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3章 动摇士气者,当斩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宋义被打了两巴掌,不可思议的看着打了他的杨二。

    “你,你有胆子打我?”

    说话间,宋义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只因为他害怕继续挨打。

    杨二闻言,却是一脸不屑,那模样跟周锦书倒也是如出一辙,不愧是主仆。

    “我家少庄主皇上都不会这样说话,你算什么东西?”

    确实,苍帝不会说他们主子什么东西这些,顶多就叫他们的主子为臭小子罢了。

    然而,杨二这话,却是让宋义瞪大了眼睛。

    少庄主,又是跟皇上有关系的少庄主?

    天下,不久只有一人么?

    那就是御凌山庄的少庄主——周锦书!

    这人,在京城,何人胆敢招惹?

    “你!”宋义一脸惊恐。

    这是藤汐公主的宝贝儿子,这是御凌山庄的少庄主,这是皇上的亲外甥。

    他,刚才的那些话......

    “怎么?认不清自己的身份?”周锦书嘲讽的问,“那也似乎不该如同疯狗一般的乱吠才是,你觉得呢?”

    周锦书在笑,可是声音,却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宋义一听自己被骂疯狗,脸色非常难看。

    可是,他却是不能反驳。

    视线看到一旁面无表情的苏小喜,宋义咬咬牙,才道:“周少庄主,我等只想知道,为何我们的粮草会变成这样,难道有错么?”

    “没错!”周锦书非常干脆的回答。

    只不过,下一刻,周锦书的手指向周边的那些人。

    “他们,都没错。”

    说着,指向宋义,“你,错了!”

    宋义:“......”

    “我何错之有?”宋义原是被周锦书噎住,继而不服。

    他,不过是指出苏小喜的骗局,何错之有?

    “你......”周锦书一噎,他也不知道他何错好不好?难不成他说那样对他未来表嫂就是错,且大错特错?

    这话说出来,这一营的将士还不得对自己翻白眼啊?

    还别说,很多时候,周锦书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于是,周锦书眯着眼看向宋义,却是对着苏小喜道:“小喜,你说,他何错?”

    苏小喜:......

    这个时候,苏小喜想要轰人。

    方才还那么嚣张,这个时候是说出一个错处还得找外援了?

    心中虽这般的想着,但是面上冷冷的看向宋义。

    “你不觉得你有错?”

    这眼神,是宋义惧怕的。

    可是,这又如何?

    宋义还是不觉得自己有哪里错了,就算是他让人盯着粮仓,这又如何?

    他关心粮食问题,难道还有错了。

    所以,宋义非常肯定的回答,“不觉得。”

    “那么,你觉得本郡主有错?”苏小喜问,声音依旧透着冷然。

    “难道不是么?明明没有粮食,郡主为何要做出这样的欺瞒的事情来?”

    “欺瞒?”苏小喜的唇角微勾,却是泛着冷意。

    “你才当上主将,粮草就被烧了,粮草被烧了之后,为了逃避责任,怕将士们责怪,你弄来这些个沙土,难道不是欺瞒,不是过错?”

    还别说,宋义的两边脸都肿着,可是这个时候说起话来,还真是利索。

    让杨二都不由自主的看向自己的手掌,方才,自己是不是打的太轻了?

    此刻的杨二,莫名觉得手痒,想要再来一次。

    “住口!”

    一直站在一旁没有吭声的乔海,此刻却是吭声了,此刻的乔海脸上阴沉,眼底满满的都是怒气。

    “郡主为了稳住士气,这才让我用沙土代替。”乔海沉声对着宋义,随后,看向众将士。

    “为了给大家弄粮草,郡主自己掏出了银钱,让乌参将去收购粮草,可是......”

    说到这里,乔海的眼底有着一抹痛心之色,声音也哽了。

    “若非是乌参将如今生死不知,那粮仓里的沙土怎会让你们知晓?这些压力,都是郡主为你们扛着,你们有什么权利指责郡主?”

    原本,乌伦遇险的事情,军中知道的人也就只有几个。

    且乌伦他们出去,大多人是不知道是去做什么的。

    如今听闻乌参将生死不知,将士们眼底满满的都是惊诧。

    而乔海后面的话,更是让不少将士惭愧。

    一个个的都垂下了脑袋去。

    是啊,郡主又有什么错处?烧粮的人是叶芒。

    换做是谁遇上了这样的事情,也不一定能够弄的到粮食。

    可是,对苏小喜表示愧疚的同时,他们的心中却是有些绝望。

    他们,没粮食了。

    接下来,他们该怎样?

    一个个的全都是垂头丧气的,完全没有一点的精神,可以说,如果这个时候敌军前来攻打,就他们这样的状态,也就只有做别人刀下亡魂的份儿。

    而宋义,但似乎也没有想到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在他看来,苏小喜这只不过拖延时间,推卸责任,他觉得苏小喜这样迟早会让他们走向灭亡。

    所以,干脆就给爆出来了。

    可是,为何跟他想的不一样?

    宋义的眼神此刻带着几分的松动,几分的迷茫。

    苏小喜看向宋义,再次冷声问道:“现在,你知道你错在什么地方了?”

    宋义却是迷茫的看向苏小喜,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好像真的错了。

    “动摇士气者,何罪?宋参将可知?”苏小喜这个时候,语气冰冷,身上气势全开,眼神犀利。

    此刻的苏小喜,才真正的是一个领导者的姿态,一方主帅该有的气势,丝毫不缺。

    其他的将领闻言,眼神躲闪,眼底也多少有着惧意。

    因为,动摇士气者,当斩!

    他们,方才也曾参与此事......

    “不!”宋义喊。

    此刻的宋义,自然也是明白动摇士气是怎样的罪行。

    可是,这不是他的初衷,这绝对不是他的初衷。

    他是无辜的,无辜的。

    “郡主,这里面有误会。”宋义想要皆是。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封凌却是寒着一张脸走了过来。

    封凌一直都是跟在信王身边的,身上的气势自然是平常的人无法比拟的。

    除非是封凌将自己身上的气息全部收敛了,不然绝对不会是一个被忽视的存在。

    许多的将士都知道封凌,不明白封凌这个时候为何会沉冷着一张脸朝着这边走来。  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