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2章 雅书,小心
    侍卫走后,苏小喜同几人朝着那最高的山走去。

    上山口就在河边,几人都只瞥了一眼河的方向,便直接往上路走去。

    只是,才走没多久,雅书便停了下来,此刻雅书的目光是落在河边她们视线所看不到的一个豁口上。

    “怎么了?”苏小喜看到,不由得出声询问。

    此刻苏小喜的位置,并不能完全看到雅书的视线所及的地方。

    “那里似乎有人。”雅书蹙眉。

    虽然不太清晰,但是确实是一个人。

    一听有人,其他的人第一反应便是有敌军。

    然,走到了雅书的旁边一看,却见在那个豁口处的石滩上,正躺着一个人。

    远远的看得不甚清晰,也根本不知那人是死是活。

    “去看看!”苏小喜出声。

    索性她们还不曾走多远,故而下山十分简单。

    入山口与他们发现人的地方,有一块大石挡着,所以之前她们并没有发现那人。

    绕过大石,以雅书为先,几人朝着那躺着的人走去。

    远远的便闻到了一种难闻的味道,这味道带着几分的腥臭。

    闻着这样的味道,几人甚至觉得,这人怕是没救了。

    “郡主且等着,奴婢先去查看一下。”雅书停下,转身对着苏小喜道。

    人是她先发现的,她得确定这人是没有危险的才可以。

    苏小喜见雅书这样说,也没有阻拦,“你自己小心。”

    雅书点头,然后就朝着地上那人走去。

    越是走近,越是看得清楚。

    那人身形非常的壮硕,身上的衣裳十分的破旧不堪,露出那黝黑的肤色。

    只是,走近之后,那难闻的气味也就更浓郁了。

    雅书直到走到了地上那人的跟前,也都没有感觉到那人身上有活人的气息。

    心想着是不是真的是一个死人,并没有注意到地上那人的手此刻正动了一下。

    雅书蹲下身子,想着要将这趴在地上的人翻开。

    然而,她才刚刚蹲下,一只手就快速的朝着她的胸口袭来。

    “雅书小心。”

    雅琴的声音传来,声音中满满的都是担心。

    雅琴却是不知,她的一声喊却是让雅书分心了,所以错过了躲开的那一霎那。

    胸,就这么毫无预兆的被一只大手抓住,雅书整个人都愣住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那个抬起头来,却是看不清模样的男人。

    之所以看不清模样,那是因为,此刻那男人的一张脸,几乎都被那如同杂草一般的脏脏的胡子所遮住,只能够看到那黑漆漆的眼睛。

    而那个抓住雅书胸口的男人,似乎也没有想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会是一个女子,眼中带着惊讶。

    而手中那柔软的触感,更是让他的大脑一时间有些死机,手不由自主的再捏了一捏,像是要确定什么一般。

    然而,原本呆愣的雅书,便是因为这一捏而回过神来,那平静的脸瞬间通红,而她的眼底则是闪过一丝杀意。

    想都没有想的便伸手,出掌,直接一掌将地上那庞大的男人给拍飞在一旁,滚了两圈。

    而这个时候,苏小喜和雅书还有流星已经到了雅书的身边。

    “你没事吧?”苏小喜看着雅书,因为方才雅书是背对着她们,所以刚才发生了什么她们并不知晓。

    雅书看了看自己胸前那有些脏的手印,眼神微闪,“奴婢没事。”

    只是,那眼底,却是不平静。

    苏小喜闻言,也没有多想,就直接的朝着地上被雅书拍飞的男人走去。

    不知道为何,看着那健硕的身形,她觉得有些熟悉。

    几人站在地上那男人的旁边,一时间都没有动作。

    “这人不会是死了吧?”雅琴看着地上的男人,然后又看向雅书。

    刚才不会是雅书姐姐下手太重,把这个原本没有死的男人给打死了吧?

    不过转念一想,雅琴也就释然了。

    反正不管死了没有,都是这个男人先对雅书动手了,就算是死了,她也绝对不要同情他的。

    只不过,雅琴的话却是让雅书蹙起了眉头。

    方才她有那么瞬间确实是想要将那个男人杀了,可是对他,她却是没有下死手的。

    当然,也不排除他身子虚弱,受不住自己的一掌。

    心中是这样的想着的,但是雅书的却无半点的自责。

    此刻,她只觉得,自己没有下死手都是手下留情了,至于那人死了没有,与自己就无关了。

    而这个时候,苏小喜已经又上前了一步,正要蹲下去。

    “郡主......”想到自己的遭遇,雅书不由得喊了一声。

    然而,苏小喜没有半分的犹豫,蹲下了。

    苏小喜的手,直接的探上了地上男人的脉搏。

    还有气,就是气息过于微弱了。

    问着那难闻的味道,看着他身上或是被利器划破或是被什么其他东西划破的衣裳,还有那时不时传来的腥臭的味道,苏小喜知道,这人身上的伤,此刻肯定是化脓感染了。

    且,此人身上的温度非常的大,应该是在发热。

    这样的情况若是不抓紧救治,便只有死路一条了。

    也顾不得这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苏小喜便直接开口,“流星,帮忙。”

    流星在苏小喜身边时间最久,与苏小喜之间是存在默契的。

    苏小喜开口,流星便蹲下,帮着苏小喜将地上的人翻了个面。

    看到那乱的打结的脏脏的胡子,苏小喜不由得蹙眉。

    这让她第一反应便是想到了乌伦,乌伦便是有着这样的一脸的胡子。

    不过,苏小喜却并没有将此人当成乌伦。

    因为,乌伦失踪的地方,与这里距离很远,而且,乌伦失踪了许久了,此人却像是刚刚从水里爬出来不久。

    若真是乌伦,那在水中泡了这么久,人都得泡坏了。

    只是,这人真的挺像的。

    苏小喜蹙着眉头,唇紧抿着。

    然后开始将地上那人的衣裳撕碎,这人身上的伤口,必须尽快的处理,而这些脏衣服,则是麻烦。

    “我来吧!”流星说着,伸手就是利落的一撕,衣服应声而碎。

    苏小喜:......彪悍!

    此刻,苏小喜竟然开始脑补流星撕碎天阳衣裳的情景了。  想必此刻千里之外的天阳,应该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吧!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