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4章 鬼谷的来源
    “严格的来说,应该只算是启蒙老师。”苍澜陌开口。

    启蒙老师?还严格的来说?

    苏小喜觉得,这其中一定有故事。

    于是不知不觉中,苏小喜就表现出一副要听故事的状态。

    苍澜陌看着苏小喜,然后就将这个‘师父’的来历给说了出来。

    苍澜陌这个所谓的师父叫做全开济,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情分。

    可以说,两人如今都有十多年没有接触过了。

    因为,严格的来说,此人也并不算是苍澜陌的师父,而是苍澜昊的师父。

    在苍澜陌小时候,苍澜陌曾经被苍澜昊带着去全开济那里习武。

    只不过,全开济却始终不承认苍澜陌是他的徒弟,在全开济的眼里,苍澜昊才是全开济唯一的徒弟。

    而苍澜陌在全开济那里的一个月,全开济只教苍澜陌蹲马步。

    对苍澜昊却是非常的细心的教导还有讨好。

    当时的苍澜陌心中也崛强,硬是蹲了一个月的马步。

    可是,一个月后,全开济却是以苍澜陌的资质太差的缘故,直接的让苍澜陌不要过去了。

    苏小喜听到这里,眼中便带着怒意。

    “这样的人也好意思以你师父自居?”

    这分明就是打击一个孩子的自信心嘛!

    在人的孩童时代,一旦是自信心被打击了,就很难对那件事情产生兴趣。

    如果阿陌当初对真的对练武失去了信心,那往后的日子里,皇后的人想要刺杀他岂不是轻而易举?

    皇后果然太可恶了。

    苏小喜的这一声吼,让准备悄悄离开营帐的雪驰顿住了身子。

    此刻的雪驰保持着一只脚站立,一只脚往前垮的动作,这个模样看起来非常的滑稽。

    然而,却是一动不敢动。

    苍澜陌见苏小喜动怒了,微微一怔,然后方才紧蹙的眉头微微松懈了一些,一把将苏小喜拉到了自己的怀中。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苍澜陌状似认真的说道。

    “人家都没有教你什么,也没有承认你是他的徒弟,你又何必当人家师父?”苏小喜不满的看着苍澜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嗯,你说的对。”苍澜陌一副‘你说什么都对’的模样。

    苏小喜这才反应过来,方才苍澜陌只不过是说说而已,如果真的是将那个劳什子的全开济当成师父,刚才说出这段往事的时候就不会是一副说人家的事情的态度了。

    “不过,你武功究竟是谁教的?”

    “前任鬼王!”

    苏小喜一听,却是愣了。

    她还以为鬼谷是阿陌创立的,却是没有想到鬼谷竟然还有前任的鬼王。

    苍澜陌见苏小喜实在是疑惑,便就将自己的过往都同苏小喜讲了。

    原来,当初的苍澜陌只不过六岁年龄,被心中的师父否定了之后,确实是以为自己不适合练武的。

    那阵子的苍澜陌的心情一直都不太好,即便是当时在世的云妃开导苍澜陌也是无济于事。

    然后,那一日苍澜陌出宫去玩,与随从走散了。

    那个时候苍澜陌遇到了一个神秘的男子,男子说苍澜陌骨骼奇佳,适合练武,便强迫了苍澜陌拜他为师。

    然后告诉给了苍澜陌一本书,让他三日之内全部背熟,他会每逢初一十五就会去找他。

    之后,神秘男人就消失了。

    苍澜陌那个时候虽然很小,可是对神秘男人的话却并没有信,且是带着怀疑的态度。

    毕竟那个男人也没有问自己心甚名谁,家住何处,又能怎么去找他?

    可是,苍澜陌骨子里本就不服输,虽说对神秘男人的话产生怀疑,可是却还是将那书在三日之内背熟了。

    第五日,便就是十五,这一夜,神秘男子居然到了皇宫。

    从此,苍澜陌就开始重新习武。

    当然,除了神秘男子教苍澜陌武功之外,在苍澜陌失去母妃那一年,御凌山庄的庄主周腾云也开始教苍澜陌武功。

    苍澜陌一边与周锦书一起跟着周腾云习武,一边跟着那个神秘男子习武。

    如神秘男子所言,苍澜陌是习武奇才,能够举一反三,最后苍澜陌的武功竟是得到了很大的突破。

    在苍澜陌十二岁的时候,就开始创办冥楼。

    十三岁的时候,神秘男子就不再出现。

    十五岁的时候,苍澜陌突然曾经失踪了几个月,那几个月苍澜陌人在鬼谷。

    经历了最严苛的训练,也是在那个时候,苍澜陌知道神秘男子就是鬼谷的主人,鬼王。

    只不过,鬼王从来不许苍澜陌喊自己师父,且还说自己只不过是欠了云妃一个人情才教他武功。

    之后,鬼王便将鬼谷交给了苍澜陌。

    这十年,苍澜陌都不曾再见过那个鬼王。

    苏小喜听着苍澜陌的话,不禁为苍澜陌的过往而感到目瞪口呆。

    这就是奇遇吗?

    果然,上天还算是挺眷顾他的嘛。

    苏小喜想着。

    不过转念一想,苏小喜不由得疑惑。

    “既然如此,全开济为何找你?”

    既然,全开济不是苍澜陌真正的师父,全开济应该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个时候去军中找苍澜陌,且还对军情指手画脚,这目的,怕是不纯吧?

    事出反常必有妖。

    事实上,苍澜陌心中也是这样的想着的。

    “不管他想做什么,让他去做。”苍澜陌说着,眼眸深幽不见底,里面一片冰寒。

    苏小喜一听,便是明白了苍澜陌的打算,也就不再围绕着全开济的话题打转了。

    然后,气氛就突然的变得沉闷起来。

    因为,这一刻,两人同时想到了分别。

    这一次分别,下一次什么时候见,谁都不知道。

    一想到这一点,苏小喜心里就不是滋味,可是却也无能为力。

    而此时的苍澜陌,则是紧紧地盯着苏小喜,目光一动不动,非常的专注,就好像是要将苏小喜刻在眼底一般。

    见此,苏小喜忍不住摸向苍澜陌的脸。

    “阿陌,没关系的。”苏小喜浅笑,“只要战争结束,咱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现在的分别,只是为了日后更好的相聚不是?

    可是,嘴里这样的安慰着苍澜陌,苏小喜的心中却非常的不是滋味。

    她,不舍。  说什么都不舍。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