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5章 本郡主不做亏本买卖
    只不过两人的心思都不在茶上。

    坐下之后,明掌柜便一直沉默,眉头微微纠结,像是在蕴量着该如何开口。

    许久,才终于叹息一声。

    “郡主,实不相瞒,因为这几年两国交战的缘故,月帝下令控制了粮草的买卖,如今想要在郝月收集粮草,实在困难。”

    原来,几个月前,月帝不仅是限制了郝月的粮草的买卖,更是限制了粮草数量的运输量。

    只要有关卡的地方,粮食的量必须得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多的都得被扣下。

    苏小喜此行的目的,其中之一便是顺道过来过问过问粮草的收集情况。

    “这是月帝的注意?”苏小喜问。

    老实说,苏小喜不太相信。

    毕竟之前月帝并没有想着这样做,怎么现在却突然想着这样的做了?

    这一场仗,又不是才刚刚开始。

    再说了,之前御凌山庄虽然也有在郝月还有云启收集粮草,可是动作也并不大,被发现的可能性很小。

    既是那般,月帝此行为,必然不会是因为警觉防范。

    所以,苏小喜觉得想到这注意的,肯定是另有其人。

    明掌柜闻言却是摇摇头。

    “郡主可知郝月的小王爷?”明掌柜问。

    小王爷?

    苏小喜闻言不由得想了想,随即看向明掌柜,“说的可是寂王?”

    明掌柜闻言点点头。

    苏小喜蹙眉,“莫不是是他的注意?”若非是如此,明掌柜怎会提及这人?

    寂王,苏小喜是知道的,毕竟那个寂王的身份实在是特殊。

    寂王便是当年的苍冥的七皇子苍澜寂,也是潜伏在苍冥当侍卫的八王爷宇文响和良妃所生的儿子。

    之后因为郝月国要回了苍澜寂,自此苍冥的七皇子便夭折,而郝月多了一个小王爷宇文寂。

    可是,当年的宇文寂不过八岁多,现在三四年过去,宇文寂也不过虚岁十三而已。

    十三岁的孩子,竟能想出这样的注意?

    苏小喜有些难以理解。

    像是看出了苏小喜心中的疑惑,明掌柜当即便道:“郡主,正是他,那小王爷年龄虽小,人可不一般。”

    说着,明掌柜便将速宇文寂的事情给大致的与苏小喜说了一遍。

    归根究底,宇文寂是一个自心底都十分阴沉的人,虽说只有十多岁的年龄,可是手腕却十分的铁血残忍。

    就算是宫中的皇子也要惧怕他几分,可是月帝却是委以他重用。

    而之所以如此,便是宇文寂有一个聪明的脑袋,这些年倒也帮月帝出了不少的注意。

    虽说,那些注意一出,必定有不少人遭殃。

    苏小喜听了明掌柜讲述的宇文寂的事例,心里却极为的沉重。

    一个不过十几岁的孩子,竟然有这般的阴暗的一面。

    那么,对于当年的事情,他岂能不挂怀?

    那个时候的他,也不过是一个八岁的孩童而已。

    可是,心中虽然是这样的想着,苏小喜却没有丝毫的歉疚。

    当初的良妃,她那本就是自食恶果。

    他们不对付良妃,便是换成良妃来对付他们了。

    只是看来,那宇文寂对苍冥是透着浓浓恨意的,他们必须要好生的提防着才行。

    就在苏小喜想起往事的时候,管事的突然的想到了什么,便对着苏小喜道:“对了郡主,月帝似乎这次有意让小王爷去战场当军师。”

    苏小喜一听,心中了然。

    这么迫不及待的就想要与苍冥对上么?她到是要瞧一瞧,宇文寂究竟能有多大的能耐。

    宇文寂的事情,就这样的翻篇了,苏小喜和明掌柜的都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打算。

    只因为,他们此行要谈的,依旧是粮食的事情。

    “运输问题先不要着急,你且先向奸商还有地下的势力购买,买好了先藏着就行了。”

    虽然没有人知道苏小喜这么多年为何这么热衷于收集粮食,但是索性无论是周锦书还是苍澜陌,都没有要阻止她的意思。

    至于其他人,那就根本不知道苏小喜买粮食的事情了。

    明掌柜闻言,却是有些为难。

    苏小喜明明看到了明掌柜眼底的为难之色,但是却并没有要出声询问的意思。

    明掌柜见状,只得出声道:“郡主,这奸商和地下势力的货,怕是要贵了几成。”

    若非是如此,他们也不会这般的苦恼了。

    可是用贵了几成的价格去买大批的粮食,真的划算么?

    而且,据他所知,这些年的粮食收集的也并不少了,而都没有听说那些个粮食有被卖出去,这不都成了不值钱的存粮了么?

    对于郡主的做法,明掌柜实在是不明白。

    苏小喜其实也不是第一次过问粮草的事情,所以对于那些怀疑,她也不是没有见过。

    就算是周锦书都对此有过疑虑,最后只是无条件的听从了自己的决定。

    如今,苏小喜也并没有与明掌柜解释的意思。

    只道,“等用上那些粮草的时候,明掌柜自然是知道原由了。”

    说话间,苏小喜站了起来,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只不过,在要出去之前,苏小喜还是停下了步子,没有回头,却是道:

    “掌柜的只需要知道,本郡主从不做亏本买卖就是。”

    说着,苏小喜就彻底的出了书房的门。

    而苏小喜最后一句话,却是回荡在明掌柜的脑海中。

    想到这么些年来,郡主所开的那些店铺,明掌柜心中便坚定下来了。

    在云海四国,御凌山庄的势力和财力都很算是不小的了,而御凌山庄的势力更是遍布了四国。

    明处暗处不知道有多少的店铺,也不知道赚了多少的钱财。

    但是,这四年来,御凌山庄却是到了鼎盛时期,所赚的,却是比以往翻了几倍。

    而这些,明掌柜知道,都是因为乐安郡主在后面出谋划策,如今的乐安郡主不仅算是御凌山庄半个主子。

    更甚至,他们的少庄主还帮着郡主打理着郡主自己的生意。

    镖局,钱庄,赌坊,青楼这些,郡主都有涉猎,但是里面的经营模式,却完全的不同,所以生意自然是比别处火爆。

    想到这些,明掌柜叹息一声。

    算了,还是一切听郡主的吧,毕竟郡主她有钱任性。

    而且,他似乎也是相信郡主的。  想着,不禁又叹息了几声。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