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7章 是殿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苍澜陌朝着羽十使了个眼色,羽十上前,将那人嘴里的布条给撤去。

    此刻地上那人面色苍白,眼底惊惧,朝着苏小喜和苍澜陌两人就磕头。

    “郡主饶命,洛王饶命,小的什么都不知道,小的是冤枉的。”

    然而,这人话音刚落,苏小喜和苍澜陌眸色同时一沉。

    苏小喜转头看向苍澜陌,两人四目相对,见苍澜陌轻轻摇头,苏小喜心中便已经了然。

    “你如何知道他是洛王?”苏小喜问,声音很轻,带着几分的随意,眼神却是透着几抹的犀利,似要将人穿透。

    闻言,那人微微一怔,虽然动作非常细微,可是还是没有逃得过苏小喜和苍澜陌的眼。

    “小的......小的听闻郡主同洛王有婚约,见郡主与他那般亲密,便猜到他是洛王。”

    地上的人解释着,眼底带着无辜。

    苏小喜闻言,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人,“是么?”

    “是的!”那人猛的点头,“若非是这样,小的又如何能知道他是洛王的呢?”

    苏小喜闻言,脸上的笑意扩大,只是,眼神却是变的更冷了。

    “怎么你就这么肯定他是洛王?没准儿他只是本郡主的相好的呢?”

    苏小喜说这话的语气淡淡的,就仿若说了一句非常平常的话一般,可是那内容,却真真是有些惊世骇俗了。

    就算是如同木头一般的羽十听到了,眼角也都不由自主的抽搐着。

    他们的主子......是相好的?郡主还真敢说。

    而苍澜陌的脸色也变了变,像是惩罚一般,搂着苏小喜的腰不由得紧了紧。

    苏小喜吃痛,不由得回头瞪了一眼苍澜陌。

    苍澜陌的原本就幽深的眸子,不由得暗了暗,手,又暗自紧了紧,不过却不会将苏小喜弄痛的那种。

    地上跪着的那人此时是低着头的,所以并没有看到苏小喜和苍澜陌之间的这种互动。

    此刻他,似乎在纠结如何回答苏小喜的问题。

    不过,苏小喜却没有打算等他回答了。

    “还是说,你根本就是从一开始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一个西南的小兵,被抓来这里,却是能够一口道出苍澜陌的身份。

    这只有一个可能,他本就认得苍澜陌。

    而远在西南的将士,又如何能够认得苍澜陌,见过苍澜陌的?

    这其中没有问题,说出来鬼都不信。

    “我,我没有,我猜的。”那人一脸的慌张,就好像是真的不知道,又似乎是在心虚。

    不得不说,情绪表达的非常的到位。

    如果不是那么轻易的就道出了苍澜陌的身份,怕是苏小喜就要相信这个人是无辜的了。

    毕竟,那样慌张,其实更像是被人误会后的慌张。

    苏小喜也不准备跟这个人多话,直接的看向羽十。

    “看来他是不想说实话了,这个给他用上。”苏小喜说着,便从袖中掏出了一个小药瓶子。

    羽十闻言,也没有寻求苍澜陌的意见,直接的上前接过了苏小喜手中的瓶子。

    毕竟,虽然羽十其实没有出现在苏小喜面前过,也很少在京城,但是身为羽卫之一的他,也是知道郡主的话比起王爷的话更有效力一些的。

    毕竟王爷对郡主的疼宠,谁都是知道的。

    况且,这也不是什么需要决断的大事。

    接过了药瓶之后,羽十就直接的走向地上跪着的那个人。

    而此时,那人的眼中切实的出现了恐惧的神色,毕竟苏小喜的毒师之名在外,谁都是知晓的。

    “郡主,真的不是小的,郡主饶命。”

    然而,苏小喜没有说话,羽十也没有停。

    瓶子直接被掀开,瓶中的药粉直接的倒到地上那人的身上。

    然后,就见那人的脸色开始扭曲起来,看起来似乎十分的痛苦,但是却又不像是在痛苦,好似,想笑,又好似,想哭。

    总之那神情十分的耐人寻味。

    但是其中的痛苦,也只有地上那人和下毒的苏小喜知晓。

    是因为,这毒的特效。

    常人,剧烈的痒便是让人受不了了,而剧烈的痒加上那种钻心的痛,更是让人难耐。

    如此又痛又痒的,比之直接的痛苦,更是能够摧残人的心智。

    除非是心智高到了极致的人,否则常人根本无法忍耐。

    而很显然的,地上那人并非是什么心智高强的那种人。

    此刻,那人脸色因为痛苦而变得通红,额际全是汗水,身子如同蛇一般的扭动,似乎是想要摆脱那种痛苦的感觉一般。

    然而,这种痛苦,却是越来越让人受不住。

    最后,苦难的抬起头来,看向苏小喜,“郡主饶命,小的说,还请郡主先放过小的。”

    语气很重,又带着几分的虚浮,一听便知说话的人此刻正承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

    此刻,他觉得,苏小喜给他一个痛快,也比如此要强的多了。

    只不过,此刻的苏小喜就坐在苍澜陌的身上,看着地上那人,苏小喜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并没有因为那人要妥协而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然而,苏小喜的意思非常明显,就是地上那人妥协了,也必须得先说将她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否则,不管是解毒还是给个痛快,都没有任何可能。

    也就是说,地上那人没有任何的选择。

    地上那人心知这一点,眼底有着一丝的绝望,但是绝望又能如何?

    此刻的他没有任何的选择。

    说,肯定是要说出来的,但是那人的眼底却是带着一股的恐惧,而这恐惧并不是对苏小喜的,更不是对苍澜陌的。

    “我说......”说着这话的时候,那人的身子还在颤抖,就是不知道这一次的颤抖,是因为什么。

    “我,我也只是奉命行事......”

    因为过于痛苦的缘故,所以他说话的速度非常慢,还带着喘气的。

    “你的主子是谁?”苏小喜当即问道。

    此刻,苏小喜觉得那人身后的那个人,可能非常的关键,至于是哪里关健,一时间苏小喜想不出所以然来。

    但是无论怎样,知道他身后那人是谁,也是没错的。  “我的主子,是殿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