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6章 谁让你负责了?
    苏小喜这样的想着的时候,有种想要将乌伦那乱七八糟的胡子给剃掉的冲动。

    说不定胡子之下的那一张脸,还是能够看得呢!

    于是,苏小喜就开始想着剃掉乌伦胡子的可能性有多少了。

    就在此时,脸色千变万化的雅书,终于是让自己心中堵着的那一团平复了许多。

    看着乌伦,冷冷的道:“谁让你负责了?”

    说着,就对着苏小喜道:“郡主,奴婢先出去了。”

    说着,雅书就转身朝着山洞外走去。

    而苏小喜,却是眼尖的发现,雅书的耳尖,似乎红了。

    看来,雅书还是一个纯情少女啊,那耳尖怕是被羞红的吧?

    然而,苏小喜真的是,想错了。

    雅书绝对是被气红的,一定是被气红的......反正说出来,也没人相信。

    雅琴看着雅书出去了,有些无措的看着苏小喜,苏小喜见状,便道:“你出去瞧瞧吧!”

    雅琴闻言,简直都要热泪盈眶了。

    她们家的郡主,实在是太体贴人了有木有,她就是想要出去看看来着,实在是有些不放心雅书。

    还没有说出来,郡主就率先猜到了。

    她要为他们家郡主点赞。

    想着,雅琴就激动的谢过苏小喜就出去了。

    苏小喜看着,却是觉得有些莫名。

    如果知道雅琴心中所想,必定会说不是自己猜到,而是雅琴脸上的神情表现的太过明显了一些。

    所以,雅琴身为鬼谷出产,如此的单纯,真的好么?

    乌伦此刻,则是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看着洞口,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怎么感觉人家姑娘更生气了呢?

    他不是说了会负责的么?

    想了想,乌伦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明白了,人家姑娘不愿意让自己负责。

    只是,想到了这一点,他那心里,就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但是这样的不舒服很快的就消散了。

    消散的太快,连乌伦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叹息一声,乌伦才有些无力的对着苏小喜道,“郡主,那姑娘似乎还在生我的气,到时候郡主给我说道说道可好?”

    此刻的乌伦,都没有用末将两个字了。

    苏小喜闻言,却是没有接话。

    乌伦见状,便挠了挠头,“我实在是不太擅长与姑娘家说话,不知道那姑娘是怎么了。”

    说着,乌伦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苏小喜看着乌伦这模样,心中不禁想着:你岂止是不擅长?你那根本就叫做不会说话好吧。

    不过,苏小喜素来在人前的形象不是那样的,这个时候又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清了清喉咙,苏小喜对这才端着一张脸,淡淡的对着乌伦道:“我觉得,这事情还是自己解决的好。”

    乌伦听着,倒是没有多想,只觉得苏小喜这是最中肯的建议,于是便点了点头。

    “她叫雅书!”苏小喜好心的提醒。

    雅书?

    乌伦在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觉得这个名字真的是极好听的。

    听着就觉得十分的文雅。

    这样的一个女子,竟是被自己给弄生气了,实在是不太应该啊。

    乌伦在心中想着,脸上有小小的郁闷。

    不过更多的,乌伦则是暗自琢磨着,日后要怎样才能让雅书消气。

    要不要去问军中的那些兄弟呢?他们应该有的是办法才是。

    苏小喜看着乌伦神游,有些无语。

    现在是神游的时候么?她还有问题问好吧?

    想着,苏小喜才接着最开始的话题,问道:“那天劫持粮食的人,究竟是谁?”

    乌伦一听劫粮,当即恢复了严谨,一双浓眉更是紧紧地皱起。

    然后,乌伦便看向苏小喜,一脸关切又带着几分的自责的问道:“郡主,军中粮草问题可解决了?将士们没有饿肚子吧?”

    这是乌伦最关心的问题。

    在之前的昏昏沉沉的时候,他最自责的就是粮草,觉得自己没有及时将粮草带回去可能会害了军中的其他的兄弟。

    而更是辜负了郡主对自己的厚望。

    苏小喜见乌伦的眼底带着自责,便摇了摇头,道,“放心,军中一切如常,将士们也不会饿肚子。”

    她的兵,无论是将来还是现在,都不可能饿肚子。

    她,也绝对不会让自己的人饿肚子。

    此刻,苏小喜的眼底带着难掩的决心。

    乌伦一听,当即松了口气,眼底也带着难掩的惊喜,“是不是朝廷及时的运粮来了?”

    乌伦没有去想这个可能性有多少,只是觉得如果军中的将士真的不饿肚子,那这个可能性就非常的大了。

    毕竟乌伦此时是完全的不会想到苏小喜回去敌军的军营中抢粮食。

    这样的事情毕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然而,乌伦却是看到了苏小喜摇头。

    摇头,就表示了否定。

    那么,就不是朝中的人送来了粮食了?

    “那将士们吃的什么??”难道郡主又让人去收购粮食了?

    可是如果是那样,那时间也来不及啊。

    毕竟自己尝试过,周围的粮食都基本上被自己收购光了,也都用了那么长的时间。

    更远的地方,那时间肯定是用的更长的才是啊。

    苏小喜闻言,却是摇了摇头。

    “都不是!”

    顿了顿,苏小喜又道,“这个你以后就知道了,现在先说你知道的。”

    不然,要她现在给他解释了,那时间不得都被浪费了?

    况且,现在的情况,究竟是谁问谁来着?

    乌伦闻言,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是将话题给扯远了,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过很快的,乌伦的脸色又变得凝重起来。

    “我也不清楚,那日回程的图中就遇到了一群杀手,看到了我们的人就直接的杀。”

    想到那些跟着自己一起出去的兄弟,最后一个都没有回来,乌伦的脸色更难看了,一双眸子里更是带着痛色。

    苏小喜的面色,也带着几分的严谨。

    是杀手。

    那些不过是普通的将士而已,竟然是直接的出动了杀手。

    乌伦说着,突然背脊一僵,眼睛睁大。

    这个模样,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郡主!”乌伦叫着苏小喜,面上严谨。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