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9章 周锦书坏事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咱们先走了,他们怎么办?”

    苏小喜窝在苍澜陌的怀中,以免风灌入她的口中。

    苍澜陌抽空低头看了一眼苏小喜,很是享受苏小喜这般的窝在自己怀中的感觉。

    手将苏小喜紧了紧,这才移开了视线。

    “我让人去帮忙了。”

    苏小喜没有问让谁去帮忙了,但是既然阿陌这般说了,就一定没事。

    所以苏小喜也没有再多问,只是安心的窝在苍澜陌的怀中,任由苍澜陌抱着自己疾驰。

    甚至于,苏小喜渐渐有了昏昏欲睡的感觉。

    当,苍澜陌终于到了岷山外的时候,低头一看,却见苏小喜早已经抓着自己的衣襟沉沉睡去。

    香甜的睡颜,让苍澜陌不由得失笑,再看苏小喜眼底的暗影,苍澜陌又是一阵的心疼。

    他的喜儿,辛苦了。

    想着,眼底的深色更柔了。

    只是,很快的,苍澜陌眸色就悄然的变化了,视线,此刻正落在苏小喜的唇上。

    因为,就在方才,苏小喜在睡梦中无意识的舔了舔唇。

    对于苍澜陌而言,这绝对是致命的诱惑。

    想着,苍澜陌便的唇,便一点点的朝着苏小喜靠近。

    心想着,吻上一吻,喜儿应该不会被惊醒才是吧。

    这个时候的苍澜陌根本就没有想到,他此刻就像是一个偷腥的小伙子。

    然而,就在苍澜陌的唇快要碰到苏小喜的唇的时候,不远处出现了一抹蓝色的身影。

    “阿......表哥!”

    周锦书的声音传来。

    苍澜陌的唇,离苏小喜就只有咫尺的距离。

    脸,几乎已经贴着脸了,而苍澜陌清楚的看到,苏小喜的眼睛缓缓的睁开。

    平日里速度非常敏捷的苍澜陌,这一刻是迟钝的。

    所以,在苏小喜睁开眼睛的时候,苍澜陌没有‘消灭证据’,而是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与苏小喜大眼对小眼。

    苏小喜眼睛眨了一下,又眨了一下。

    而苍澜陌,却是因为偷腥被抓包的缘故,耳根微微泛红。

    “你在做什么?”苏小喜问,声音中甚至还带着些许的睡意。

    而,因为两人的靠的太近的缘故,苏小喜的唇张合之间,与苍澜陌的唇碰上。

    美人在怀,又有这样不经意的诱惑,苍澜陌甚至忍不住的想要直接的在这里将苏小喜办了。

    可是,他没有忘记,这里有一个罪魁祸首。

    状似非常淡定的直起身,将苏小喜搂在身侧,苍澜陌直接忽视了苏小喜的问题,抬眼幽幽地看向面上带着惊悚的周锦书。

    为何要忽略苏小喜的问题呢?因为,咱们的洛王殿下,他不好意思回答苏小喜自己是要偷亲他。

    若是这样回答了,很尴尬有木有?特别还是在有观众的情况下。

    至于周锦书,为何要感觉惊悚。

    首先,就不得不说苍澜陌那冷冰冰的眼神,这眼神,是真的让人觉得恐怖的啊。

    其次就是,周锦书,他自己也知道自己这次是......坏事儿了。

    没错,他知道。

    因为,周锦书来的时候,看到的是苍澜陌的半侧着身子......嗯,就相当于苍澜陌的背影啦。

    然后,激动之下,不就是这样的喊出来了么?

    喊出来的时候,他还特意的注意了一下对苍澜陌的称呼。

    岂料,走近了之后,也就是周锦书的视线从稍微有点侧面的身影到完全的侧面的转变的时候,他看到了,他家表哥的怀里还有一个人。

    嗯,也就是苏小喜。

    然后,他瞬间就明白,自己坏事儿了。

    坏谁的好事,都没有坏他家表哥的好事有木有?

    所以,周锦书惊悚了,甚至是有些石化了。

    从脚底,到头顶,阵阵发寒。

    谁,来给他一瓶后悔药?好悲催有木有?

    此刻的周锦书,欲哭无泪。

    “表哥......”周锦书讪讪的看着苍澜陌,想要解释一下。

    这是误会,绝对绝对的误会。

    他是无辜的,他不是故意打断苍澜陌的好事的。

    如果时间重来,他一定等走近了再出声......不,他一定不会出声。

    对,一定不会,他就在一旁默默看着......呸呸呸,看什么看,他一定要选择晚点再来。

    不得不说,周锦书是被苍澜陌的眼神看的风中凌乱了,脑袋都有些不好使了。

    周锦书不由得在心中哀怨,能别这样么?你好歹还能抱着心爱的人,我的沁儿还远在帝国呢。

    想想,周锦书就愈发的心酸了。

    他的沁儿啊......

    “你怎么在这里?”

    苏小喜听到周锦书的声音,便顺着周锦书声音看来,却见周锦书不知道为何一脸悲悲戚戚。

    听到苏小喜的声音,周锦书老激动了,就差点要涕泗横流了。

    有小喜挡着,阿陌应该不会对自己怎样了吧?

    周锦书如此的想着,让后就赶忙朝着苏小喜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只是,这个笑脸却也是让苍澜陌不满了。

    凭什么对着自己的女人露出这么恶心的笑?真扎眼。

    苍澜陌正要准备警告一番周锦书的时候,周锦书却率先收起了那让苍澜陌不爽的笑脸,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小喜,我是来找你的。”

    苏小喜闻言,眼底疑惑,是为了粮草的事情?

    她倒是忘记送信不让周锦书操心这边的粮草了。

    然而,周锦书似乎是看明白了苏小喜的意思,便连连摇头,“不是,是你军营中情况现在不太妙。”

    原来,周锦书在之前收到了苏小喜的信之后,便就吩咐手下的人去办了。

    不过因为周锦书那个时候正好离西南不远,所以便想要亲自过来看一下这边的状况。

    一来,自然就去了军营中了。

    却是没有想到,到了军营中,没有看到苏小喜,却是看到了满营的骚乱。

    原来,原本苏小喜让乔海去沅城晕粮食过来,为了以防军心不稳,所以就有一大半用了沙土代替,想要暂时掩人耳目,让将士心安。

    却是没有想到,今日那秘密却走漏了,现在全部的将士都知道了他们没有粮食了的事情。

    周锦书正好碰到了封凌,向封凌询问了情况,便就赶了过来。  开玩笑,在外打仗,最怕的便是军心不稳了,这情况,岂是不妙两字可以形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