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1章 木牛流马是神器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两人闻言,不由得再次面面相觑。

    郡主这不是真要人力运粮吧?他们表示,他们最多就只能运自己的口粮。

    心中虽然这样的想着,两侍卫还是将能人走的地方都给说了一番。

    苏小喜见状,不由得蹙眉。

    正好靠近苍冥和靠近郝月的那两座山完全不能人走,其他的地方虽然不都适合人走,但是却也能走,就是比较险而已。

    可,关键是如何突破那两座山呢?

    苏小喜有些郁结。

    营帐外,许久不曾出现的封凌出现了,封凌的身边还跟着一直都没有露面过的封寂。

    当封凌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的时候,苏小喜顺口就说了一声进,就依旧埋头苦想。

    所以,当封凌和封寂进了营帐之后,看到的就是苏小喜看着沙盘,一副冥思的模样。

    于是封凌便问那两个侍卫,两个侍卫有些为难,但是还是以陈述事实的精神说了苏小喜的决定。

    封凌和封寂两人对视一眼,随后走到了沙盘前,看着那些山峦。

    “郡主准备如何运粮?”

    问话的人是封凌。

    苏小喜并没有抬头,只有些惆怅的道:“用木牛流马,可是这两座山怎么过去呢?”

    苏小喜指着靠近凉幽那座山,又指了指岷山。

    封凌封寂两人闻言,不禁面面相觑。

    木牛流马是什么?木头做的牛?

    两人心中疑惑,也这么问出口了。

    “木牛流马就是......”苏小喜一边说着,一边抬头。

    但是看到封凌封寂的时候,苏小喜不禁一愣,“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封凌:......

    封寂:......

    所以,郡主方才跟谁说话来着?

    两人脸上的肌肉,都不由自主的抽动了几下。

    特别是封凌,虽然在军营中他一直降低存在感,让自己存在感不强。

    可是他却是一直都在郡主的附近,更是知道郡主是那种比较稳重冷静的人。

    如今看着,似乎并非如此。

    这时候,两人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当初那个小太监。

    似乎,那个时候的乐安郡主并非是一个沉稳的人。

    于是,两人很快的就接受了苏小喜这不经意的表现出来的另一面。

    而苏小喜显然的也感知到了封凌封寂两人的心情,不由得尴尬的干咳出声。

    “你们方才问什么......哦,想起来了,木牛流马,是用木头做的单轮人力运输工具。”

    说着,苏小喜便说出了木牛流马的构造,还有运用方式。

    总之,在苏小喜的解说下,木牛流马几乎就成了一个走山路的运粮的神器。

    加上苏小喜边解释的时候,还边去桌案后画出了木牛流马的结构图,让包括那两个侍卫在内的四个人,都震惊了。

    竟还有这样的工具?

    简直是绝妙了。

    “这是郡主所想?”封凌问。

    若是有了这样的工具运输粮食,那遇到山路的时候根本就不需要绕路了。

    而且有的路即便不是山路,也是极为难走的,有时候为了运输,就要绕很远的地方。

    有了木牛流马,倒是方便很多了,简直是行军路上的利器。

    “嗯!”苏小喜点头。

    只是这个头,她点的有些心虚。

    毕竟,这玩意儿还真不是她想出来的,是诸葛亮想出来的。

    可惜,这个时代根本没有诸葛亮,也没有木牛流马,所以也只能够便宜她了。

    只是,很快的,苏小喜的眼神就黯淡下来。

    “可惜,就算是有了木牛流马,那两座山也是个难题。”

    那木牛流马虽然能够走山路,可是却是不能够爬山啊。

    所以,有了木牛流马又有什么用呢?

    想着,苏小喜又暗自叹息,眉头再次皱起。

    “或许,有法子。”封寂开口。

    封凌看了一眼封寂,并未说话。

    而苏小喜诧异的抬头看向封寂,“有法子?”

    什么法子?

    封寂没有直接回答苏小喜,而是又走到了沙盘旁。

    苏小喜跟着走了过去,心中带着几分的期待。

    接着,封寂就指出了两处地方。

    这两处,一个位于岷山,一个位于凉幽旁边的那个山。

    只是,一眼看去,那里根本就没有路可走,所以,这是什么法子?

    “这里?”苏小喜试探性的问。

    封寂点头,“就是这里。”一副非常肯定的模样。

    苏小喜一听,蹙眉思索,然后,带着一丝不确定的道,“莫不是,这里有路?”

    虽然怎么看都不像是有路的样子,可是,封寂指出来了,必然是有猫腻的吧?苏小喜心中想着。

    封寂点头,“属下曾与王爷一同探过。”

    苏小喜一听是和信王一同探过的,当即就没有了一点的怀疑了。

    皇叔探得地方,那还能有假?

    且,既是皇叔探过那一处,那是不是说明皇叔其实对这一片岷山山脉也有过想法?

    苏小喜没有开口,却是用眼神询问封寂。

    封寂点点头,“王爷来幽州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这边的地形都探遍了。”

    当然,封寂指的是第一次来幽州的时候。

    至于自请来幽州,那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反正,在更早之前,他和封凌就已经随着主子对这边的山脉给摸索了一个大致。

    有的地方,看似薄弱,却是难走。

    有的地方,看似无路,却是有路。

    端只看有没有仔细去发觉了。

    而如今,已经许久的不曾有人走过那道,怕是此刻也已经杂草丛生,让人望而远之了吧?

    苏小喜听到了封寂的答案,眼底的惊喜真真是一眼便能够看得清楚。

    确定了有路可走之后,便是行动了。

    苏小喜召集了勇军,从中找出了十多个会做木匠活的人出来。

    给他们图纸之后,便让他们跟着图纸日以继夜的将木牛流马做出来。

    仅仅一天的时间,就做成了三十多个出来。

    一个木牛流马可以装大概一人一年吃的粮食,三十多个,多运几趟,那量也将是十分可观的。

    因为军中的粮食不多了的缘故,所以苏小喜并没有花更多的时间去做木牛流马,也没有让这件事大势宣扬出去的想法。

    所以,带着这三十个木牛流马,苏小喜带着侍卫和勇军便离开了军营。  只不过,苏小喜并没有看到,有个人正站在军营中,愤恨的看着她离去的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