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7章 乌伦要刮胡子了
    “说!”

    心知乌伦这般定然是想到了什么,苏小喜也不废话。

    乌伦闻言,这才出声,“郡主,末将想起来了,那些人身上有些特征。”

    “什么?”苏小喜屏息。

    有特征,便可以追究源头。

    “他们的身上戴着红色火焰的令牌!”

    这还是他被踢下河的时候才在踢自己那人的身上看到的。

    红色火焰的令牌?苏小喜面上沉吟。

    随即便朝着外面,沉声道:“来人!”

    便有侍卫进来,朝着苏小喜抱拳,“郡主可有吩咐。”

    “吩咐下去,让查红色火焰令牌的来历。”

    吩咐下去,最终执行的不是冥楼就是鬼谷了。

    而无论是冥楼还是鬼谷,那效率都是一个比一个要快的。

    只不过,有了‘殿下’的事件后,苏小喜就不那么确定他们是否能够查得出来了。

    想着,苏小喜的面色就更加的严谨了。

    侍卫领命下去了。

    苏小喜则是坐在一旁思考。

    而这个时候乌伦的肚子却是咕咕的叫了起来,顿时,脸上发热。

    不过,苏小喜因为在思考问题,所以没有注意到。

    乌伦只能够尴尬的与流星对视了。

    只不过,流星的眼底,却是没有一丝的表情。

    乌伦看着看着,就只能移开视线了。

    没办法,看多了觉得异常的冷啊。

    他都已经够饿了,哪里还能够受了那冷?

    就在乌伦饿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雅琴走了进来。

    此刻的雅琴的手中,正端着吃的。

    是清粥,还是加了野鸡汤的清粥。

    就是雅琴有些不太明白,明明雅书非常的气恼这个乌将军,怎么还会让自己端着粥进来呢?

    要是她,就觉得直接的饿这个口没遮拦的将军好了。

    不过,雅书既然是让她这么做,她也就照做了。

    至于乌伦,在闻到了粥的香味之后,肚子就咕噜的叫个没完,一副嘴馋的模样。

    这样热闹的声音都把苏小喜给从思绪中拉回来了。

    而乌伦,眼底只有雅琴手中的那一碗的粥。

    “吃吧!”雅琴将粥递给乌伦,还带着瞪了乌伦一眼。

    就是这个乌将军惹雅书生气的。

    此刻的乌伦,简直是被雅琴瞪的有些莫名其妙,他应该没有袭她的胸才是吧?

    再说了,这姑娘看着没有几两肉的模样,应该也没有胸吧。

    乌伦心中咕囔着,看在手中粥的份儿上,他决定不跟这姑娘计较。

    于是就直接的就着碗,也不用那勺子,就准备开喝。

    想想他,都不知道多久都没有吃这热腾腾的食物了。

    然而,才刚刚喝进去,就‘噗’的一声全部给吐了出来。

    “什么味道?”

    苏小喜,流星,以及武功据说不太好的雅琴,都非常麻利儿的躲开了,没有被乌伦的口水荼毒。

    雅琴躲开之后,就生气了。

    双手叉腰的看着乌伦,道:“这是雅书让我端进来的,不想吃就给别人,浪费粮食可耻知道不?”

    乌伦一边吐着嘴里的东西,一边一言难尽的看着雅琴。

    “不是粥难吃。”

    乌伦解释道。

    雅琴闻言,却是蹙眉,“你方才就吃了粥,不是粥难吃还能是什么难吃啊?”

    很显然的,雅琴是不相信乌伦的话的。

    乌伦听着雅琴的话,有些欲哭无泪。

    看着乌伦这样子,雅琴就更加的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更加的确定了乌伦是觉得粥难吃。

    想到雅书明明生气,还让自己送进来了粥,这人非但是不领情,还嫌弃难吃,雅琴就气不打一处来。

    “既然觉得难吃,就不要吃了。”

    说着,雅琴就有些彪悍的想要去抢的乌伦手中的碗。

    乌伦见状,慌忙一口就喝了进去,那猴急的模样,让雅琴都愣住了。

    所以,不是难吃么?怎么还着急着要吃。

    就这样疑惑着的时候,乌伦手中那一碗的清粥就见底了。

    然而,乌伦吃完了之后,就再次的开始吐着什么,一副嫌弃又痛苦的模样。

    这一次,苏小喜是发现了。

    因为乌伦的胡子实在是太乱了,又在水里浸泡,又是在地上折腾的,如今早就成了藏污纳垢的地方了。

    之前喂药的时候,也必定是没少让那些胡子给碰到药汁。

    如今乌伦这样猴急的喝粥,就直接的将那些胡子也一起塞到了嘴里。

    所以,就尝到了胡子的味道了。

    看着乌伦的模样,苏小喜不禁身上打了个寒颤。

    那胡子得多难吃,才能让乌伦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看着乌伦扒拉着自己的胡子,苏小喜这才忍不住的开口提醒道:“你这胡子经过这次的折腾,实在是太脏了,不利于身子康复。”

    本来,苏小喜想说的是,那胡子里有太多的细菌了,会影响健康。

    但是想着古人并不知道什么是细菌,便改口了。

    还是直接说不利健康会更方便一些。

    苏小喜的话,也让雅琴知道乌伦到底是觉得什么难吃了。

    视线触及到了乌伦的胡子上,雅琴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臂。

    她记得魅影哥哥带自己去外面玩儿的时候,看到的乞丐的胡子便是这样的。

    嗯,说实话,这乌将军的胡子,好像比那些乞丐的还脏,上头还有异味来着。

    若非是之前的时候雅书帮着擦洗了一下,想必现在肯定更脏了。

    乌伦闻言,面色不由得有些红了。

    却是很脏,他自己都感觉到了。

    因为,胡子都打结了,还有硬邦邦的,那味道更是让人一言难尽。

    如果蓄着这样的胡子,他都不知道自己以后吃东西会不会觉得倒胃口。

    想着,乌伦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对着苏小喜道:“君主,可否借我一把匕首。”

    这胡子,他都快有十年没有刮了。

    以前觉得没什么,现在是真的觉得碍事了。

    所以,乌伦决定,刮了。

    苏小喜闻言眼前一亮,然后什么都没有说,从袖中就掏出了一柄小匕首。

    方才她还想着还不知道乌伦长什么样子呢,总不能以后认人就靠那大胡子吧?

    要是在大街上遇到了几个大胡子,那怎么确定哪个是乌伦呢?  如今好了,人乌伦自己准备刮胡子了,自己的好奇心终于可以得到满足了。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