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0章 军爷是否那方面不行
    话落,领头人的视线便落在了苏小喜的身上。

    然后,面带嫌弃的打量着苏小喜,“就他?”

    在这领头人的眼里,苏小喜不过是一个年轻的文弱书生罢了。

    就这么一个文弱书生,医术会比他齐城的大夫好?说出来谁信?

    想着,领头人的眼底带着几分的怀疑。

    显然的,不只是领头人怀疑,就是他身边的那些个将士,面上都带着疑色。

    苏小喜目光淡定的与领头人对视,将领头人眼底的疑色全部尽收眼底。

    这人啊,总是喜欢以貌取人。

    “正是在下。”苏小喜点头,真就坐实了她文弱书生的那种书生范儿。

    “唰!”的一下,领头人拔出了腰间的大刀,直朝着几人的方向指来。

    “说,你等何人?”显然的,怀疑了他们的身份了。

    领头人是不相信这么一个看起来乳臭未干的小青年是大夫的,就算是大夫,又怎么值得人冒险从敌国请回?

    侍卫警戒,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模样。

    然而却是被苏小喜默默的给制止了。

    苏小喜不慌不忙的看向对面的那领头人,淡淡的开口,“军爷是否那方面不行?”

    那方面,男人都知道是哪方面。

    只是,苏小喜突然的说出这么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来,着实让那些敌军愣了一会儿,一时间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的。

    只是,反应过来后,一个个的目光都看向了他们的领头的,面色神情诡异,带着几分的打量和探寻。

    他们的头儿,看起来是他们之间最壮实的一个,莫不是真的不行?

    看着不不像啊。

    而那领头人显然是没有想到苏小喜会突然的来了这么一句,先是冷了,随即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当察觉到下属打量着自己的目光的时候,脸上的怒气更是明显。

    嗯,就是恼羞成怒了。

    “给我拿下他们!”领头人气的额角一跳一跳的,眼中冒着凶光,语气中更是带着几抹的杀意。

    而这个时候,苏小喜面上丝毫不见慌乱,只淡淡的出声:“你是否时有眩晕感,耳鸣,肢体畏寒,小便清长,夜尿繁多,且少腹胀痛?”

    苏小喜的话不疾不徐,但是却是让人一字一句的全部都听了进去。

    那些敌军的面色更加的古怪了,而身为领头人的当事人的脸上肌肉一抽一抽的。

    显然的,他依旧生气,且气的不轻。

    可是,这一次他并没有暴怒,而是眼神复杂透着古怪的看着苏小喜,嘴巴张张合合,一时间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所以什么都没有说。

    可是,他的眼神,却带着一丝的期盼,苏小喜非常巧妙的看出来了。

    想来,她方才猜的并没有错,这领头的是个外强中干的,那方面不行。

    苏小喜她是怎么知道的呢?

    自然是从着领头的一些细微的变化中看出来的。

    虽然他看起来听精神的,可是细看便可看出他眼窝有些暗,眼底带着些许的萎靡,神情多少有些疲乏。

    再看他腰,虽是笔挺,但是细看却可看出他腰间无力,且他下盘多有虚浮。

    当然,有这些症状也不一定是阳痿,可是她就是这么猜的,且就是猜对了。

    运气这么好,谁又能将她怎样?

    领头的神情多少有些古怪的看着苏小喜,然后终于开口,“你可会医?”

    对于男人而言,那方面不行是十分丢脸的事情。

    当着自己这些属下的面承认,更是需要莫大的勇气。

    可是对于这个头领而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谁都不知道,他到现在,其实还没有尝过荤腥。

    之前也曾去青楼试过,可是就是不得劲,从不曾成功,也悄悄的看过一些大夫,吃了一些药。

    每次都是兴致勃勃的去试,可是还没有开始就萎了,根本就不管用。

    所以,领头的此刻也顾不上会丢脸,直接的询问苏小喜了。

    他觉得,如果能够治好,丢脸也没有什么。

    如今身处边关,他觉得如果真的打起来,自己也虽是有丧命的危险。

    如果丧命之前仍然不能尝尝女人的滋味,那就真的是身为男人的他的遗憾了。

    苏小喜是唯一一个看脉都不曾,就能够说出他的症状的人了。

    或许,这个小青年真的可以给他治好也说不定呢!

    所以,此刻,他看着苏小喜的表情,是带着期盼的。

    因为这份期盼,自然是顾不上属下的异样的神情了。

    “自然可以。”苏小喜点点头。

    若是简单的阳痿都不能治好,也罔顾了哥哥教授她医术了。

    说着,苏小喜从袖中掏出了一粒药丸。

    “这个你且吃了。”

    然而,那领头的却是带着几分的怀疑的看着苏小喜。

    之前又是把脉,又是问闻,并且开出那许多的汤药都不见好,如今这小青年竟是想要用一粒小丸儿打发了自己?

    此刻,领头的对苏小喜有些怀疑了,心想方才苏小喜是不是胡诌诌对的。

    苏小喜看着领头的眼神,心下也明白他想的什么,只道,“若是军爷想喝那些作用不大的药汤也可以。”

    说着收下了药丸,想了想,道:“此处没有笔墨纸砚,我便说一个方子,官爷记住了。”

    “巴戟天五钱,肉桂两钱,淫羊藿五钱,韭菜子三钱,熟地黄五钱,山茱萸四钱,枸杞子五钱,当归四钱,每日一剂水煎分两次服。”

    “若有滑精现象,可加覆盆子三钱,金樱子五钱,益智仁两钱。”

    这一次,苏小喜的语速非常的快。

    原本其他的将士也都竖着耳朵听的,想着万一哪天用得上呢。

    可是,苏小喜说的速度太快了,他们根本记不住那些生涩的药材名儿。

    苏小喜可不管他们记得住记不住,只看着那领头的道:“如何,军爷可是记住了?”

    本就只擅长打打杀杀的人,又怎会记得住?

    领头的脸色有些不好,可是他也听到了苏小喜口中的一些药名之前自己的药中也出现过。

    对苏小喜的医术,就又信了几分。

    只是......  “你那药丸果真是比喝药汤好?”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