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3章 是乌将军么
    然而,下一刻,苏小喜的视线就落在了躺着的那男人的身上。

    此刻,男人的腰肋处,肩膀等地方都有大大小小的流脓的伤口,可是苏小喜注意的却是他胸口一处早就愈合了的陈年的伤口上。

    这个伤,她记得乌伦的身上也有。

    之前与乌伦比试的时候,乌伦便是打着赤膊的,所以他胸口的伤疤,她还记得。

    可是,乌伦怎会出现在这里?这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了。

    流星离苏小喜比较近,所以率先发觉苏小喜的不对劲。

    原本还疑惑为什么,但是当她的视线顺着苏小喜的目光落在那伤疤上的时候,流星微怔。

    “郡主,是乌将军么?”

    之前的时候,流星也在场,所以也是知道乌伦身上有这一道疤的。

    雅琴和雅书虽说跟在苏小喜身边才有几天,但是对于军中失踪的那个乌将军是有所耳闻的。

    对于这人是乌将军,两人眼底都带着几分的惊讶。

    苏小喜点头,但是表情凝重的道:“你们都来帮忙。”

    乌伦身上的伤口必须赶快的处理,至于乌伦是怎样到了这里这件事,等乌伦醒了便就知道了。

    苏小喜吩咐,几人立即动手。

    没有盆子和纱布,她们便撕了身上的衣裳沾水擦洗伤口,也同样用她们的衣裳作为纱布。

    而苏小喜首先做的,便是用匕首将乌伦身上的腐肉给剜去。

    等她们将乌伦的伤口处理好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地暗沉下来,原本分开去探地形的侍卫也都过来了。

    看到乌伦的时候,他们的脸上都带着不可置信。

    不过他们也都没有耽搁,而是迅速的去准备过夜的事情了。

    因为他们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准备营帐什么的,乌伦身上的伤一时半会也不能太久的移动,所以他们必须先寻到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

    索性,很快的就有侍卫找到了一个天然的山洞。

    那山洞比较深,原本是蝙蝠群住的地方,因为有人进去了的缘故,蝙蝠受惊离开了山洞。

    他们清理了蝙蝠的粪便,燃起了火堆,用厚厚的树叶和杂草,铺成了柔软的床。

    很快的,那个山洞就被几个侍卫合力布置的非常的舒适了。

    火堆上不知道被他们放了什么不知名的草,燃烧的时候,不仅让洞中感觉暖暖的的,味道还十分的好闻。

    这一夜,乌伦持续高热中。

    苏小喜和流星两人带着两个侍卫去山中寻找药材了,便是雅琴和雅书两人照顾着乌伦。

    只是,等苏小喜回来的时候,却是发现雅书的脸色不太好,而雅琴也是小心翼翼的模样。

    苏小喜看着在那简易床上睡的安稳的乌伦,心中疑惑,却也没有多问,而是吩咐着人给乌伦煎药了。

    自然的,煎药的工具,是苏小喜吩咐侍卫去找来的。

    随着一同找来的,还有一个木盆。

    雅琴见苏小喜去忙了,不由得拉了拉雅书的衣裳,用眼神安慰雅书。

    原来,之前在照顾乌伦的时候,乌伦突然的醒来。

    大概是因为脑袋还没有恢复清明,直接的将雅书给扑倒在地上,弄得雅书非常狼狈。

    而这些,就只有雅琴看到了,其他的侍卫都是守在外头的。

    因为雅书说这事情不能说出去,雅琴便没有说,可是看着雅书的脸色,雅琴还是有些担心。

    等第二天,乌伦身上的高热是退了下来,可是乌伦人却还是没有清醒。

    苏小喜就再次的留下了雅琴好么雅书两人,并且吩咐让侍卫给乌伦擦身子,而她则是带着流星和其他的视为去探地形去了。

    等到了第三天的早上,乌伦才终于悠悠转醒。

    醒来的第一反应便是戒备的看着周围,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个女人正站在自己旁边。

    还什么都没有说,那个女人就直接的瞪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乌伦被瞪的有些莫名其妙,甚至都还没有看清楚那女人的模样。

    正要挣扎着起来的时候,却是扯到了伤口,让乌伦整个人都龇牙咧嘴的。

    “伤口要是裂开,我保你多躺几日。”

    淡淡而又熟悉的声音传入乌伦的耳中,乌伦惊讶的抬头,便见苏小喜从洞口走了进来。

    原来,方才在乌伦床边的人是雅书,在看到乌伦醒来之后,便出了山洞,找苏小喜去了。

    “郡主,是您救了末将么?”乌伦问,随即笑嘻嘻的,露出满口的白牙,“必定是郡主救的,否则我便也就醒不来了。”

    对于自己的情况,乌伦还是非常的清楚的。

    能够活着醒来,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了。

    想来,他还是十分命大的,命大的人有福。

    嗯,当然了,郡主是他最大的福气了。

    不然要是没有遇到郡主,他还怎么命大?

    这一刻,乌伦效忠苏小喜的决心更加坚定了。

    苏小喜看着乌伦傻笑的模样,嘴角抽了抽。

    大伤初醒,能够笑得这一副傻样的人,怕也只有乌伦了吧。

    整了整神色,苏小喜坐在了一旁侍卫准备的充当凳子的木头墩子上。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苏小喜也不拐弯抹角,直接的问出了这几日来她心中的疑惑。

    乌伦闻言,眼底却闪过一抹惊恐。

    能让他这么一个铁铮铮的汉子露出这样的眼神,想必他之前的经历也并不轻松。

    苏小喜没有催促,静默的等着乌伦给自己答案。

    若非是在这里遇到了乌伦,怕是她派出去的那些人怎么找都难以找到乌伦的吧。

    若非是她来了这里,怕是乌伦也得不到及时的救治,就算是被人发现,也估计早就是尸体一具了。

    而那个时候,任谁都不能从那一堆扎眼的胡子中认出来乌伦的身份。

    想着,苏小喜看了看乌伦那满脸乱七八糟的胡子,心想会不会有人见过乌伦张什么模样。

    听庄诚讲,乌伦今年也不过才二十八岁而已,放在现代,也才是一个男人最好的年纪。

    若非是怕乌伦醒来的时候会觉得不适,她是真的想要让侍卫将他的胡子给处理了的。  苏小喜心中想着,而乌伦,在这个时候开口了。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