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1章 娘亲分明就是娘亲啊
    苏小喜猜测,小姑娘应该是体质有异,故而有延缓毒发的功能,就像是的人对许多疾病都有一定的免疫力一般。

    只是,身体对毒有延缓的功效这一点,却是真的很少见的。

    自己的血之所以这般,那也是因为自己曾经被当成毒人培养过而已。

    这样的想着的时候,雅书雅琴端着热水和早膳走了进来。

    苏小喜看了他们一眼,便开始给宝宝收针。

    “主子,这两个孩子怎样了?”雅琴问,声音中带着关切。

    她还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么可爱的孩子,这郝月的小王爷简直不是人,对这么小的孩子竟然都能够下的下去手。雅琴愤愤的想着。

    “需要调养。”苏小喜并没有多说。

    这个时候的她发现自己的视线根本没有办法从宝宝苍白的脸上移开。

    对于宝宝,她心里满满的全都是怜惜。

    雅书看着苏小喜这般,心知主子可能是触景伤情了。

    跟随在主子身边三年,她与雅琴也都知道主子曾经失去孩子这件事,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们时常看到主子对着旁的孩子暗自神伤,还时常会买一些小孩子的东西,看得她们都难过。

    如今,主子怕又是触景伤情了吧。

    正当雅书想着要如何安慰主子的时候,苏小喜却是在这个时候开口了,“寂王府什么反应?”

    声音有些冷,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雅书闻言,当即汇报:“寂王暴怒,如今整个月城全部戒严。”

    “可查到了是怎么回事?”苏小喜继续问。

    这个时候,羽七走了进来。

    “宇文寂偶遇这两个孩子,据闻两个孩子来月城寻找娘亲,后被带回寂王府,寂王想将女孩占为己有,对男孩产生杀心。”

    几句话,羽七将查到的结果汇报出来。

    打听两个孩子的消息十分的简单,因为两个孩子模样太过引人注目,所以知道的人不少。

    但是去寂王府打听消息,却似乎没有那么简单,由此可见,宇文寂果真不是草包。

    但是他终究是太嫩了一些,以残暴服人,终究不若以心服人,想要打听就不那么难了。

    苏小喜一听,眼底不禁闪着一抹冷芒。

    她倒是没有想到,当初那孩子竟有如此狠辣残忍的一面,对这么小的孩子竟也是能够下的去手。

    这样两个孩子,放在谁家也都是疼宠着的吧。

    看着床上躺着的宝宝和萌萌,不知道为何,苏小喜很想帮他们讨回公道。

    从袖中掏出了一个小瓶子,直接的扔给了羽七。

    “知道该怎么做吧?”苏小喜看着羽七,眼中没有丝毫的情绪。

    “属下知道。”

    说着,羽七便拿着那瓶子退了出去。

    这个时候,谁都没有看到,萌萌的眼睛扑扇扑扇着,一副要醒了的模样。

    “主子,吃点东西吧。”雅书劝。

    苏小喜正要点头,这个时候一个软萌萌的声音就这般的打断了她的动作。

    “娘亲。”

    声音软软的,连带着让人整颗心都酥酥的了。

    苏小喜顺着声音看去,却见萌萌从床上坐起来,眼里还带着泪珠。

    还不等苏小喜反应过来,萌萌就直接的扑进了苏小喜的怀中。

    “娘亲,娘亲,萌萌终于见到娘亲了。”

    这个时候,萌萌好欢喜。

    没想到一睁开严谨,娘亲竟然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就好像做梦一样。

    努力的问着娘亲身上的味道,萌萌心中好满足。

    原来娘亲是这样的味道,萌萌好幸福。

    苏小喜被萌萌抱着,愣愣的看着雅书。

    老实说,此刻的苏小喜的表情,有些傻。

    大概是因为没有想到会被突然叫娘亲的缘故吧。

    而雅书和雅琴两个人也完全不知状况的看着苏小喜。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萌萌半晌都没有得到回应,不由得从苏小喜的怀中抬起头来,一双大大的眼中泛着水光,一脸不解的看着苏小喜。

    “娘亲?”娘亲怎么不回答自己?

    苏小喜看着萌萌,在这一刻,她竟然有一种眼前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孩子的错觉。

    这种错觉,也不止是苏小喜自己有,就是雅书和雅琴也有。

    因为,她们觉得这女孩和主子长得好像。

    是错觉吧?一定是错觉。

    “娘亲,萌萌终于见到娘亲了。”虽然看过娘亲的画像,可是,画像没有真实的娘亲好看。

    她终于有了娘亲了,终于见到娘亲了,做梦都想见到娘亲呢。

    想着,萌萌便笑了起来,一双晶亮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十分的可爱,看得苏小喜又是一阵的恍惚。

    差一点,差一点苏小喜就要应下了。

    可是,最终苏小喜还是的忍住了。

    “孩子,我不是你娘亲,你认错人了。”苏小喜轻声的道,声音尽可能的温和,就像是怕伤害了怀中孩子幼小的心灵一般。

    此刻的苏小喜只当这孩子是受到了惊吓,所以才将自己当成了娘亲。

    苏小喜一定不知道,她身上那种母性的光辉是多么的强盛。

    萌萌闻言,一双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眼中满满的都是疑惑。

    为什么娘亲说她不是娘亲呢?娘亲分明就是娘亲啊。

    正要将心中的疑惑问出口的时候,萌萌的脸色突然的就变了。

    “怎么了?”苏小喜的心也随着萌萌的变化提了起来。

    “宝宝——”

    萌萌想起来了,宝宝为了带自己离开用了武功了。

    可是,舅舅嬷嬷他们都说了,宝宝还小,身子也不好,暂时是不能用内力的,否则可能有生命危险。

    一想到宝宝可能离开自己,萌萌的脸色就惨白惨白的,眼眶中更是带着泪水。

    慌乱中,萌萌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一脸惨白的宝宝,然后就爬了过去,抓住了宝宝的手。

    “宝宝,舅舅说,你跟萌萌一起来这个世界上的,是可以一直陪着萌萌的人,宝宝不可以丢下萌萌知道么?”

    “宝宝,等你醒来,萌萌承认你是哥哥好不好?”

    “宝宝,萌萌说过要陪着你去找娘亲的,萌萌找到娘亲了。”  一句句,一声声,轻轻呢喃,却是听得屋内三个女人热泪盈眶。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