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9章 几日不见,甚是想念
    “是的,郡主吩咐下来让查。”属下如实的通禀。

    苍澜陌闻言点点头,眼底带着几许的凝重,但是还是点点头,“嗯,下去查吧!”

    手下闻言,便是退下。

    这个属下刚退下,又有一个属下匆匆进来。

    “主上,左护法带来了消息。”

    说话间,那属下已经单膝跪在苍澜陌的跟前,手举起,上拖一个小小的竹筒,里面装着信笺。

    苍澜陌一听是魅邪传来的消息,想着必定是郝月的皇城有了什么动静,当即便接过了信。

    “你先下去。”苍澜陌命令。

    属下无声退下,苍澜陌这才缓缓的将手中的信展开。

    当看到里面内容之时,苍澜陌面色一凝。

    上书:月帝下令,声东击西。

    这一夜,苍澜陌回了军营,然而却是被告知苏小喜还没有回来。

    当即问了苏小喜的去处,歇都没有歇一会儿,就直接飞身离开了军营。

    此刻,山洞中。

    雅书手中端着烤肉,蹙眉看向乌伦。

    而乌伦此时也正看着雅书,只是乌伦的脸上的神情却是有些僵硬,看着应当是有些不自在。

    原本,在得知乌伦刮了胡子之后,也有侍卫好奇进来观看乌伦,但是雅书对这些却是无动于衷。

    可以说,雅书对乌伦长什么样,根本就不在意。

    本来是打定主意不进来不与乌伦有什么接触的,但是郡主却是让她进来送吃的。

    身为郡主的丫鬟,她不能不听命。

    而且,如果自己拒绝,那显得过于刻意,所以她就默默的进来了。

    然后,就看到了乌伦的模样。

    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登徒子竟然还长得人模人样。

    而第二反应则是,这个登徒子长成这样是想要害人么?

    反正,雅书没有一点的惊喜的感觉。

    而雅书也没有发现,自己却莫名其妙的去关注一个人的长相了。

    乌伦自刮了胡子后,就习惯了被人围观。

    可是,雅书的眼神却是让他心里发虚。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为何旁的看自己都是一脸震惊一脸的惊艳,就雅书看自己就是蹙着眉头?

    难道自己长得不若从前了么?

    想着,乌伦的脸色就微微变化,眼底有着一抹自己都难以察觉的懊恼。

    “吃吧!”

    雅书冷着一张脸,将烤肉给放在了乌伦旁边的桌上,然后废话不多说,转身就准备走。

    乌伦看着雅书的背影,伸手就想要留下,最后还是垂下了手,只是脸上神情却是带着几分的惆怅。

    因为他们这处地势高,且有遮挡,加上郝月的将士很少晚上出没的缘故,他们并没有禁火。

    所以在山洞外,此刻正有三堆火,侍卫们围在其中两堆火旁烤肉,女子则是在第三堆火旁。

    只不过雅书出来的时候,火堆旁早就没有苏小喜了。

    坐在火堆旁自己的位置上,雅书径直拿起了一直兔腿,安静的啃了起来,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问郡主去哪里了。

    雅琴则是悄悄的碰了雅书的胳膊,稍显兴致的问道:“雅书,有没有觉得乌将军长得很帅?”

    “嗯!”雅书回答。

    只不过这个答案更像是在敷衍。

    但是雅琴却是没有听出来,然后一脸‘我就知道’的神情看着雅书。

    而雅书,依旧吃着自己的兔腿,沉默。

    此刻的雅书,心思放的很空,什么都没有想。

    “雅书,你说乌将军和魅邪大哥还有魅影哥哥,谁更好看?”雅琴这个时候声音传来。

    雅书闻言,蹙眉。

    脑海中出现三张脸,然后,一张阴阳脸更为清晰。

    “不知道。”

    雅琴闻言,却是嘟嘟嘴。

    “我也觉得好难的区分啊,感觉都不同。”

    接着,雅琴就叽叽喳喳的说着,雅书则是安静的吃肉。

    一旁的侍卫都听着雅琴的声音,他们心中有些惊讶,自家主子究竟是哪里找来的这么聒噪的丫鬟呢?

    不过想了想,他们也觉得,这样似乎不错,至少日子不会太无聊。

    而此时,山顶。

    苏小喜正靠在苍澜陌的怀中,感受着属于苍澜陌的心跳声。

    就在方才,苏小喜就直接的被突然到访的苍澜陌给抓入了怀中,然后直接的朝着山顶奔驰而来。

    才刚刚停下,就直接的被苍澜陌堵住了唇。

    都说小别胜新婚,这个说法真真是一点都没有错,这边是苏小喜和苍澜陌此刻最真实的写照。

    一吻结束,两人的呼吸都有些不稳。

    苍澜陌紧紧地将苏小喜抱在怀中,身子都在微微颤动,好像在隐忍着什么。

    而苏小喜的脸则是靠在苍澜陌的胸口,感受着苍澜陌身上的气味,心中一片的平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小喜才轻轻地推开了苍澜陌。

    “怎么了?”苏小喜问。

    苍澜陌闻言,眼底询问,不明白苏小喜问的什么。

    “你这么风尘仆仆的过来,是出什么事了么?”其实苏小喜心中的第一反应便是西北出事了,所以苍澜陌要离开了。

    因为有这个想法,苏小喜的心中便是一紧,浓浓的不舍将她整个人都包围。

    可是,她却是极力的隐忍着。

    因为,西北若是真的出事了,自己想要留下苍澜陌那也都是不可能的了。

    就算是苍澜陌愿意留下,她也是不会允许的吧。

    可是,身为女人,身为一个爱他快要爱惨了的女人,她真的不舍得他离开。

    越是这般的想着,苏小喜的心中越是难受,可是面上却是不能表现出来。

    苍澜陌听着苏小喜的话,先是一怔,随即失笑。

    “怎么,不舍?”

    苏小喜抿唇未语,只看着苍澜陌,抱着他的腰的手,却更是紧了几分。

    此刻的苏小喜,压根不知道自己这样有多么的小女人,若果不是地点不太对,苍澜陌怕是真的想要好好的疼爱她一番了。

    于是,低头,用他高挺的鼻子蹭了蹭苏小喜那小巧精致的鼻子,声音中带着几分笑意和宠溺的道:“傻瓜!”

    一声傻瓜,让苏小喜心中郁结一点点的散开,心中发甜。  苍澜陌轻咬了苏小喜的唇,然后将苏小喜抱紧,在苏小喜的耳边轻声道:“几日不见,甚是想念!”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