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3章 苍澜陌的师父
    “什么主意,快告诉我。”

    想通了之后,苏小喜眼中带着兴奋。

    虽然他们早就想好了破解声东击西的办法是将计就计,可是实力的悬殊还是挺大的。

    苍冥这边的风险一点都不低。

    然而,苍澜陌却是抿唇,头微垂看着自己怀中的苏小喜。

    那模样很明显,就是要苏小喜求他才行。

    这个男人,这个时候竟是开始恶趣味来了。

    苏小喜会妥协么?

    答案当然是......

    “阿陌,求你了。”

    苏小喜可怜兮兮的看着苍澜陌,一心就想要知道苍澜陌有什么破解的法子。

    苏小喜表示,在答案面前能屈能伸,才是最好的选择。

    再说了,面前的是她的男人,她怕什么?

    然而,苏小喜却是不知,自己如今这模样,可爱的让苍澜陌忍不住的想要拆吃入腹。

    所以,的苍澜陌也真的是这样做了。

    嗯,苏小喜直接将苏小喜打横抱起,直接的绕过一旁的屏风,朝着身后的床榻走去。

    “真想知道答案,首先得贿赂我才行。”

    说着,苍澜陌便直接弯腰将苏小喜放置在床榻上。

    然而,还不等苍澜陌俯身而上,苏小喜却是直接的搂住了苍澜陌的脖子,然后巧力一失,直接将苍澜陌给反压在榻上了。

    这一刻的苏小喜甚至有一种农奴翻身做主的既视感。

    趴在苍澜陌的腰间,苏小喜的嘴角勾起了点点的弧度,“既然是要贿赂你,自然得由我来才行。”

    苍澜陌一听苏小喜要自己来,眼眸发亮,喉头微动。

    “好,既然喜儿这般要求,那便就喜儿自己来吧。”

    说着,苍澜陌就躺好,眼带期待的看着苏小喜,等着苏小喜自己来。

    见苍澜陌这么轻易的就妥协了,苏小喜却莫名的有些紧张进来。

    虽然说自己也曾有过主动,但是从一开始完全就是自己主动这样的,似乎,好像,几乎没有。

    苏小喜会退缩么?

    开玩笑,怎么可能?

    她都不知道退缩这个词要怎么写。

    于是,张嘴,就朝着苍澜陌的唇上咬了上去......

    苏小喜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

    而苏小喜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苍澜陌就在自己的身旁,想到自己主动最后成了被动,到最后直接弃械投降,苏小喜就觉得臊的慌。

    “醒了?”

    苍澜陌的声音传来,声音中带着魅惑。

    果然,得到了满足的男人,声音听着都带着几分的性感了。

    苏小喜忽视了苍澜陌的声音带给自己的感觉,出声问:“什么时辰了?”

    “戌时快过了。”

    苍澜陌的声音就在苏小喜耳边,苏小喜回头,就直接撞入了苍澜陌深不见底的眸子里。

    然后,唇就轻轻的咬住。

    苏小喜一推苍澜陌,然后起身,“我饿了。”

    苍澜陌闻言,也就不再贪恋这份温情,率先起身帮苏小喜穿上衣裳。

    营帐中的烛火点燃,然后,外面就有人进来了,他们的手中端着的都是吃的。

    很显然的,这些是苍澜陌提前就吩咐好了的,就是怕苏小喜醒来会饿。

    手下将吃的摆好之后,便出去了。

    苏小喜和苍澜陌两人,便就坐在桌旁开吃起来。

    “咯呵,咯呵!”

    当两人吃的差不多的是时候,苏小喜听到了的熟悉的声音。

    这是,雪驰?

    苏小喜疑惑。

    而就在苏小喜疑惑之间,雪驰直接的从外面飞了进来。

    此刻的雪驰灰头土脸的,看起来有些狼狈,应该是极速的飞过了的。

    看到苏小喜,雪驰简直就要热泪盈眶了。

    可是,当视线触及苍澜陌的时候,雪驰觉得:完了,要成汤了。

    其实苍澜陌此刻也没有怎样,只是雪驰实在是怕了,看到苍澜陌,鸟心就忍不住的想要哆嗦。

    “过来!”见雪驰在那一处徘徊而不敢靠近,苍澜陌直接出声。

    雪驰听到苍澜陌的话,才只能认命的飞到了苍澜陌跟前的桌上停下,一双圆溜溜的鸟眼小心翼翼的看着苍澜陌。

    嘤嘤嘤,主子,咱们商量一下,别做鸟汤行不行?鸟汤不好喝。

    雪驰鸟眼里满是无辜,可惜苍澜陌看不到。

    在苍澜陌的眼里,就只有雪驰脚上的那信。

    直接将信抽了出来,展开一看,苍澜陌的脸色瞬间变得阴郁。

    雪驰差点就吓得要栽下去了,可是,可是它只能稳住鸟身,就怕惊了自家的主子,然后鸟就遭殃了。

    苏小喜原本还打量着雪驰,但是此刻能够感觉到苍澜陌身上气息的变化。

    不由得看向苍澜陌,“怎么了?”

    苍澜陌没有说话,直接将手中的纸条递给苏小喜。

    苏小喜将纸条展开一看,还没有看完,便疑惑的看着苍澜陌,问道:

    “你还有师父啊?”

    苍澜陌轻轻地瞥了一眼苏小喜,那眼神似乎在说:他不该有师父么?

    苏小喜心知自己的问题问的好像没有水平,便撇了撇嘴,然后继续展开纸条,继续看后面的内容。

    然后,当看到后面的内容之后,苏小喜脸上的神情便都收住了,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信中说,苍澜陌的师父去了西北,而现在北海似乎有了异动,似乎准备新一轮的攻击。

    上面还表示,苍澜陌那个师父在军中,对军中的一些决断多有阻碍。

    而军中的人因为他是洛王的师父的缘故,且‘洛王’并没有出面阻止,所以对于洛王的师父那是敢怒不敢言。

    西北有了新的战事,就表示苍澜陌得回去了。

    这个认知让苏小喜心中非常的不是滋味,可是又不能说什么。

    于是,苏小喜的注意力便都落在了苍澜陌那个师父的身上。

    根据信中所言,苍澜陌的师父似乎是一个颇为麻烦的人物。

    这不像苍澜陌的风格啊。

    苍澜陌怎么会拜那样的人为师?

    当然,心中暗自觉得说长辈的坏话是非常不好的行为,所以,苏小喜在心中疑惑。

    没错,她只是在心中疑惑而已,并没有真的想要知道答案。

    只不过,苏小喜心中这样的安慰自己,可是那眼神比她更诚实。  那看着苍澜陌的眼神里,分明的就透露一个疑问:你师父究竟是怎么回事?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