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5章 先转身的最难过
    苍澜陌轻轻地轻吻着苏小喜的唇,什么话都没有说。

    心中的不舍,全部都在这吻里。

    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苍澜陌想要将苏小喜拴在裤腰上,带着一起离开。

    搂着苏小喜的手,真是紧了又紧。

    苏小喜虽然吃痛,却是不忍挣扎。

    越痛,就越是被在乎,就表示越不舍。

    她,知道的,她,都知道的。

    这一夜,两人缠缠绵绵,谁都没有去在意早已经偷偷离开了营帐中的雪驰。

    到了后半夜,苏小喜半梦半醒之间,能够感觉到苍澜陌紧紧地搂抱着自己,轻吻着她的眉眼,她的鼻唇。

    在那一个个轻轻地吻里,苏小喜只觉得自己被珍视着,是那样的甜蜜幸福。

    她很想要睁开眼睛回应,可是,不舍。

    终于,苏小喜还是在苍澜陌的怀中沉沉睡去。

    只不过,没睡多久,苏小喜便醒了。

    这时候天才蒙蒙亮。

    但是苍澜陌却是起了,是准备动身离开。

    “怎么不多睡会儿?”苍澜陌问,眼底的不舍,被他隐藏在眼眸最深处,所表现出来的就只有宠溺。

    苏小喜一边给自己穿衣裳,一边道:“我送你。”

    苍澜陌张嘴,本来想说不让苏小喜送,因为就算是送了,最后还是要分别。

    而相处越久,就越是不舍。

    与其这样,倒是不如离别的时候不相送。

    可是看着苏小喜快速穿衣的动作,要说出口的话就给咽进去了。

    在天未亮之前,两人便出了军营。

    几个侍卫还有流星他们远远的跟在后面,并没有要打扰的意思。

    当然,他们也不敢打扰。

    等出了军营的视线范围,苍澜陌便收了势,不再施展轻功。

    和苏小喜就手牵着手,漫步在清晨的小路上。

    两人谁都没有提及待会就会面临的分别,而是就着昨晚没有说完的话,讨论着这边的局势,还有苍澜陌前些天的安排。

    直到,看到不远处,有鬼谷的属下牵着一匹马等候在那里。

    这一处,便是他们分别之地了。

    这一刻,那要分别的情绪,便将两人紧紧地笼罩。

    两人的手在不知不觉中握的越来越紧,两人手心都有了些许的汗,却谁都不愿意分开。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谁都没有看对方。

    离别的时候,这一点最是让人难受。

    明明想要挽留,却是不能挽留。

    最后,是苍澜陌直接的捧起了苏小喜的脸,狠狠地吻上了苏小喜的唇。

    远处的属下瞧着,当即移开了视线。

    非礼勿视。

    “保重!”

    苍澜陌快速的放开苏小喜,深深的看了一眼苏小喜之后,便纵身一跃,几个起落便到了不远处的马上。

    并没有回头,鞭子一扬,尘土飞扬,马如同离了弦的箭一般,越来越远。

    直到,消失在拐角处。

    苏小喜看着那一处的拐角,眼眶微微泛红,但是里面却没有泪。

    而苏小喜永远不知道,在刚刚过那拐角的时候,苍澜陌便紧急的勒住了马的缰绳。

    马扬蹄,若非是苍澜陌马术好,此刻必定会被摔下马背。

    苍澜陌的动作,迫使跟在后面的属下也不得不迅速的勒住马的缰绳。

    苍澜陌回头望去,可是在他的身后,却什么都没有。

    不是他狠心,而是他非常清楚,离别的时候,先离开的那个,才是最为难过的那个。

    不是他不回头,而是他害怕自己回头了之后,就再也不想离开。

    “喜儿!”

    苍澜陌无声的叫着苏小喜的名字。

    一旁的属下看着苍澜陌的模样,冰冷如他们,也不禁为之动容。

    “走!”

    苍澜陌高声道,随后一扬鞭,马便再次扬蹄奔跑。

    想要不分离,就得必须结束这一场的战争。

    就是不知道,帝国究竟什么时候行动。

    苏小喜站在原地许久,直到,她的侍卫还有流星她们都站在了她的身后,她也是一动没动。

    谁都没有说话,谁都没有劝苏小喜离开。

    因为,就算是他们,也都被离别这种氛围所感染。

    此刻他们谁的心中都不好受。

    “回营!”

    苏小喜淡淡的开口。

    然后转身。

    众人只见苏小喜的面上一派的平淡,并不见任何泪痕或者其他。

    在他们身后,是他们带来的马,包括苏小喜的那匹白马也在其中。

    苏小喜直接的朝着自己的白马走去,然后翻身跃上马,动作利落。

    直到所有的侍卫都上马了,苏小喜才一甩缰绳,喝了一声‘驾’,便往军营的方向而去。

    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五日。

    因为苏小喜的药见效快,加上乌伦人也老实了不敢再妄动,甘愿躺尸的缘故,他的伤口好的非常快。

    可是,就算是伤口愈合的很快,就其实是可以下床走动了的,乌伦也不敢从床上下来。

    因为,苏小喜没有发话让他下床。

    所以说,此刻的乌伦真的是便乖了,也真的是怕极了。

    对此,苏小喜非常满意。

    若是乌伦再敢让自己伤口撕裂,她都不介意给他用一点千斤痛了。

    此刻的乌伦,鼻子十分的痒,想要打喷嚏。

    可是,害怕一个喷嚏让自己的伤口继续的裂开,乌伦硬生生的就给憋住了。

    这个模样,十分的滑稽。

    而雅书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乌伦一脸滑稽的躺在榻上。

    只不过,雅书面上却没有因此有任何的变化。

    乌伦看到雅书,下意识的就想要从床上爬起来。

    可是,才要有动作,就又止住了。

    “郡主说你可以动了,明日便回迂城。”

    雅书是来传话的,所以话一说完,雅书转身就要走。

    乌伦见雅书一走,当下就急了。

    “雅书姑娘!”

    一边叫着,乌伦一边从床上爬起来。

    当然,素来大大咧咧惯了的乌伦,此刻起床的动作却带着几分的小心。

    虽说那伤口是愈合的很快吧,虽说他自己觉得自己可以活蹦乱跳了吧。

    可是,他还是挺怕那伤口裂开的。

    伤口裂开是小事,让郡主惦记上才是大事啊。

    雅书听乌伦叫自己,便停下步子,转身看向乌伦,目光疏离。  “将军可有事?”雅书问,语气淡淡。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