人。

    只是,又过去了半盏茶的时间,第五个人,也就是叶芒,他依旧没有出现。

    正这个时候,负责去找人的将士回来了。

    “郡主,叶芒并不在。”

    两个将士找了半晌都没有找到人,所以才回来的比较晚。

    苏小喜闻言,蹙眉。

    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觑,这个时候不在?其中可是有什么猫腻?

    “可知去了哪里了?”苏小喜问。

    两将士闻言,摇头。

    “你们继续去找,务必将人找出来。”苏小喜吩咐,声音中带着几许的平静。

    只不过,此刻的苏小喜的心却没有她表面上看得那样的平静。

    此刻,似乎每个人都有嫌疑的感觉。

    那两个将士闻言,便领命离去。

    既是叶芒找不到,便是开口先问其他两拨人了。

    率先,苏小喜的视线落在了大壮的身上。

    大壮一紧张,身子就颤抖,那脸上的肉都是一跳一跳的,都不等苏小喜开口,大壮就率先开口了。

    “郡,郡主,小的什么都没有做,小的就只是去拿了食材而已。”

    说着,大壮就看向在他一旁跪着的两个将士,道:“他们两个可以为小的作证。”

    苏小喜顺着大壮的视线看向另外两人,那两人闻言,当即附和,他们就只帮着大壮拿了粮食而已。

    因为大壮昨日负责的是将领们的吃食,所以用的材料并不多,故而就他一人去了。

    苏小喜随便问了几个问题,见没有破绽,视线便落在大壮的身上,“你既是只是去拿粮食,为何身子发颤?”

    大壮闻言,一张胖脸就皱成了苦瓜脸了。

    “郡主,小的也不想啊。”说着,便擦了擦自己额间的汗,“小,小的从小本分,从不曾犯事,郡主让小的过来,小的以为......”

    咽了咽口水,大壮又继续道,“小的以为郡主是怀疑小的,小的嘴拙,不知怎么为自个儿辩解。”

    所以,这是给吓出来的?

    众人一阵无语。

    军中怎会有这样胆小的人存在?既是什么都没有做,竟然还会吓得一脸的汗?

    要知道,现在可还没有到热的时候啊。

    况且,他知道他那么紧张,容易让人误会的么?

    苏小喜在心中叹息一声,然而让人离去了。

    也不是说排除了怀疑,只是,疑点不大。

    且,若是三人是一伙的,必须要提前串供。

    而就是方才,三人虽然都在一起,但是说出来的事情也是有出入的。

    且,大壮那模样,看着还真是因为紧张引起的。

    三人被获准离开,都是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

    等三人出去,便是轮到宋义了。

    苏小喜看向宋义,还不等苏小喜开口,宋义便问道:“郡主这是不信宋某?”

    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对于宋义的态度,苏小喜无所谓,但是任源看了,却是蹙眉。

    “宋义,怎么跟郡主说话的?”

    任源是这里与宋义相处时间最长的,且军职还要比宋义大一些,勉强算得上是宋义的上司,语气中自是带了些许的训斥的意思。

    然而,宋义此刻却并不买账,面上尽是不满。

    “被怀疑的并非是任将军,任将军说话自是轻巧了。”

    宋义对任源一直都不满,他送来不觉得任源哪里比自己好了,无非是比他高了一级罢了。

    之前他们在娄林的手下的时候,他即便是想着法儿的在娄林的面前表现,也都无法让娄林提携自己。

    而如今,上面的换了一个人,自己的待遇也是不如任源好。

    粮仓失火,任源是那个查找凶手的人,而自己,却是成了嫌疑人,这让他心中十分不爽快。

    因为这些不爽快,所以宋义说话的时候就没有来得及过脑子。

    看着宋义一副不服的模样,苏小喜面上淡淡,“宋参将不必这般,只不过例行检查,询问当时的情况罢了。”

    宋义闻言,下意识的想要反驳。

    可是话到了嘴边,就又给缩了回去。

    因为郡主都说了这是例行检查,自己若是继续再说什么,倒是显得斤斤计较了。

    这般的想着,宋义便朝着苏小喜抱拳,“末将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只是,任谁都能够从宋义的脸上看到赌气的成份。

    “昨日你为何去粮仓?”苏小喜问。

    “末将回去的晚了,饿了便去粮仓找点吃的。”宋义说着,声音干巴巴的,不满的意味非常的明显。

    其他的人看着眉头早已皱起,就只有苏小喜面上依旧淡淡的。

    “你拿的什么?”苏小喜问。

    “白面和肉。”

    苏小喜点头,随后才道:“你在里面待了多久?”

    “......半盏茶吧!”

    “可有人作证?”苏小喜继续问。

    “看守的将士和厨子都能作证。”

    接着,苏小喜便让人带着证人上来,而那厨子,便是之前的大壮。

    大壮又被带进了营帐中,面上依旧带着紧张。

    但是听到苏小喜问话之后,便就松了口气。

    “昨日宋参将确实是带着东西来找小的开灶,不过这个十分平常,宋参将时常如此。”

    苏小喜一听大壮这话,却是蹙眉,而宋义却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故而面色不改。  这时,看守粮仓的将士也被带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