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9章 狭路遇敌军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刻的秦城的心是非常的不平静的,是畏惧的。

    而月帝的脸色,也着实是非常的难看。

    秦城知道,月帝今日问及此事,是准备动用秦音离了。

    可是,音离不在,他能如何?

    只希望皇上不要怪罪他才是。

    想着,秦城的脸色就变得有些惨白。

    “什么叫做留书出走?”月帝沉声,脸色阴沉可怕。

    毕竟,秦音离手中的势力,他观望已久,为的就是关键的时候用上。

    如今告诉他人不在了,怎能不让他生气?

    秦城闻言,便只得将秦音离一个多月前就留书出走的事情说了出来。

    只是,说到最后,秦城的声音越来越小。

    只因为御书房内的气氛则是越来越压抑,到了最后秦城都没有声音了。

    御书房内,一片沉寂。

    抬头,却见月帝看着自己的眼神十分的不善,秦城吓得直接匍匐在地。

    “皇上,微臣有一个法子。”此刻秦城顾及不了太多,只能够豁出去了。

    再怎样,也得先保命不是?

    此刻,月帝的手已经碰到了一旁的砚台上,闻言,手才顿住。

    虽然秦城没有看到月帝的动作,但是很明显的感觉到了那种压力减少了许多。

    秦城心中暗自松了口气。

    “皇上,微臣觉得,咱们应该......”

    此刻,苏小喜正在查探地形。

    一行不过十多人,穿的都是普通的常服,看着就像是谁家的公子哥带着丫鬟侍卫来出游。

    嗯,此刻的苏小喜做的便是男装打扮。

    这处的地形,起起伏伏,平平仄仄,没有规章。

    但是这里的山,明显的低于南边的。

    不见险峻,却见曲折。

    此时,世人正走在一处只够三人并排而行的窄道上,而他们的前面此刻看似已经无路可走了。

    但是他们都知道那只是假象,等到了前方,就会见到另一番的光景。

    此处的一些地形就是这般,每次觉得无路可走,但是只要往前,才发现别有洞天,所谓的无路可走,不过是幻象罢了,端看人会不会坚持。

    总之,不懂坚持轻易打了退堂鼓的人,是不会知道前面其实还有路的就是了。

    然而,当他们绕过那‘挡路’的屏障之后,却是顿住了脚步。

    因为在他们的正前方,此刻正出现了一队人马。

    这队人马还不少,足有千人。

    这队人马也很快的发现了苏小喜,先是微怔,再是戒备,而后上前将几人全部包围。

    而在第一时间,苏小喜身边的侍卫就不动声色的将苏小喜给护住,一脸戒备的看着那些将士。

    人数的悬殊太大,距离又太近,空间又过于狭小,即便是苏小喜用上了毒,那也未必容易突围。

    所以,苏小喜以及身边的侍卫,都没有轻举妄动的打算的打算。

    而且,早在来这里之前,苏小喜就已经吩咐过了。

    若是遇到了敌军,不可正面冲突。

    虽不知苏小喜此番话是为何,但是这些侍卫都是铭记在心的。

    反正,他们最大的任务便是护郡主周全,只要郡主是周全的,其他他们可以不计较。

    “你们是何人,在这里作何?”敌军的领头的沉声呵斥,有些凶神恶煞的。

    这一处,既不是苍冥的疆土,也不是郝月的领地,而是一个两不管地带。

    自然的,为何这一处的山地没有被划分这一点,无人得知。

    反正,从先祖的时候,便是如此了。

    苏小喜也曾想过这处山中是否有什么特别的资源,不过,这些都有待考证就是。

    苏小喜在思考着,这一刻并无人回答那领头的话。

    侍卫们都是大老粗,这个时候也想不出很好的回答。

    难道他们说他们是苍冥的人,来这里探地形?

    别说他们没有这么的老实,就算是他们真这么老实,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不打自招吧?

    他们的观念是,要么直接开打少废话,要么就静观其变不说话。

    雅琴心知自己比较单纯,这个时候若是回话,肯定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看郡主还在‘神游’,而眼看着那些将士眼中有着不耐了,不由得有些着急。

    难道说待会真要开打了不成?十几人对付上千人,那得多累啊?

    她觉得,能不打还是不打的好。

    而就在这时候,雅书上前一步,开口便道:“我们是齐城人,家中老夫人身染恶疾,主家便让我们去沅城请大夫。”

    雅书的话不急不缓,带着几分的谦恭。

    而尤为让人注意的是,雅书此刻的声音,竟是带着几分的郝月口音的,让人一听便知雅书是郝月的人。

    其实苏小喜只是思考了一下下而已,不过对于那以‘官’自居的将领而言,这一下下不回应就是不敬。

    故而才有了雅书说话的机会。

    对于雅书的说辞还有雅书的那郝月的口音,苏小喜表示意外,但是眼底更多的却是赞赏。

    于是,苏小喜决定她好好的充当大夫的角色,不吭声了。

    有丫鬟能为事,她又何须操心?

    然而,雅书的话,却是让那头领蹙起眉头,“请个大夫何须去沅城?当咱们齐城没有大夫么?”

    这一刻,这将领的爱国心思被勾起了,怒目圆瞪的看着雅书。

    也是,身为郝月国的子民,在两国交战之际,请个大夫都请到了敌国去了,能不让人恼火么?

    不过,这领头人越是生气,就越能够表示他信了雅书的话。

    雅书心中一片平静,面上却露出了些许的为难之色。

    “实不相瞒,老夫人的病将城里的大夫看完了都不见好,我家少爷又是一个孝顺的,听闻沅城有好大夫,故而让我们过来请了。”

    雅书越是说着,脸上的为难之色更甚,“若非是没有办法了,我们也不会冒险去那沅城啊。”

    不得不说,雅书平日里比较沉静的一个人,在演戏这事情上,那还真是表现不错的。

    给她一个最佳配角的奖项也是不错的。苏小喜心中暗自的想着。

    领头人闻言,紧蹙的眉头却是没有松懈,目光再次开始打量起面前这些人。  “谁是大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