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6章 简直苦了自己
    ,精彩无弹窗免费!

    庄诚一听,脚下几个踉跄。

    庄诚闻言,眼底划过一抹伤痛。

    虽说,两人官阶不同,性格不同,甚至有些观念也不同,大可是两人几乎从参军开始,便一直的在一起。

    所以较之常人,两人关系更亲近,一如兄弟一般。

    相处多年的兄弟突然就出事了,任谁都难以接受。

    看着庄诚这模样,苏小喜心中也十分的不好受。

    “我会找到他的。”

    无论是活着的,还是......

    说完,苏小喜便不再多留。

    此刻,说再多也没用,关键还得等乌伦的消息。

    苏小喜此刻心中难受,却是没有发觉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周锦书,正缓缓的朝着与她不同的路线走去。

    开玩笑,此时不离开,更待何时?周锦书如此的想着。

    因为,此时的周锦书觉得,苍澜陌之前在来营中之前就先离开,此刻最有可能在的地方就是苏小喜的营帐了。

    若是那般,他要过去,阿陌必定要新账旧账跟自己一起算。

    所以,周锦书觉得,自己还是去避避风头好了。

    不过,周锦书只猜对了一半。

    因为,苏小喜回到自己的营帐中的时候,她的营帐中,并不只有苍澜陌一人。

    此刻苍澜陌正坐在苏小喜的书案后,手中随意的翻着书,模样慵懒,身上却是透着一股子冷然的贵气。

    苍澜陌的身边,正站着一个黑衣人,从那穿着上看,应该是羽卫,只不过苏小喜却并不知道他排行第几。

    而在营帐正中央,此刻正跪着一个穿着铠甲的将士,这将士双手双脚都被绑缚着,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事情。

    见苏小喜进来,苍澜随手将手中的兵书给放下,起身朝着苏小喜走过来。

    “这是谁?”苏小喜问,视线卤藕在地上那个跪着的人身上。

    对于苏小喜开口第一句话是‘关心’地上那人,苍澜陌的眼底带着一丝的不满。

    他的喜儿,在有他在的时候,注意力怎么可以被别的男人吸引走?

    所以,苍澜陌也不管场合,走到苏小喜面前的时候,直接手一捞,一圈,直接的捧住了苏小喜的脸,非常霸气的吻了上去。

    此刻,跪在地上的那人是背对着他们的,倒也无妨。

    但是跟随着苍澜陌来的羽十......嗯,其实羽十此刻面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刚才怎样的站着,现在就怎样站着,方才是怎样的表情,现在就是怎样的表情。

    至于羽十心中有何想法......怕也只有羽十自己清楚了。

    而苏小喜,根本就没有想到苍澜陌会在有人的时候突然的吻自己。

    虽说她来自现代,可是没有恋爱经验的人,骨子里还是有些许的保守的。

    虽然,她的保守和旁人的保守不同,毕竟她也已经与苍澜陌那啥啥了。

    可是,可是,她也没有当众表演的嗜好啊。

    特别是,当苏小喜看到了如同木头人一般与自己‘面对面’站着的羽十的时候,就更加的不淡定了。

    任谁被这样‘盯着’看接吻,也是不自在的好吧?

    所以,只瞬间的呆愣之后,苏小喜就想要挣扎开来。

    只不过,对于苏小喜的挣扎,苍澜陌可就布满了。

    再这样下去,还怎么好好的亲了?再这样下去,他就想要直接的将人摔到床上去了。

    想着,苍澜陌就非常霸道的禁锢住了苏小喜,非常的霸道的加深了这个吻。

    直到,苏小喜整个人都柔顺下来,脑袋完全变成浆糊,所有的感官,都在唇上。

    直到,苏小喜快要呼吸不过来。

    苍澜陌才终于放开了苏小喜。

    只不过,原本颜色比较淡的唇,此刻已经红肿,对苍澜陌而言,却是更具有诱惑力了。

    身上的某种冲动,是那么的明显。

    该死的!

    苍澜陌心中暗骂,早知如此,他应该晚些时候再将人带来的。

    这简直就是苦了自己。

    想着,苍澜陌冷飕飕的视线,便直接的射向地上那人的身上。

    原本地上跪着的那人心中就十分的忐忑了,这时又觉得后背凉飕飕的,额上的冷汗便直流。

    有的时候,不是处置一个人的时候才会让那个人觉得可怕,而是当一个人知道自己会被处置,可是却一直等不到被处置,这个时候,才是最可怕的。

    苏小喜带着几分的嗔怪的瞪了一眼苍澜陌,手紧紧地掐了一把他有些硬的腰肉,警告的看了他一眼之后,才问道:“这人是谁?”

    苏小喜心中清楚,苍澜陌不会无缘无故绑人,既然是绑了,那就肯定是有问题的。

    苍澜陌依旧没有直接回答苏小喜的问题,只牵着苏小喜的手,缓缓的朝着书案后走去。

    书案后的椅子并不大,无法坐两个人......嗯,苍澜陌也没有打算坐两人。

    所以,苍澜陌就直接将苏小喜给拉坐在自己伸手,手放在苏小喜的腰间,禁锢。

    苏小喜:......

    所以,就这样说话?当着两个人旁人的面?

    苏小喜的脸上微微泛起了红晕。

    不过,她并没有挣扎。

    在明知道挣扎不开的前提下挣扎,且还是有观众的情况下,会比较尴尬。

    所以,苏小喜只能够尽可能的冷静着一张脸。

    毕竟,前方还跪着一个人呢。

    就是,苏小喜不知道,自己的耳朵也因此红了,让苍澜陌看得,忍不住的想要去咬。

    “他去郝月送的信。”

    苍澜陌回答了苏小喜的问题,只不过几乎是贴在苏小喜耳边说的,让苏小喜极力才能忍住身子颤动的冲动。

    心知这样不行,苏小喜警告似的掐了一把苍澜陌,苍澜陌才终于老实了。

    这些,跪在地上的人是完全的没有察觉的,但是对于功夫不弱感官不弱的羽十而言,却是那么的清楚的感知。

    所以,若是细细瞧着,那木头人的眼底,微微划过一抹不自在。

    当然,很快的就消失不见了的那种。

    苍澜陌终于消停了,苏小喜终于能够正视地上那人。

    此人,穿着苍冥的士兵服,出卖的却是苍冥全营的将士。

    他一人岂有这样的胆量?  还是说,他原本就是敌国派来的奸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