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5章 魅邪抠门
    魅邪与苏小喜进入包间,坐定之后,茶女朝着两人施礼便默默退下。

    “喝喝看。”魅邪端起自己身旁的茶盏,朝着苏小喜举了举,示意道,声音比方才在门口的时候,冷了一度。

    苏小喜也没有拒绝,也端起了那茶轻饮了一口。

    入口是淡淡的涩味,但很快的便是一种让人讨厌不起来的甘甜,嫩叶散发着春季的气息,在舌尖萦绕。

    虽说她不知道这是什么茶,但是只饮了一口便就喜欢上了,所以便紧接着又饮了一口。

    茶香在口中回味,让人瞬间精神了几分。

    “郡主若是喜欢,走的时候带上便是。”魅邪开口。

    “那就不客气了。”苏小喜没有推诿。

    魅邪唇角微勾,继续饮茶。

    苏小喜看着魅邪,发现此刻的魅邪比之门口的时候,是不同的。

    此刻的魅邪,更是她之前所见的那般,浑身都透着冷邪之气。

    比之门口的时候,是少了一些的邪,多了一点的冷,倒是显得正经了许多。

    而且,那眼神,不如之间门口的时候那般的勾人。

    也就是说,魅邪在五王爷面前是不同的。

    “你跟那五王爷怎么回事?莫非真是相好的不成?”

    心中有这个疑惑,苏小喜便问出口了。

    这话,若是从旁的女子口中问出,必定会让人觉得伤风败俗尔尔。

    但是是从苏小喜口中出来的,倒也无人这般想。

    作为当事人的魅邪,听到苏小喜的话之后,上扬的唇角微僵,最后只是垂眸喝茶,掩住眼底的尴尬。

    正当苏小喜以为自己听不到答案的时候,魅邪却是开口了,“我们只是朋友。”

    语气如常,听不出其他异样的情绪来。

    只不过魅邪的脑海中,此刻却是浮现出了五王爷宇文璇的面容。

    他的眼底,对他总是带着几分的疏离的,即便,他曾经救过他。

    是的,魅邪曾经救过宇文璇。

    原本不过是想着找个突破口,以此好更好的探听皇家的事情。

    然而,这个时候却刚好遇到宇文璇遭遇刺杀。

    原本,宇文璇有不举的名声,加上母妃没有什么势力的缘故,所以宇文璇并不受月帝的重用。

    也因为如此,宇文璇也就安全了很多,并没有被卷入那皇权的争斗之中。

    至少表面上是如此的。

    奈何,月帝一旨赐婚却是打破了这么一个局面。

    毕竟,那是与秦将军的联姻。

    秦将军,在郝月国,那可就意味着兵权。

    这如何不让人眼红?

    这一点倒也还算好的,可是阴错阳差之下,竟然让秦家那个真正的嫡女秦音离回来了。

    那秦音离的身家,更是让众皇子眼红。

    所以,在秦音离离家出走这一段时间,五皇子却是遭遇了人生中最密集的一波的刺杀。

    而第一次,就被魅邪给碰上,就此两人便相识了。

    有了魅邪的庇护,宇文璇自然是不会出事。

    倒是两人的相处模式,却渐渐地有了变化,最后就到了今日门口出现的这一幕了。

    想起这些,魅邪的心中有着诸多的惆怅。

    可是,即便是如此,魅邪也不打算在苏小喜的面前表现出来。

    因为魅邪心中非常清楚,女人的八卦天性究竟有多么的可怕。

    苏小喜听魅邪说只是没有,不置可否,却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的打算。

    而是直接的询问了魅邪在月城所打探得来的消息。

    从魅邪的口中,苏小喜得知郝月和云启的皇宫今日都有异动,怕是新的一轮的战争就快要开始了。

    “你还是早点回西南做好准备吧,这边一切有我。”魅邪出声。

    苏小喜闻言,却只淡淡的道:“西南有军师,我不着急。”

    虽说该处理的事情,也差不多快要处理完毕了。

    但是苏小喜却是还想要多待几日。

    魅邪听了苏小喜的话,也没有多说什么。

    对于苏小喜的那个军师,他也有耳闻,却是不甚在意。

    “若是没事,郡主请回。”魅邪直接的就下了逐客令,一点都没有身为半个下属的自觉。

    而苏小喜,则是赏了魅邪一个白眼,稳如泰山的坐在原位喝茶。

    魅邪无法,只能陪着。

    最后苏小喜离开梅阁的时候,雅书和雅琴的手中多了几罐有市无价的茶叶。

    当然,苏小喜也没有那么喜欢饮茶,这些是给苍澜陌备下的。

    虽说魅邪是苍澜陌的属下,但是苏小喜却不觉得魅邪有这么讨好上级的心思,会给苍澜陌送茶。

    不得不说,苏小喜她其实是猜对了的。

    只不过,真相不是魅邪不懂得送茶,而是魅邪觉得自己有的东西,苍澜陌的手上不会没有,所以就没了那送茶的必要了。

    “没想到这魅邪还这么抠门,就送了这么点。”

    苏小喜望着雅书雅琴手中抱着的茶,喃喃自语。

    两人闻言,不由得面面相觑。

    心中不由得暗自的为魅邪捏了把汗。

    这些茶叶,既然是从魅邪的手中送出,就绝对不会是凡品,所以肯定不便宜。

    可是郡主却是说魅邪抠门?

    此刻,梅阁之内,魅邪猛地打喷嚏,让暗处的那些属下一个个的面面相觑。

    他们的右护法的身子什么时候这么差了?

    寂王府——

    如同宇文寂承诺的一般,萌萌宝宝吃到了各种美食。

    而这些美食,平日里月帝和后宫的妃子最是喜欢了,只不过这厨子却是被宇文寂给要来了寂王府。

    这样的殊荣,怕也只有萌萌才能享受的到了。

    至于宝宝,宇文寂看他的眼神,就从来都没有好过。

    可以说,萌萌在寂王府,那可谓是吃的乐不思蜀了。

    倒是宝宝,对于美食,却显得没那么的热衷,倒是整日的蹙着眉头,想着要如何才能说服萌萌与自己一同离开。

    这日夜里,又是一桌的好菜。

    而这一桌菜旁,就只有萌萌和宝宝两人,宇文寂今夜并没有陪同,不知道忙什么去了。

    至于那些个丫鬟嬷嬷,却是被宝宝给支了出去。

    宝宝觉得,不能让萌萌继续的乐不思蜀下去了,今日必须得商量一下离开的事情。  “萌萌。”宝宝放下手中的筷子,非常的严肃的开口。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