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0章 郡主,小的信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听了周锦书的叙述之后,苏小喜眼底的睡意全部散去,被一片冷芒所取代。

    这一瞬间,周锦书似乎在苏小喜的身上看到了苍澜陌的影子,身上不由得一阵哆嗦。

    而苏小喜这瞬间的变化,却是让苍澜陌既是心疼,又是自豪。

    心疼苏小喜必须担当这些,而自豪自己的女人能够独当一面。

    之后,苏小喜便从身上拿出一支短笛吹响,声音绵长而又尖锐。

    然后,一匹白马就晃悠悠的从角落走了出来。

    周锦书见状,也就朝着不远处自己的马走去。

    不由分说的,苍澜陌一把将苏小喜抱起来,飞身一跃,两人便坐在了马背上。

    扬鞭轻喝,马扬蹄便冲了出去。

    三人,两马,快速奔驰。

    等到了军营附近的时候,因为苍澜陌是西北主将的缘故,所以不便在人前露脸,便隐了去。

    就苏小喜和周锦书两人朝着军营而去。

    临到营门口的时候,周锦书看着苏小喜,道,“要不我让人将粮食弄来应急?”

    毕竟周锦书到了岷山底下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其他人,也不知道苏小喜劫粮到底成功了没有。

    苏小喜闻言却是摇头,“你那些先留着。”

    周锦书见苏小喜面上没有异色,终是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走进了军营中。

    明显的,军中的气氛与先前大不相同。

    之前是军纪严明,士气大振,可是如今,一个个的都就已经无精打采的,就好像天真的要塌下来一般。

    苏小喜和周锦书两人并排朝着粮仓那边走着,动作并不快,路上遇到的将士们全部朝着两人投来目光。

    那眼神,有的哀怨,有的迷茫,有的恐惧,有的就是那种想要上前,却是不敢上前的那种。

    此刻,他们都想要询问究竟是怎么回事的吧。

    只不过,他们没有勇气。

    但是,这么多人,总归是得也是会有勇气的吧。

    这不,才没有走多远,就有人出声了。

    “郡主!”

    一个将士叫住了苏小喜,苏小喜也依言停下,看向那将士。

    很明显的,那将士有些踌躇。

    但是,他的身边还有其他的将士看着他,其他的将士在等待着,于是,他还是硬着头皮,上前了两步,却是不敢离苏小喜太近,怕是将苏小喜冒犯了。

    苏小喜看着那将士,面上淡淡没有什么表情,心中却早就知晓这将士找自己的目的。

    果然,那将士犹豫了一会儿,终于问出口了,“郡主,咱们是不是没有粮草,真的得挨饿了?”

    那一袋袋的沙土,他们是看到了的。

    他们不知道,没有粮食能够撑多久,更加不知道有没有粮食运过来。

    此刻,他们就想要问清楚。

    他们守着边关,同郝月打仗,头可断,血可流,可是若是要挨饿,他们不知道怎么办。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吃饱了肚子好打仗。

    苏小喜听着那将士的问题,却是没有打算直接回答这个将士的问题,只道:

    “你们可相信我!”

    苏小喜并没有任何的自称,只问了这句话,问的不止是这个与自己搭话的将士,还有其他在场想要知道答案的众人。

    环顾周围的将士,将他们的表情尽收眼底。

    有粮也好,没粮也罢,她就像知道,这些人,多少是相信自己的。

    或者,有没有人是相信自己的。

    然而,苏小喜的话落之后,他们的目光却一个个都有些躲闪。

    郡主如此的亲民,他们很想要信任。

    可是,那些沙土是他们亲眼看到的,粮仓里确实是没有粮食了。、

    身为男人的乔将军都没有办法,难道郡主会有办法么?

    他们一个个的,心中,都不确定。

    可是,郡主之前为他们做的,却是让他们心中惭愧。

    所以,如此之后,他们就不敢看向苏小喜了。

    看着这些人的眼神和面上的表情,苏小喜却并没有觉得十分的失望。

    毕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滴水穿石也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

    成见,能消。

    可是却是不会一下子就消了。

    而周锦书看着这些将士这般,气便不打一处来。

    虽然这边的事情他不完全清楚,可是该知道的也是知道的。

    这些个榆木脑袋,真心让人想要敲碎。

    不就是粮食么?他们要多少能有多少,别说吃几个月,就是让他们吃一年的他都能够弄出来。

    目光短浅!

    越是看着那些个将士的嘴脸,他就越是生气,要知道,他们苍澜家的优良传统就是护犊子啊!

    当然,周锦书护犊子的传统是来自他娘。

    至于那些不护犊子的苍澜家的人,他们的传统肯定就算不上优良啊,那就是糟粕。

    对,糟粕!

    周锦书这样往自己身上贴金子,也不知道藤汐公主知道还是不知道。

    不过,就算是知道了,估计藤汐公主也是举双手赞同的吧。

    话扯远了,单说此刻的周锦书。

    眼看着一个个都对苏小喜保持怀疑的态度,周锦书气的正准备开口骂醒这些人。

    但是苏小喜似乎有所感一般,在周锦书开口之前就拉了一下他的衣裳。

    周锦书那没来得及说出来的话,就这般硬生生的给吞咽了回去。

    那叫一个难受哟,周锦书的脸色就跟吃了苍蝇一般的难看。

    不过,苏小喜却是没有给周锦书一个眼神,只淡淡的道,“走吧!”

    说着,就要转身离开,继续往粮仓的方向走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那些将士后面挤出了另一个将士。

    “郡主,小的信你。”

    这将士还没有等自己突破人墙,就对着苏小喜喊道。

    苏小喜转身,顿足,看向那将士。

    有些眼熟,但是却想不出来是在哪里见过。

    而其他的一些将士,却是将来人给认出来了。

    这人,是之前那个肚子被直接划破,肠子都差点流出来的那个将士。

    因为这样救活的先例军中从未曾出现过,所以这个将士在清醒之后,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其他将士观光的对象。  所以,此刻自然是有不少人知道他是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