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2章 要向喜儿坦白
    这样大胆且又直愣愣的看着自家主子这行为,这三人显少会做。

    可是,此刻的他们也都顾不得这些,他们现在就只想知道答案。

    此刻,他们甚至有些紧张,有些期待。

    紧张什么期待什么,他们都不清楚,就这么紧张这么期待着。

    “嗯。”苍澜陌点头。

    三人的眼底,都带着不可思议,都带着兴奋。

    “他们是自己出来的,你务必让人快速的找到他们。”苍澜陌又严肃的对着羽一道。

    闻言,三人心中又有了一个想法:不愧是他们的小主子,果然厉害,这么小都能自己出帝国了。

    “记得注意天上,大白也来了。”

    苍澜陌并不知道自己的属下心中所想,只这般的交代着。

    “是!”羽一应下。

    “这画轴临摹之后,极速还回来。”苍澜陌继续道。

    画中是他的宝贝,若非是想要属下准确的找到人,他必定不会给出去。

    “......是!”

    “速去,一个月内找不到,自己去鬼谷领罚。”苍澜陌继续出声。

    “是!”羽一这次应下的干脆,然后快速而又小心的收起了手中的画轴,接着就闪身离开了。

    那速度,简直让人咋舌。

    毕竟,去鬼谷领罚,实在不是寻常人能够忍受的了的。

    就是天诀和天阳两人,此刻也是笔直的站在苍澜陌的跟前,不敢让自家主子找到把柄。

    他们可不想去鬼谷受罪,想都不敢想。

    鬼谷啊,多么可怕的存在啊。

    “速去准备,本王要去西南。”苍澜陌的看着天诀道。

    随后又对天阳道,“将魅影找来。”

    他离开军营可以,但是军中必须有一个洛王坐镇,而魅影无疑是最为适合的一个了。

    然,天阳听到苍澜陌接连两个吩咐后,却没有行动,面上带着几分的犹豫。

    “如何?”苍澜陌看着天阳近乎忸怩的模样,沉声问。

    天阳闻言,当即单膝跪地,“主子,属下想去西南。”

    虽然不知道主子为何突然的就要去西南了,但是魅影此刻并不在军中,想要找他必定还是需要时间。

    而这个时间之内,主子早就离开了,他就依旧留在西北。

    三年多过去,主子都与郡主见了几次了,可是他却只见过流星一次。

    那种相思的苦楚,真的好生折磨人。

    主子带着天诀去西南,倒还不如带着自己去,毕竟天诀在西南又没有惦记的人。

    苍澜陌居高临下的睨着天阳,久久都没有说话,让天阳的心中一阵咯噔。

    难道说,这次又不能如愿了?

    想着,天阳心中满满的都是失落,他都不知道自己下次见到流星的时候,流星到时候还记不记得自己是谁。

    想想就好难过啊。

    “你去找魅影。”

    苍澜陌淡淡的对着天诀道。

    天阳以为是自己说的,所以肩膀更是往下垮了几分。

    “是!”

    天诀冷冷的声音在他的头顶响起,天阳不可思议的抬头,然后就见自家主子正冷冷的看着自己,眼底似乎带着几分的嫌弃。

    “谢主子!”天阳高兴的朝着苍澜陌道谢。

    被主子嫌弃算什么?能见到流星就好,反正自己也不是没有被主子嫌弃过。天阳心中美滋滋的,那笑都快要溢出来了。

    而这个时候,天诀却没有急着出去,而是看向苍澜陌,出声询问:“主子,全开济怎样?”

    全开济,一个快要被遗忘的存在。

    但是说是快要被遗忘,这几年却都在苍澜陌的监视之中。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倒是没有人来禀告他的状况。

    却说,当年全开济在军中横着走,分明就是一个老痞子,却是装作一副高人的模样。

    那时候的全开济一直怀疑军中的苍澜陌是假的,然后不停地闹腾着。

    事情越闹越大,可是全开济却依旧没有跟那假的苍澜陌有所接触。

    于是,全开济便在军中说苍澜陌忘恩负义巴拉巴拉。

    刚巧这个时候苍澜陌从西南赶了回来,然后不由分说的就直接让人将全开济拉下去打了二十大板。

    而理由是,扰乱军心。

    全开济不服,说苍澜陌不尊师。

    苍澜陌却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莫不是你比皇族人更尊贵?”

    这话一出,全开济就一声不吭了。

    他虽说是皇子的师父,可是他正儿八经的徒儿如今已经没了,就算没有没了,他也是不敢与皇族的人相提并论的。

    于是,那二十大板,是硬生生的挨了过去,屁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倒是之后,全开济也没有怎么收敛,而只要违反了军规,苍澜陌都按照军规处置了全开济。

    全开济就算是以长辈自居,也丝毫讨不到好处。

    最后全开济总算是安分的在军中待了下来,而苍澜陌这才对全开济礼待了几分。

    这些看在众将士的眼底,没有人觉得洛王做的不对,反而为洛王鼓掌叫好。

    毕竟这个全开济,放在这军营中,若是总是闹腾严重的可是对军有所影响的。

    只不过,全开济的安分究竟是不是那般的简单,这就让人不得而知了。

    一听到全开济的名字,苍澜陌微顿,随即唇角露出一抹冷笑。

    “这么多年也该露出马脚了,多盯着。”

    全开济这人,远远没有表面那般的简单,若非是如此,当初也就不可能成为苍澜昊的师父了。

    全开济背后的人,他早晚都要揪出来。

    天诀得到了苍澜陌的回应之后,很快的就告退了,而天阳则是很快的下去安排南下的事宜。

    等营帐中只有苍澜陌一人的时候,苍澜陌脸上的冷漠却又荡然无存,心中十分的着急。

    他虽说不知道两个孩子会去什么地方找喜儿,可是,无论如何他也得在孩子找到喜儿之前就赶到喜儿的面前。

    他要像喜儿坦白,向喜儿忏悔。

    如若不然,若是让两个孩子先找到喜儿,自己的结局可想而知。

    只要一想到喜儿可能会生自己的气,可能非常非常的生自己的气,苍澜陌就有些坐立难安,开始来回的踱着步子。

    这个时候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快点飞奔到西南,飞奔到喜儿的面前,然后告诉喜儿一切。  什么后果都能够承担,唯独无法承担喜儿的怒火。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