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0章 就像凶案现场
    苏小喜一怔,很快便想到苍澜陌这是在向她解释为何来的这般的匆忙。

    所以,不过是想她。

    心中,便是更为甜蜜了。

    于是,便踮起脚尖,凑上自己的唇,主动的吻了苍澜陌。

    一吻结束,又不知过去多久。

    许久,苍澜陌才终于将苏小喜放开,然后将苏小喜抱到了一旁的大石上坐定。

    接着,就将魅邪传来的消息与苏小喜说了。

    “声东击西?”

    苏小喜一脸的疑问,怎么一个声东击西法?

    苍澜陌点头,“他们具体怎么做,我已经让下面的人去查了,相信很快的就会有消息。”

    苏小喜点头,然后支着下巴开始思索。

    不一会儿,苏小喜便抬头看向苍澜陌,“那咱们到时候,也许可以来一个将计就计。”

    苍澜陌闻言,眼带宠溺的摸了摸苏小喜的脑袋,“君子所见略同。”

    又过两日,乌伦可以下床走动几步了,而苏小喜也已经将这附近的地形都勘察了一次。

    当然,大多时候都是苍澜陌与苏小喜一起的。

    总之,除了晚上的时候,那些侍卫都能够看到他们家王爷和郡主一直黏在一起。

    至于晚上为什么要被排除?

    因为晚上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见到他们的王爷跟郡主,也不知道王爷带着郡主去哪里恩爱去了。

    也幸好他们看不到,毕竟白天已经被虐惨了,晚上若是再虐,把他们就真的就是最可怜的单身狗了。

    嗯,单身狗这个词,好像是什么时候从郡主口中听到的。

    至于为什么单身的人跟狗扯上关系,他们也不甚清楚,也懒得深究,就直接拿来用了。

    倒是这几日的探查,他们都没有再看到郝月的将士了。

    于是乎,这一日一行人启程准备回去沅城的军营。

    因为考虑到乌伦,所以侍卫还特意弄来了一辆马车。

    当乌伦到了沅城的时候,不少将士都知道乌伦是什么人,对于死里逃生的乌伦都带着几分的敬意。

    当然,乌伦那个阴阳脸还是受到了许多人瞩目的。

    大概是因为乌伦没有来过沅城的军营的缘故,所以他这天翻地覆的模样的改变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

    倒是之前有接触乌伦的勇军,当得知那个顶着阴阳脸模样俊俏的青年是乌伦的时候,一个个脸上都是震惊。

    然后,乌伦就彻底的成了勇军的观光对象了。

    当然,顾及到乌伦身上有伤,他们倒也没有对乌伦上下其手。

    对于此效应,苏小喜除了幸灾乐祸还是幸灾乐祸。

    转身准备离开这处回去她的营帐的苏小喜,视线状似的扫过跟在自己身边的雅书。

    似乎这几日她故意给两人创造机会,却并没有让两人擦出别样的火花啊。

    看来还真是强扭的瓜不甜,她还是不掺和了,一切顺其自然好了。

    想着,苏小喜不禁叹息了一番,然后朝着自己营帐的方向走去。

    只是,苏小喜才转身,雅书便看向了苏小喜,眼底带着几分的疑惑。

    方才,郡主是在看她吗?

    不过,雅书并没有多想,揣度主子的心思,并非她会做的事情。

    这一日,沅城的军营十分的平静,勇军在观望完了乌伦之后,便带着精兵训练去了。

    第二日一早,苏小喜便同苍澜陌在营帐中分别,到了申屠的营帐中,开始讨论这边的地形,然后对沙盘进行的整改。

    这一讨论,就到了中午,申屠便留苏小喜一同吃饭。

    苏小喜原本想着苍澜陌,但是又觉得苍澜陌不至于会饿到,便也就留下了。

    两人吃饭的时候还会聊到兵法,申屠有时候会被苏小喜掌握的一些熟捻的兵法所折服,而苏小喜也会听取申屠的一些经验和教训。

    这一顿饭,也算是相谈甚欢。

    只是,饭后,还不等苏小喜出申屠的营帐,便又将士急匆匆的过来找他。

    因为,乌伦出事了。

    当小兵过来通报的时候,苏小喜的脸色沉的都能够滴墨了。

    “人在哪?”苏小喜沉声。

    “在......在练武场!”将士被苏小喜的模样给吓到,说话都是磕磕绊绊的。

    苏小喜闻言,直接掀开营帐的门帘,便走了出去。

    只是才走了几步,苏小喜就顿住了,脸色有些难看。

    然后,转头,正好对上了稍后出来的申屠和将士的视线。

    苏小喜的脸上有一丝的尴尬,但是还是出声,“练武场在哪里?”

    下意识的她就往迂城军营练武场的方向走去,然后就想起来了这里是沅城,而自己自从来了沅城之后,便没有去过练武场,所以根本不知道练武场在哪里。

    申屠见苏小喜面上有些窘迫,面上微愣,随即失笑,“我带路吧。”

    说着,就带着苏小喜朝着苏小喜方才走的想法的方向走去。

    苏小喜很快的恢复了淡定,然后跟了上去。

    当苏小喜他们到了练武场的时候,练武场外围围了不少的将士。

    看到苏小喜与申屠到来,他们都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

    苏小喜目视前方,沉着一张脸,朝着练武场的内围走去。

    还没有走到里面,就闻到了浓浓的血腥的味道,当即脸色就更加的阴沉。

    而苏小喜这个模样,让在场不少的将士看得心中发虚,觉得郡主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也难怪郡主能够当上西南的主帅,真的很摄人有没有?

    此刻,高高的练武场上,乌伦正躺在那里,他的身上以及周围,全都是血。

    就算是那木质的比武台上,也都被鲜血染红了,看着就像是一个凶杀案的现场。

    若非是远远的能够看到那胸膛正在起伏,苏小喜都会以为那里躺着的是一具尸体。

    而在乌伦的旁边,有一个长得很粗壮的将士,此刻正一脸不安的看着地上的乌伦。

    当看到苏小喜还有申屠走上台之后,那将士‘噗通’一声跪在两人的跟前。

    “将军,郡主,小的不是故意的。”那将士的脸上满满的都是自责。  他不知道乌参将身上的伤那么严重,否则死也不会答应让乌参将跟自己比武了。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