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6章 老乌变小乌
    听雅书叫自己‘将军’,乌伦不由自主的就蹙了蹙眉。

    不过,乌伦也没有多想,只道:“雅书姑娘,你还不原谅我么?”

    然而,乌伦的话却是让雅书的眼眸暗了暗。

    “奴婢早就没有在意此事了。”雅书淡漠的说着,然后又道,“将军若是没事,奴婢便先退下了。”

    说着,雅书转身就要离开。

    乌伦见状,三步做两步的就上前将雅书的路给堵住,根本就没有注意雅书越皱越紧的眉头,也没有注意自己的动作其实更像是的是一个登徒子。

    “将军这是作何?”雅书的声音已经带着几分的怒意了。

    雅书觉得,在这乌参将的面前,自己的怒气上来的有些频繁,这让她十分的不爽。

    所以,看着乌伦那张阴阳脸,就更加的不爽了。

    乌伦依旧做一副张开双臂拦人的姿态,完全的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样多么的不妥。

    看到雅书眼底的怒气和脸上的不悦,乌伦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自己又是哪里惹到她了?

    “雅书姑娘真的不在意我摸你胸的事情么?”乌伦将心中的疑惑问出口。

    怎么看着怎么觉得雅书姑娘其实还是非常的在意的?

    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句话用在乌伦的身上最合适的。

    果不其然,乌伦这话,让雅书的脸色更难看了。

    这登徒子,真是觉得摸胸是十分的光彩的事情吧?所以才一次又一次的出声强调?

    拼命的忍住心中腾腾的杀气,雅书狠狠地瞪着乌伦。

    “让开!”雅书冷冷开口,也不再自称奴婢了。

    对这种人,雅书一点都不想客气本分。

    乌伦心中一个咯噔,觉得雅书这个模样有些可怕。

    可是,让他让开就让开,多么没有面子啊。

    况且,他拦住人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呢。

    想着,就从怀中小心翼翼的掏出了一个白色的布包递给雅书,“雅书姑娘,摸你胸......”

    “你再说?”雅书都有些咬牙切齿了。

    她还真没有见过哪个不要脸的男人口口声声将摸胸两个字挂在嘴边的。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乌伦这样不要脸的。

    乌伦有些懵,这雅书姑娘让他再说什么?

    见乌伦一副愣神的模样,雅书心中依旧气怒,也不想多说什么,想要绕开乌伦离开。

    但是乌伦一个错步,再次的挡在的雅书的跟前。

    “雅书姑娘,我不知道你让我再说什么,不过这个是我送给你赔罪的,希望收下之后你能够不生气了。”

    乌伦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不想要雅书生自己气,总之这些时间只要想着雅书姑娘还在生自己的气,他就浑身都不自在。

    嗯,就像几个月没有洗澡一样,身上难受的紧。

    这样的想着,乌伦就想要挠痒痒了,好像他又有好久没有洗澡了,痒。

    想着,乌伦便挠了几下。

    但是这样的动作,在姑娘家的眼底,却显得有些流氓。

    所以,雅书的脸色更难看了。

    乌伦见状,虽是不明所以,但是还是不由自主的止住了动作,高大的他正一脸无措的看着雅书。

    他怎么有种错觉,自己做什么都能够让这个雅书姑娘不高兴?

    这雅书姑娘这么大的气性,以后有人敢娶么?

    若是没人敢娶,还是他娶了好了,毕竟他都摸了人家胸了。

    此刻的乌伦,想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

    雅书看着乌伦那拿着东西的手,又看了看营帐门口,虽是不愿,但是还是接过了乌伦手中的东西。

    想着接过了好走人。

    只是,感觉到了手中硬邦邦的东西后,雅书却忍不住将那白布掀开。

    里头躺着一个木头人,裸的——男人。

    而且,那中间那一处还雕的栩栩如生。

    雅书的脸瞬间黑了。

    “流氓!”

    雅书说着,直接将那木头人丢给乌伦,然后绕过乌伦就离开了营帐。

    若非是想着乌伦身上有伤,还是郡主给医治的,此刻雅书最想做的便是一掌将乌伦拍飞了。

    天知道,忍住将人拍飞的想法有多困难。

    然而,乌伦却是抱着怀里的木头人,一脸的懵逼。

    所以,他又怎么了人家了?为什么好像又让人生气了?

    根本就不知道她在声什么气好不好?

    这木头人可是他躺在榻上的时候亲手雕刻的,他还觉得自己这次雕刻的实在是太棒了呢。

    毕竟,他也得有十多年没有雕刻了。

    唉,女人心,海底针啊。

    乌伦将木头人再次的塞到怀中,一张脸却是在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时候如同苦瓜。

    第二日,一行人便就整装好,朝着迂城去了。

    毫无悬念的,等乌伦回到迂城军营的时候是引来了一场骚动的。

    因为,除了庄诚隐约有点记忆之外,其他的人谁都没有见过乌伦的真面目。

    若非是声音还是那个声音,怕是都以为乌伦是苏小喜带回来的新侍卫了。

    毕竟,谁都没有想到平日里那个莽汉子,竟然有一张俊俏的脸。

    甚至许多人都没有想到乌伦竟然是那么的年强。

    要知道,在军营中,好多与乌伦相熟的人都是叫乌伦老乌的,如今那些其实比乌伦要年长许多的人,看着乌伦的那张脸,怕是再也喊不出老乌这个称呼了。

    日后,估计小乌这个称呼得深入军营了。

    不过,这也只不过是一个欢乐的小插曲。

    这个插曲过去之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军中的一起都与平日里没有太多的区别。

    区别最大的便是,勇军的一把手卫寅留在了沅城,乐安郡主自打从沅城回来之后,就很少出现在人前了。

    倒是乐安郡主身边的三个丫鬟时常会出现,且众人也能够看到改头换面了的乌参将时不时的出现在乐安郡主其中一个丫鬟身边。

    不是送一只活蹦乱跳的青蛙,就是送一直扭来扭去的小蛇,然后就是一只被扒了一半毛的山鸡。

    每次,他们都能够看到郡主身边的那个丫鬟的脸沉了下来,转身就走。

    心想:这乌参将跟人家丫鬟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啊?  而乌伦则是更加郁闷,他小时候给伙伴送这些小玩意,小伙伴都会很高兴的啊,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