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8章 烧粮的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被带上来的一共有四个人,一听苏小喜的问话,便有将士便如实的回答。

    那将士并没有在意那宋义进去粮仓多久,因为按照这将士所言,宋义时常回去粮仓中寻找东西开小灶,他们守着粮仓的人都习惯了。

    苏小喜便问宋义去的时候,可有拿什么东西。

    四个人一同想了想,随即摇了摇头。

    他们并没有看到宋义手中有什么东西。

    宋义并不知道汤盅的事情,一听苏小喜这样问那些将士,面上又是不满了。

    “郡主这样问,是觉得末将带着火种进去了不成?”

    说完,宋义整张脸都绷着了,“郡主怀疑人,可是要拿出证据的。”

    苏小喜淡淡的瞥了一眼宋义,随即,幽幽开口,“军中可有规定,将领可以随意出入粮仓,任意开小灶?”

    声音,有些凉,明显的带着几分的质问的意思。

    宋义闻言,脸色一变。

    军中,确实是没有这样的规矩。

    而且,将领虽然可以进去粮仓,可是这个还需要经由批准。

    他觉得这样太过麻烦,就并没这样做。

    且的,从信王开始,便规定了军中不同等级的将领,在吃食上有不同的标准,任何人不可的自己开小灶。

    若是昨日,他是因为训练回去晚了,去粮仓中找东西开小灶倒也情有可原。

    坏就环在经常上头。

    瞧着苏小喜那带着冷漠的脸,宋义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

    “自己下去领罚吧!”苏小喜语气依旧淡淡的,却是不容质疑。

    宋义心中再怎么不愿,此刻也根本无法反驳,只得应了一声是,便退了出去。

    乔海等宋义出去了之后,这才出声问道,“郡主,也不是他?”

    苏小喜闻言摇了摇头,“不像!”

    宋义的情绪,太过明显了。

    而且,既然是经常进入的粮仓的人,若是真的放火,那必定容易被怀疑。

    宋义要真的做,也不该是自己做。

    所以,不像!

    如今,就只有消失的叶芒没有审问了。

    苏小喜便叫来了平日里与叶芒比较熟悉的人来询问,这些人都表示叶芒平日里也看不出任何的异常。

    之后,苏小喜就叫了两伙守卫过来一一询问。

    经过了解,苏小喜得知叶芒是第一批守卫的头领,但是并不是在巡守的时候进入的粮仓。

    而是,在第二批人换班之后,叶芒以自己有东西忘在里头了,这才返回来去寻找。

    因为守着粮仓的将士时而会进入粮仓检查,加上叶芒又是上一批头儿,故而第二批人的并没有拦着叶芒。

    根据那些将士回忆,叶芒在里头待的时间并不短,出来的时候也说什么都没有找到,应该是忘记在什么地方了。

    还有一个将士说,那时候叶芒并未穿束紧袖子的衣裳,而是穿的平时的衣裳。

    而若是穿着铠甲,为了方便行事,袖子都是要用带子扎紧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叶芒穿着宽袖这件事,就显得十分突兀。

    按照将士所言,当时还顺口问了一声怎么换了衣裳,叶芒却只说原本是打算去洗个澡的,但是想着东西丢了就先过来找东西了。

    当时那将士还觉得奇怪,也没见谁是先换了衣裳再去洗澡的,但是也并没有多问。

    因为苏小喜询问的时候说是要知道当日的细节,故而这个将士就说了这么一件事。

    苏小喜听着,心中一动。

    显然的,叶芒那日是由古怪的。

    而且,若是叶芒穿的是宽袖,那小汤盅就很容易被带进去了。

    于是,苏小喜赶紧命人去叶芒的住处去搜。

    等吩咐下去之后,苏小喜见其他的将领面上带着不解,故而便说出了昨夜她的发现。

    关于小汤盅、石灰石还有的白磷的发现。

    众将领一听,这才恍然大悟。

    很快的,派出去的人回来了。

    回来的人一共有两批,一批是苏小喜之前派出去寻找叶芒的人。

    他们带来了一人。

    只不过这人并非是叶芒,而是今晨收营门的将士。

    根据这将士所言,早上换班的时候,他曾瞧见军中有人带着一个包袱离开了军营。

    而根据这个将士的描述来看,此人极有可能就是叶芒了。

    又很快,另外一批将士回来,这一批人是苏小喜的侍卫带去的。

    他们在叶芒的住处果然是找到了一点的蛛丝马迹,那残留的一点的白磷。

    而且,找叶芒的东西的时候,发现叶芒的衣裳不见了,一些私人物品也消失。

    如此,便是锁定了烧粮的人便是叶芒了。

    可是叶芒为何烧粮,又是受何人指使烧粮,一时间又是不得而知。

    于是,苏小喜就派了自己手下的那些个侍卫去查探此事。

    毕竟,任源和庄诚两人查探军中的事情还尚可,出了军营,那估计就力不从心了。

    烧粮的人,暂且是确定了是谁,之后的事情,还得看人是否能够找到。

    而如今,最为关键的却是粮草。

    显然的,其他将领也担心粮草的问题。

    然而,苏小喜却面色严肃的道:“粮草的事情,我自会解决,这几日你们该做什么便做什么。”

    若是所有的人都操心一件事,而懈怠了练兵,要是郝月他们攻打过来,那才叫一个措手不及。

    而且,所有的人的目光都在一件事上,那便是劳动力过剩了。

    那些将士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在苏小喜那带着不容拒绝的眼神注视下,一个个应了是,便告退了。

    乔海一早便过来这边,安排去沅城借粮的事情还没有办妥,故而也没有长留,也告退了。

    苏小喜等人都走了,神情才终于松了下来。

    说实在的,她有些累了。

    不过,这些才刚刚开始,她虽累,但是绝对不会服累。

    就是不知道,乌伦什么时候才能将粮草带回来。

    而原本,苏小喜以为经过上次的重创之后,郝月应该会消停一段时间的。

    若是那般,也能够喘口气。

    然而,郝月却是在这个时候来叫嚣了。  这一次,郝月并没有朝着迂城来,而是就在迂城和郝月的边疆上打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