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2章 别将军可有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岷山前的一个不起眼的荆棘丛前,一行人停下。

    然后一声令下,勇军便动作非常迅速的将那一片的荆棘全部都砍成了平地。

    当他们走过那个平地之后,便是一条绕过山壁的小路,小路非常长,根本不知道长路的另一边是通往哪里的。

    可是,一行人还是跟在封寂的身后走着,没有人对此行有怀疑。

    如今,勇军已经在苏小喜的带领下,成为了精神风貌毅力极佳的一支军队,且,将服从命令作为准则。

    谁都不会想到,这样的原本参差不齐的一群人,会有这样的精神风貌。

    当随着小路绕过一个石壁又一个石壁之后,前方,没路了。

    苏小喜看向封寂,眼底并没有任何的怀疑,倒是有些许的激动和期待,不知道下一刻能有什么惊喜。

    果然,在苏小喜的注视下,封寂的手碰到了石壁上的一块石头。

    轰隆隆的响声,一道石门缓缓的从众人的面前展开。

    石洞内,一片的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然后,封寂走了进去,苏小喜走了进去,流星走了进去,其他人一个个的都跟着走了进去。

    当所有的人都走了进去之后,石门自己关上了。

    洞内,没有任何的光线,不过好在封寂提前让人准备了火折子,此刻也还是能够勉强的照明的。

    一路前行,也不知走了多久,一行人才终于出了石洞。

    而这个时候,众人发现,他们尽是过了岷山,而用的时间,不过只一个时辰罢了。

    如此速度而又轻松,让所有的人都是一阵的激动,毕竟他们都知道今日的他们是来做什么的。

    只不过,之后该有的艰险还是要受的,毕竟不是哪里都有捷径。

    到了第二日中午,他们就已经靠近了凉幽旁边的那座山,这一次,没有石洞。

    而是,穿过了一条瀑布,瀑布里面,是另一番的天地。

    苏小喜不禁想到了孙悟空的水帘洞,这里,存放东西倒是非常方便的。

    这一刻,苏小喜决定,等粮草拿到手之后,多余的就放这洞中,到时候再过来拿就是了。

    等所有的人都到了瀑布后面之后,他们并没有继续往前。

    毕竟,劫粮这种事情,还是晚上做比较好。

    走了一天半,这个时候正好可以休息。

    夜,很快来临。

    此刻,凉幽的军营中,将士都稀稀落落的巡视着,甚至还有人半夜喝酒,一片笑闹声,让人根本就无法将这地方和军营联系起来。

    “军中不许饮酒,你们不知道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很呵斥声传来。

    而那呵斥人的那人的穿着和喝酒的这一群人明显是不同的,那铠甲的样式完全不同。

    看那身上的配饰,却也能看出这人是军中的一个将领,身上也倒是有几分领导者的气势。

    然而,喝酒的那一群人,却是没有将这个将领放在眼中,甚至还打了一个酒咯,气的那将领吹胡子瞪眼睛的。

    “你们......”

    “别将军,您就不要较真了,这凉幽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战事......嗝......敌军也打不过来,我们放松放松也是可以的啊。”

    “就是啊,嗝......我们,我们跑到你们郝月来,连酒都不能让喝了么?”

    “嗝......是,嗝......是啊,我们将军都没有说什么,别将军就不要生气了。”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完了之后,便继续喝酒。

    而被成为别将军的别恩,此刻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瞧瞧,瞧瞧这都是什么德行?

    他们的皇上怎么会让这些人与他们的合作?这简直是带坏了风气。

    若是这样,还怎么指望他们打仗了?

    很明显的,这些喝酒的并非是郝月的将士,而是云启的将士。

    别恩身边跟着的小将见自家的将军一脸的愤怒的模样,不由得上前宽慰道:

    “将军别生气,气坏了不值当!”

    说着,便又道,“这事情,还是与他们的公孙将军说一声的好,他们必定是听公孙将军的话的。”

    公孙将军,名为公孙羽,是云启的将领。

    别恩一听小将的提醒,也觉得自己跟这些小兵生气不值当,便一甩手,朝着公孙羽的营帐中走去。

    此刻,公孙羽的营帐内依旧点着烛火,显然的,人是没睡的。

    到了营帐前,别恩不作声站着,小兵会意,连忙叫门。

    “公孙将军睡了没有?”

    “谁?”一道浑厚的中年男人的声音从营帐中传来。

    “我!”别恩说了一声,便径自撩开了营帐走了进去。

    丛刻,营帐中就只有公孙羽一人,此时的公孙羽正在擦拭着他的大刀。

    见别恩进来,眼底倒是有几分的诧异。

    “别将军怎么进来了?”公孙羽问,然后将手中的大刀放下。

    就是对别恩,没有几分的热情就是了。

    “公孙将军怎么还没有入睡?”别恩问,也不过是客套的询问罢了。

    “嗨!”公孙羽一听别恩问话,一脸的丧气,“来你们郝月这么久,天天窝在这里,我都快要生锈了。”

    说着,看向别恩,“别将军,你说,我什么时候能去战场?”

    从公孙羽的话中便可得知,公孙羽这是一心想要上战场的。

    毕竟,云启国多年都没有战争了,他都怀疑他的大刀是不是要做成锄头了。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战争,他却整日的对着那座大山,让人郁闷之极。

    他是来打仗的,又不是来守山的,这样对他,合适么?

    别恩一听公孙羽的话,面上一僵,心中却是有些不屑。

    连底下的将士都管不了,还怎么打仗?就他看,一个个的上战场之后,只会是软脚虾。

    当然,这些话别恩只在心中想着,嘴里自是不会说的。

    “公孙将军不要着急,这不时机还没有到么?”究竟什么时候才是时机到了,他也不太清楚。

    可是上头就是这样安排的,他也没有办法不是?

    “见鬼的时机,老子想打仗!”公孙羽重重的拍桌。

    他就觉得打仗特别爽,如今这每天,都过得怎样的日子?

    营帐内,一片安静,别恩的脸色非常难看。  而公孙羽这个时候仿佛才想到了别恩来找他可能有事,这才问道,“别将军可是有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