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4章 不是故意袭胸的
    “我是漂来了。”乌伦道。

    别说是苏小喜,就算是知道情况的站在苏小喜的身后的流星也微微惊讶。

    漂来的?怎么漂?

    乌伦见苏小喜不解,便将自己之前经历的给说了出来。

    原来,那日,有人劫持粮草。

    寡不敌众,乌伦被砍了一刀掉到了湍急的河流之中。

    初始,乌伦是喝了几口水的,身上的伤痛让他得以清醒,求生的本能让他放松了身子,随着河水的方向往下流。

    可是,乌伦想着若是这样向下,必定离西南越来越远,且不知道那截粮杀人的人究竟是一些什么人,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追上来。

    有了这样的想法,乌伦便开始在水底挣扎,然后拼命的往岸边游。

    人在湍急的河流中,其实是非常的渺小的,加之乌伦受伤了,想要与那湍急的流水抵抗,又谈何容易呢?

    所幸,在一个河段,乌伦被木头挡住了。

    不过离河岸太高,他爬不上去,恰好旁边是一条支流,乌伦便往那支流去了。

    因为乌伦判断那条支流的流向,似乎是往沅城这边的,就算不是,也不会离边关越来越远。

    所以,乌伦挣扎着让自己飘到了支流那边。

    在一个浅滩,乌伦从河上爬了上来,吃了几日的生蚌果腹,眼看自己的情况愈加的不好,乌伦觉得自己必须快点找回去。

    他也曾试图找人求助,但是在边关,又是受伤的人,普通的百姓哪里敢帮他?就怕一不小心就救了一个奸细什么的,要是因此丧命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善良的人最多就给乌伦一些吃的喝的。

    曾经一度,乌伦差点醒不过来。

    折腾几日之后,乌伦再没有力气前行,想着自己可能就得要死了,但是心有不甘,便一头扎入河里。

    因为那条河是可以经过沅城的,他用最后的性命赌了那微乎其微可能。

    几个女人听着乌伦的叙述,虽说乌伦说的倒也平淡,就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般。

    可是,真正经历的时候,那其中的惊险,没有亲自体验,又有谁知道?

    雅琴听得眼底满是同情,而雅书,原本对乌伦的气怒,也渐渐的平稳了下来。

    至于苏小喜,则是满面的严重。

    然,在苏小喜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乌伦脸色就是一变。

    当然,他的脸被乱七八糟的胡子给遮住了,变了脸色旁人也是不知,不过那眼神,倒是显得十分的怪异了。

    就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此刻正憋着说不出来话一般。

    “怎么了?”察觉到了乌伦的异样,苏小喜问,并不急着问出自己想要问的话。

    如果,此刻乌伦脸上没有那碍眼的胡子,此刻脸上的表情应该可以用便秘的表情来形容了吧?

    乌伦的的眼神在苏小喜的身后探寻着,像是在找什么。

    只不过才瞥了一眼,乌伦就立刻收回了视线,老脸通红。

    “对不起,郡主。”

    乌伦有些别扭有些慌乱的道歉,整个人显得极为不安。

    而乌伦突如其来的道歉,却是让苏小喜愣住了。

    所以,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好端端的乌伦朝着自己道歉做什么?

    然而,乌伦下一句话,却是让苏小喜整个人都有种石化的冲动。

    “郡主,非常抱歉,我不是故摸姑娘家的胸的。”

    乌伦是说起自己经历的时候,想起来自己昏迷之前,似乎袭了人家的胸了。

    一想到自己摸到的柔软的触感,乌伦的手都觉得发烫了。

    可是,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想他活了二十八岁,还从来没有碰过女人呢,又怎会去非礼人家呢?

    当时究竟是怎么回事?

    嗯,乌伦想不起来自己为何会去袭胸,可是就是知道,自己袭胸了,而且那触感,现在更是越来越清晰。

    可是,在场的有四个姑娘,自己袭胸的究竟是哪一位呢?

    可千万别是郡主......

    呸呸呸,就郡主的武功,自己怎么可能得逞?

    而且,若是让洛王知道,自己就算是今天被郡主救醒了,也难以看到明日的太阳了吧?

    再说了,自己当时记得是抬头看了一眼的,如果是郡主,他应该认得出来的。

    所以,肯定不会是郡主。

    此刻的乌伦并不会知道,就算他袭胸的人不是苏小喜,在场的女子除了雅琴之外,他其实,想要得逞,都不太容易。

    所以,在未来的许多时间里,乌伦都非常纳闷,自己当初半昏迷状态下,究竟是怎么袭胸的呢?

    不过,这些也只是后话,此刻面临在乌伦面前的问题是,他究竟袭了谁了。

    雅书听着乌伦将这事情直接的给说了出来,脸瞬间就黑了。

    而雅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一脸震惊的看向雅书。

    难道,难道......会是她想的那样么?

    而苏小喜,很显然的也是想到了雅书之前的反应的。

    之前她们是看到了乌伦伸手了的,就算是没有想到,竟然是摸了......

    苏小喜想要回头看看雅书的反应,可是,却又觉得这样似乎不太好。

    所以,苏小喜忍住了,就怕小姑娘脸皮薄。

    如果苏小喜知道雅书其实比自己大,不知道还会不会叫人家小姑娘。

    而苏小喜的沉默,让心中本来就有些慌的乌伦更加的慌了。

    莫不是,郡主生气了?

    这可不成啊,他日后可是要效忠郡主的人。

    “郡主,当时末将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可是末将真的不是故意摸人家的胸的。”

    “闭嘴!”

    就在这个时候,雅书终于忍无可忍了。

    此时此刻的雅书,心中的怒气已经到了极致,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掐死乌伦。

    说一次就够了,他还偏要说第二次。

    难道说摸了人家姑娘的胸,真的是那么光荣的事情,所以用得着他一次次的强调么??

    此时的雅书,眼底冒着火光,咬牙切齿,一副想要咬死乌伦的模样。

    甚至因为生气的缘故,所以根本忘记了,此刻她的面前还有苏小喜,她现在的主子。

    她这样,是逾矩的。  而雅琴,因为雅书身上的怒气,眼底满满的全是讶异。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