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7章 郡主竟是这样的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就在来人将苏小喜给抱在怀中的瞬间,苏小喜的手中出现了毒药,且正准备朝着来人撒去。

    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发生在顷刻之间。

    动作虽快,动静却并不小。

    “你,这是要谋杀亲夫?”

    苍澜陌的声音传来,声音中带着无奈,带着隐忍,却更多的是宠溺。

    她的喜儿,不错,动作利落,下手快准狠,防身技能到位。

    苍澜陌在心中总结苏小喜的各项优点,与有荣焉。

    嗯,此刻苍澜陌丝毫不介意自己中毒了,也丝毫不介意身上因为中毒引发的各种不适。

    手,依旧紧紧地抱着苏小喜。

    开玩笑,多久没见了?这见了若是不抱上一抱,岂不是要他的命?

    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苍澜陌倒是淡定,苏小喜可不淡定。

    自己方才下的什么毒她心中清楚,若是不及时解毒,苍澜陌身上的武功就都得废了。

    想到有这个可能,苏小喜的脸色就变得惨白。

    也顾不上去询问苍澜陌怎么突然的出现在这里,就一把将苍澜陌给推开,然后伸手直接的就去扒苍澜陌的衣裳。

    而就在这个时候,流星和羽十一还有一直隐藏在暗处的羽九全部都赶了进来。

    方才山洞中的动静,他们可都听到了。

    第四个进来的是余生,余生的手中还拿着火把。

    所以,四人一进来,就看到了苏小喜跨坐在苍澜陌的身上,扒了苍澜陌的衣服。

    无论是哪一个,脸,瞬间变得通红,然后四人的脸上的肌肉都有些抽搐,整个就是要石化了的状态。

    此时,他们都没有去想主子怎么会突然的出现在这里。

    他们此刻想着的是,他们的郡主,竟是这样的人。

    真的,难以想象。

    郡主,竟然会将主子直接的扑倒,还......

    四人石化中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苏小喜的手中早已多了两根银针,并且非常快速的扎进了苍澜陌的身上。

    而与此同时,四人同时接收到了一道冷飕飕的视线,让他们同时从寒颤中回过神来。

    然后,就看到了苍澜陌正冷着眼瞪着他们。

    四人心中齐刷刷的咯噔一下,然后,齐刷刷的转身,走出了山洞。

    那动作,非常的一致。

    平日里流星倒也是个不怕苍澜陌,是以苏小喜为准的。

    可是今日,却也是与羽十一他们出去了,原因只有一个——流星,她难为情了。

    而四人出去之后,却见那些侍卫和勇军都迎了上来,一脸的担心。

    “怎么了?郡主可是出事了?”

    羽九在第一时间隐去了身形,根据进去的相反顺序,余生在最前面,羽十一和流星在后,此刻应付众人的是余生。

    可是,余生嘴巴张张合合,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说,主子在里面?

    那这样一来,众人岂不是都知道郡主和主子在做什么了?这样似乎不太好吧?

    而且,主子来的事情,可以让大家知道么?

    余生非常的纠结,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选择才好。

    而其他人得不到答案,都是一副要冲进去的模样,这可是将余生急坏了。

    羽十一见此情形,看了余生一眼,然后一步上前,道:“君主和没事,大家该睡便去睡吧。”

    说着,便朝着其他的侍卫看了一眼。

    那些侍卫接收到了羽十一的眼神之后,秒懂了羽十一意思,脸上的神情变了又变,最后便也对着勇军中的人道:

    “都去睡吧!”

    然后,侍卫们非常自觉地,帮着将离山洞比较近的帐篷给清理了,以免这些人听到不该听的。

    倒是别清理了帐篷的勇军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的看着那些侍卫,但是那些侍卫给他们准备了新的地方,他们虽是奇怪,却也没有计较,继续睡觉去了。

    那些侍卫也非常自觉的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守着,没有一个人去睡觉,这尽职尽责的模样,真真是让人咋舌。

    也可以说,这些侍卫,真真是为了他们的主子而操碎了心。

    流星默默的离开了洞口,只是走远之后,流星四处张望了一下,却是没有找到想见的人,眼底,不由自主的有了几抹失望。

    不过却很快的便消散,无人可知。

    倒是此刻,山洞里头。

    苏小喜先是用银针阻止了毒的蔓延,只因为一旦毒血继续流动,那后果是难以逆转的。

    等扎完了针之后,苏小喜这才从系统中调取了解药,喂给苍澜陌吃了。

    因为心情高度的紧绷,所以苏小喜根本就不知道方才洞口有人进来,更加的不知道自己方才的动作被人看到,并且想歪了。

    嗯,不仅是进来的人想歪了,甚至是进来的人给外面的知情人传递的就是这样歪思想。

    真真可谓,跳进黄河也难以洗清了。

    当然,这些苏小喜并不知道。

    此刻的苏小喜,她甚至是不知道自己依旧还坐在苍澜陌的身上,姿态十分的爱昧。

    苏小喜没有察觉,但是一直将一切都看在眼底的苍澜陌心中却是清楚的。

    本就想佳人想的紧,如今佳人坐在自己的身上,若是什么都不做,岂不是辜负了好时光?

    于是乎,苍澜陌的手抬起,正准备动作。

    然而,苏小喜岂容苍澜陌动作起来?

    “苍澜陌,你下次再这样,我就......”

    既然解毒完毕,那自然就是秋后算账的时候了。

    他到底知道不知道,毒不是随便乱玩的?

    这都是他在自己的手中中毒的第几次了?

    很好玩么?若是有一个万一怎么办?要是她顺手丢出来的是一个没有解药的毒怎么办?

    那个时候,她找谁哭去啊?

    然而,想要说出威胁的话来,说到一半却是说不下去了。

    然而,苏小喜说不下去,苍澜陌却是乐了。

    “你就怎么样?”苍澜陌看着苏小喜,眼底带着笑意,眼神极为宠溺。

    对他而言,中毒不算什么,反正是喜儿给自己下的,喜儿肯定有解药的就是。

    然而,苏小喜看着苍澜陌这样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直接拧上了苍澜陌的腰肉。

    “苍澜陌,你好样的!”  这话,是苏小喜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