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5章 行了,该回去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只是,大军带着斗志出去,却是败兴而归。

    也不是说大军如同公孙羽那般的迷恋打仗,实在是他们是为了应敌才出去,可是出去之后一个敌人都没有看到,实在是让人扫兴极了。

    说到这个,他们便觉的一阵的诡异。

    明明觉得喊杀声和大军就在眼前,可是他们一直往前,却还是不见人。

    然后,就一直走到了一个山谷前。

    除了左右的草木和山崖,却是什么都没有看见。

    别说是大军了,就是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当一阵夜风吹来的时候,他们只觉得凉飕飕的,大有一种见鬼了的错觉。

    此时,将士们在校场集结,等待着下面的命令,他们这个时候是又疲惫,又饿,眼看着天都快亮了,他们却一下都不曾休息。

    而此刻,他们所等待的人,正在营外不远处争吵着。

    “什么玩意儿,老子以为可以打一仗了却什么都没有,简直晦气。”

    这声音,明显是公孙羽的。

    原本兴高采烈的去打仗,可是连影子都没有看到,他能不窝火么?

    “都说了事情有蹊跷,你还去,简直是劳师动众。”别恩的脸色也不好。

    若不是公孙羽执意要带兵出去,此刻他还好好的睡觉,也就不用熬了这一夜了。

    然而,别恩的不满,却是让公孙羽炸毛。

    “怎地?你这是在责怪我?”

    “难道你不该怪?”别恩的火气,早就在晚上聚集了,这个再不发泄出来,更待何时?

    公孙羽见别恩这般,气极,想都不想的直接的抽出了腰间的大刀,“不服?有种干一架!”

    也不知为何,别恩自出生开始,就喜欢打架。

    后来邻居家的孩子被打的多了,自然就不干了,将他给赶了出去。

    当了几年的乞丐,可是也因为打架闹出了人命被驱赶。

    后来被一个武馆馆主给收留,教他武术和识字。

    之后,他就莫名的到了军营,觉得打仗的时候特备爽快。

    不得不说,公孙羽之所以能够当上将军,那也是云启和郝月打仗的时候打出来的。

    所以说,对于郝月,公孙羽是看不上的。

    可是他们此刻就在郝月的军营中,得听人家的,这感觉,别提多憋屈了。

    憋屈到了现在这地步,加上今晚的事情,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与这个老是端着架子的别恩打一架。

    若是输了还敢臭着一张脸,那他不介意见一次打一次。

    而恰好,别恩早就看不惯公孙羽了,今夜火气正好上头,所以他也是拔出了腰间的长剑,直接的与公孙羽缠斗在一起。

    刀剑相向,电光火石,两人打的难舍难分。

    等两人打完了,天色已经亮了,将士们在校场上也等了一个时辰。

    而两人却是没有分出胜负。

    最后没办法,只得先休息,一个回了营帐,一个的去了校场。

    回了营帐的没有立刻休息,去了校场的只让人先解散。

    接着,就是军中吃早饭的时间。

    这时候,有将士直接的闯入了别恩的营帐。

    “将军,不好了。”那将士一脸的着急。

    别恩原本也是在吃饭,一听不好了,手中的筷子一抖,一个肉包子就那么的滚到了地上,脸色自然就好不到哪里去了。

    “什么不好了?”别恩问,声音有些沉。

    那将士虽然怕,可是想到情况紧急,还是道:“将军,粮仓被人劫了,死了十几个守粮仓的将士。”

    死人了,粮仓还被劫了,这要是还能坐得下,那才是真的有鬼了。

    “什么!”

    别恩第一时间从位置上起身,因为太过激动,直接的踢翻了他面前的饭桌。

    “粮仓被劫?”

    这得多大的事?

    别恩第一反应就想到了昨夜,事出反常必有妖,昨夜的事情与粮仓被劫,肯定脱不了干系。

    “还有多少粮食?”别恩沉着一张脸。

    那将士闻言,脸上为难。

    “说!”别恩怒。

    “将,将军,一粒都不剩了。”

    因为火头营早上做早餐的时间很早的缘故,所以苏小喜就让自己的人今日直接将粮食送了过去。

    也正是这样,才能够保证每个人都吃了东西,却又不会让粮食不见这件事太早被人发觉。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一粒不剩的事情发生。

    别恩一听说一粒不剩,顿时觉得气血上涌,胸口闷得难受。

    “快,让人通知盖将军!”别恩吩咐。

    将士闻言,快速出了营帐。

    别恩也想出去,可是才走了一步,身子就一软。

    在昏倒之前,别恩的视线落在了地上被自己踢翻的粥上。

    粥......

    军营中,一片寂静。

    而从别恩的营帐中跑出去的将士,也没有跑出多远,就直接的昏倒在地。

    这军营,这个时候才陷入了沉睡。

    而苏小喜他们,此时已经将粮食全部都运到了瀑布内。

    装粮食的粮车,也早已经被他们扔的远远的了。

    看着成堆的粮食,一群人脸上的笑意都咧到了耳根后头。

    这一夜,当真是干的漂亮。

    若说谁最兴奋,那当然就数黑虎他们那些原本做土匪的那些人了。

    虽然跟了苏小喜之后,他们身上的匪气渐渐的没有了。

    可是,毕竟是当了那许久土匪的人了,很久都没有做土匪勾当,今日劫粮劫的这样顺利,倒是让他们十分兴奋。

    不得不说,这劫粮,比起打劫还让人有满足感一些。

    这些,以后可是将士们的口粮呢!

    “行了,该回去了。”苏小喜道。

    军中的粮食,最多就只能撑三五日了。

    若是这个时候不快点将粮食运回去,怕是得生变故。

    苏小喜有令,勇军自然是遵从的。

    一个个的将粮食都装在了早已准备的木牛流马上头,然后两三人一组,运粮的大队便就这样的出发了。

    时间,过得飞快。

    一日的时间就那么过去。

    夜晚,就这样的降临。

    而这一夜,却是下去了大雨,给运粮的队伍增加了许多的难度。

    那狭窄的山路,在雨水的冲刷下,变得十分的滑。

    若是一个不小心,就车毁人亡了。

    运粮的队伍不得不止住前进的步子,找到了一个山底下一个天然的屏障休息。  而这一夜,在离迂城不远处的雨幕中,却有一个人正纵马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