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9章 乌伦凶多吉少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因为上次战事的缘故,苏小喜对苍冥和郝月的疆土防守进行了加强和加固。

    因而这一次,郝月的将士遇到驻守在那里的将士,就没有那么轻易的突破。

    且,郝月每次都是试探性的攻击,打完一场就离开,打完一场就离开,如此的反复。

    正因如此的反复,让苍冥的将士打的既是憋屈又是窝火。

    一个个的都抱怨:“能不能好好的打一场了?”

    然而,一连五日,郝月都是这么打,打的人是一肚子的火都没地方发泄。

    同时,也让苍冥将士心中疲惫。

    然而,苏小喜却是知道,郝月这是知道了他们的粮草被烧了的事情,所以正与他们苍冥的军队耗着,就等他们没有粮草为止。

    而粮草被烧的事情,她第一时间就让人封锁消息了,郝月却是知道了,这就说明,要么就是叶芒将消息递给了郝月的人,要么,便是军中还有内贼。

    只是,这般下去,将士的士气下降,军需损耗也会十分严重。

    而粮草,眼看着一日比一日少,乌伦那边却是完全的没有消息。

    如此下去,将士们必定挨饿。

    即便是不挨饿,一旦将士们知道没有粮草了,士气也会降下。

    如今军中的士气倒还可以,只因乔海让人去沅城借来的粮食已经到了,并且,粮食还不少。

    可是只有苏小喜等人知道,那些众将士眼中不少的粮食,其实只有三分之一才是真正的粮食。

    剩下的三分之二,全都是沙土。

    之所以劳师动众的运送这些沙土回来,只为了让将士们知道,他们有粮食。

    可是,这毕竟是假的,等过些日子没有粮食了,就肯定瞒不下去了。

    为了以防万一,苏小喜让人给周锦书送信去了。

    若是最终他们还是没能够弄到充足的粮食应急,便就只能让周锦书想办法让御凌山庄送来了。

    只不过,御凌山庄,是他们最后的底牌,能不用的时候,苏小喜绝对不愿意去用。

    为了粮食,苏小喜第一次想问题想到脑袋都疼了。

    而又因为苍澜陌许久都没有送信来的缘故,让苏小喜每每夜里都睡不好,人也瞬间清瘦下去。

    流星看着苏小喜这般十分担忧,又不知道如何劝慰,只得自己日日去山中弄点野味下来给苏小喜补身子。

    只可惜,苏小喜便是吃了那些野味,身子也是长不出肉来。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一般,又过去了两日。

    这一日,乌伦正同上百名将士运着十车的粮草,正往迂城赶去。

    接连几日,这百来人走了许多的城镇,这才凑到了这些粮食。

    要是时间允许,乌伦可能还会继续的去寻粮,但是怕继续耽搁军中就得断粮了,所以乌伦便带着人往回赶。

    这日傍晚,一行行至一河谷,却是没有要停下的打算,依旧继续前行。

    只因为河谷并不适合歇脚,若是遇到大雨,就极有可能山洪暴发。

    而这西南,正是雨水颇为丰富的地方。

    天,刚刚暗下来,大雨便落了下来。

    “弟兄们,赶紧的往前,等过了这河谷,咱们再好好的休息。”乌伦的声音,自最前面传来,那声音中都透着蛮劲,但是听在众将士的耳中,却觉得十分的有干劲。

    行进的速度,似乎更快了。

    可是,在他们一行人即将要过了那河谷的时候,车马人却都停了下来。

    “你们是谁?”乌伦的声音传来,带着十二分的戒备。

    众将士也都拔出了腰间的大刀,全部朝着乌伦的方向聚集。

    而此时,就在队伍的最前方,在乌伦的对面,有几十个黑衣人站在那里。

    虽说是雨夜,可是那些黑衣人手中的兵器却依旧是冒着寒光。

    杀意,从这些人身上蔓延。

    没有人回答乌伦的问题,只有一声低沉的‘杀’字在黑夜中飘荡。

    两边的人打在一起,可是比起那些浑身杀意的黑衣人,那些将士根本就太弱了。

    这一场对决,根本就是单方面的屠杀,只有乌伦与那些黑衣人能够抗衡。

    然而,双手难敌众拳。

    乌伦再如何的勇猛,腹部还是被刺了一剑,身上也被砍了两刀。

    最后,乌伦被一个黑衣人一脚给踢到了河中。

    因为下雨了的缘故,河水上涨,非常的湍急,仅仅一瞬间,乌伦就被河水淹没。

    “这些粮食怎么办?”就在此时,其中一个黑衣人出声询问。

    此刻,雨声很大,地上遍布尸体,血腥味夹杂着清凉的山风,一点点的飘散。

    “带走!”

    两个字,却是决定了粮食的去留,也意味着乌伦这么多日的辛苦全部都付诸东流。

    两日后,派出去寻找乌伦的侍卫终于回了。

    “如何,人可有找到?”苏小喜问,声音中带着几分的关切。

    按理说,这个时候乌伦早该有消息了,怎么却是直接的失了踪影了?

    而且,这两日,她心中总有些许不好的预感。

    “郡主。”侍卫面上神情复杂,“乌参将,怕是凶多吉少了。”

    苏小喜一听,眉头拧的更加厉害,“什么叫做凶多吉少?”

    让去购买一次粮食,又怎会凶多吉少?

    那侍卫闻言,微微停顿片刻,才道:“属下等人顺着乌参将的踪迹找寻,在一河谷处失了他们的踪迹。”

    说着,那将士又道,“然后属下等人在那河谷处查探,发现两日前那里有山洪爆发过的痕迹,并且还有打斗的痕迹。”

    说道这里,侍卫有些许的为难,可是在苏小喜眼神示意下,侍卫还是开口了,“属下觉得,乌参将等人,可能已经被......”

    如今有两种可能,一种便是打斗的时候,他们都被山洪冲走了。

    另一种可能,便是在被杀之后,尸首被冲走了。

    可是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那都是凶多吉少的。

    侍卫的意思,苏小喜心中非常清楚,却是让她整个人都被一种凝重的气息给笼罩了。

    乌伦若是真的出事,那就表示,有人不仅知道她让人去收集粮食,还正在背后,企图阻止他们弄到粮食。  而这个人,会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