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4章 下毒,时机还没到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而封寂,此刻对苏小喜却更是佩服了几分。

    如此一来,他们截粮就少废了许多的功夫了。

    正想着,苏小喜的视线朝着封寂看去。

    “粮仓这边就交给你安排了。”

    封寂闻言,也没有多问,点头应下。

    苏小喜便看向黑虎,“你们听从封侍卫的行事便可。”

    此刻卫寅还在引开公孙羽等人,所以并不在此。

    黑虎自然是应下,自从成了勇军,他们懂得服从。

    之后,苏小喜便带着流星和羽十一两人潜入了营中,很快的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封寂也不耽搁,带着勇军悄然的潜入了粮仓。

    在粮仓外围,他们又非常默契且有快速的将那些守粮的将士给抹了脖子,然后快速的拖到了一旁,扒了他们身上的衣裳换上。

    于是,一支十多人的新的守粮的队伍就形成了,而其他的人非常不客气的开始搬运粮食。

    一袋袋的粮食,就从粮油军营的西南边一点点的被搬了出去。

    偶尔还有巡守的将士过来瞧瞧,但是勇军都能率先感知,然后快速的隐蔽。

    那些巡守的将士见粮仓门前依旧有将士把守,不见异样,便又离开了,勇军就不知疲惫的继续搬运。

    且说另一边,苏小喜三人直接直接朝着他们的火头营的而去。

    来火头营只有一个目的:下毒!

    自然,此毒不会让人致命。

    若是毒师大面积的毒死人,怕是得被这个大陆唾弃的,万物都有其适应的生存法则,苏小喜并没有仗着自己会毒术就想要滥杀无辜。

    而要是毒师不懂得毒物的制约,怕是这片土地上都不会缺少坟墓了。

    再者,此刻的她不止只是毒师,还算是一个医者。

    虽说她没有菩萨心肠,但是一点的职业道德还是有的。

    不过嘛,毒,还是得下的。

    至少,也得让这营中的人睡个两三天。

    这样一来,就算是他们发现粮草丢失了,也得是两三日之后了。

    而那个时候,他们早已经将粮食运走了。

    不废一兵一卒弄到粮食,她何乐而不为?

    做人,总得给人留点后路不是?

    火头营水缸被下毒之后,苏小喜他们便去了主营帐。

    对于这军营中松散的防守,苏小喜都忍不住咋舌,简直不要太散。

    进入主营帐,根本就不费功夫。

    那么,苏小喜进入的是谁的营帐呢?

    好巧不巧的,是别恩的营帐。

    因为这边并无战事,所以营帐中并没有看到什么有营养价值的东西。

    布防图,没有。

    沙盘,没有!

    嗯,就是什么都没有。

    正当苏小喜觉的无趣准备离开的时候,流星在床边停下了脚步,然后弯腰,捡起了一个只露出了一角的信封。

    信封没有署名,但是里面肯定是有东西的。

    流星没有看,却是将手中的信封给了苏小喜。

    苏小喜将信打开,里面就只有几句话。

    大致的意思就是,让他们在这边先等着,时机还没到尔尔。

    瞧着应该是别恩问什么时候可以前往边关与苍冥对战,得到了上方的回复。

    将信放回信封中,苏小喜蹙眉。

    时机?什么时机?

    将信放下,苏小喜眼底满是沉思。

    不知道为何,总觉得与龙帝找几国的皇子商讨这件事有关。

    莫不是,他们在商讨的时候,曾经达成了某些约定,而他们并不知道不成?

    心中纵是有许多的疑惑,可是一时间苏小喜却是找不到答案。

    只是,郝月和云启的联盟也好,北海也罢,明明兵力不止那些,却都故意藏兵,这又是为何?

    莫不是想着等待某个时机,一同朝苍冥进攻不曾。

    若真是那样,那后果可无法设想。

    这件事,她还是得与阿陌商讨才行。

    想到苍澜陌,苏小喜又是蹙起了眉头。

    好久都没有他的消息了,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因为他忙,就忙得给自己写信的时间都没有了么?

    这个想法只有一瞬间,就直接的被苏小喜自己拍飞了。

    忙什么能让他没有写信的时间了?每次写给自己的无非是两个字而已,需要很长的时间么?

    一想到苍澜陌那意味不明的两个字,苏小喜的火气就更大了。

    这个时候好在是苍澜陌没有在她的面前,若是苍澜陌这个时候在她面前,她最想做的事情便是咬他,狠狠的咬他。

    苏小喜心中越是想着,越是咬牙切齿,面上都有些狰狞了。

    羽十一和流星两人面面相觑,此刻两人都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方才郡主还是一副凝重的模样,怎么突然的就面目狰狞,看着想要咬人一般,眼底还露着凶光。

    不知道为何,羽十一竟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家正牌主子苍澜陌。

    郡主一般都是在主子的面前表情才会这般的生动,莫不是现在郡主是在想主子了?

    可是,郡主如今的表情,好像不太妙啊。

    也不知道主子如今人到了哪里了,郡主若是见了主子,主子会不会受罪。

    没错,无论是羽卫还是冥楼的人,其实不是不知道苍澜陌的下落,而是被下了禁口令,不许说出来。

    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的主子,是准备到西南来见郡主的。

    当然,虽然知道主子要来西南,但是却并不知道主子什么时候出发,人现在在哪里,此刻还当真就如同失联了一般。

    其实吧,他们这些半个知情人,也真的是憋的很苦的啊。

    苏小喜终于是从对苍澜陌的各种蹂躏中回过神来,脸上的表情迅速的收敛,就好像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走吧!”

    苏小喜淡淡的说了一声,然后朝着门口走去。

    羽十一陷入自己的思绪中了,自然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就跟在苏小喜的身后出去了。

    可是流星,她本就一直关注着苏小喜的状况,所以她看到了。

    方才,郡主回过神来的时候,面上虽然不见其他多余的表情,可是却是有一抹的尴尬。

    流星微愣,随后不动声色的跟了出去。

    而他们才离开了别恩的营帐不久,营门口,就传来了动静。  是大军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