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4章 出城
    萌萌宝宝两人毕竟是孩子,还无法对人起杀心。

    不过,宝宝亲自研制出来的泻药可并非什么凡品,那可是会让人直接怀疑人生的存在,与苏小喜做的特效泻药相比,那也是不遑多让的。

    然而,两人并不知道,他们让松鼠去下的那药的效果,远远的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自从几年前宇文寂被送回了郝月国之后,他便极为能忍。

    也正是这般能忍的一个人,心思才比之常人要变态的多了。

    可是,这一夜的宇文寂却是如同一个正常孩子一般的哭嚎,狼狈不堪。

    而之所以这般,除了宝宝的药之外,便是因为苏小喜让人在他的身上下的千斤痛了。

    千斤痛,绝对是最能折磨人的一个药。

    这厢,宇文寂不仅是腹痛被扩大了数倍,就算是因为痒而抓挠出的伤痕,也比那鞭笞还要让人痛苦。

    但是这些,无人过问,苏小喜这边的一切都如常。

    连续三日的服药,宝宝的身子明显的好了许多。

    虽说看着依旧孱弱而消瘦,但是却也无多碍了。

    这三日的时间,苏小喜曾询问萌宝两人父母何在,为何会来这郝月。

    萌宝两人闻言,只是一同摇头,模样十分的无辜,又十分可怜。

    那时候两人心中都呐喊着:娘亲,您就在我们眼前啊。

    但是,之前就达成了共识的两人谁都没有开口。

    苏小喜看着两人那般,只以为两人不愿意说,也就没有继续询问下去。

    最为关键的便是苏小喜她见不得两个萌宝那样可怜兮兮的表情,那让她心中非常不是滋味,总有什么地方被触动。

    因为要离开郝月了,又不放心将这两个孩子丢下,苏小喜便寻求了两个萌宝的意见,问愿不愿意随她一同离开。

    当然,苏小喜的初衷是想着,这几日京中戒严,都在找寻两个孩子,那宇文寂对宝宝有了杀心,将两人留在月城不安全,想着先带出去安顿了他们。

    毕竟苏小喜可不觉得将孩子带到战场会是很好的选择。

    然而,两个孩子可没有这么想,他们正还忧心要如何跟在娘亲的身边,如今娘亲主动开口,正合了他们的意,所以自是不会反对了。

    时间骤逝,苏小喜一切都安排好了,也是时候启程离开。

    只是,在即将启程的时候,羽十一却是出现在苏小喜的跟前。

    “怎么了?”看着羽十一一脸为难的模样,苏小喜问。

    “主子......”羽十一有些犹豫,“羽七他从昨晚开始就不在。”

    羽十一总觉得羽七最近怪怪的,但是羽七本就不太合群,性子也是极冷的,所以到底是怎么了,他跟羽九都搞不清楚。

    只是,一想到羽七的身世,羽十一又有些担心。

    旁人或许不知道羽七原本是郝月国人,但是身为羽卫之一的他却是非常知道的。

    按理说,这么多年羽七都忍住了,如今应该不会冲动行事吧?

    毕竟,他的仇,实在是难报。

    想着,羽十一的眼底露出了几许的担忧。

    一听羽七不在,苏小喜的眼底不由得有几分的错愕。

    不知道为何,总觉得羽七有些参不透。

    心中莫名的就想起来了羽七出现那日的不对劲。

    当看到羽十一眼底的担忧的时候,苏小喜的眸色微变,“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小喜总觉得,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羽十一没有想到苏小喜会这般的吻自己,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苏小喜蹙眉,一副‘你好好考虑究竟说不说’的表情看着羽十一。

    羽十一见状,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郡主,您这是要逼供了么?

    正当羽十一经受不起苏小喜的眼神的洗礼准备说的时候,羽七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看着两人,羽七保持沉默,什么都没有说。

    苏小喜则是高深莫测的看了一眼羽七,然后目光扫过羽十一,什么都没有说,只淡淡的说了一声:“走吧!”

    便转身往房间走去,准备叫上两个萌宝离开了。

    当苏小喜的马车到了城门口的时候,城门口果然是遇到了查哨的。

    “车内是何人?”

    外面传来官兵的询问声。

    “我家夫人还有小姐。”雅书不疾不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不带一丝的慌张。

    “下车查看。”官兵的声音再次传来。

    “这......”雅书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的为难,“小姐染了风寒,出来怕是不妥......”

    “马车也不大,官爷掀开车帘看看可好?”雅书的声音愈加的为难起来。

    雅书本就是一个模样出众的,身上也有普通丫鬟所没有的一种气质,如今这般为难的模样,一般人怕也不忍为难。

    官爷面上凶神恶煞,但到底也是有几分怜香惜玉的心思的,因而也没有过多的纠结,便答应了。

    接着,车帘便猛地从外面被掀开,官爷的脸就出现在了苏小喜面前。

    而当看到苏小喜的容貌之后,那官员直接的就呆了。

    莫怪这婢女都长得这般的精致,原来是因为这主子本身就有倾城之姿了啊?

    一时间,这官爷竟是有些看呆了。

    “咳咳!”

    站在官爷身边的雅书轻咳一声,这才让那官爷回过神来。

    苏小喜就安静的看着那官爷,身上倒也有那种贵家当家主母的气质,让那官爷看着有些心慌。

    “官爷,我们家夫人急着出城,好快些将小姐带回家,您看......”雅书脸上又是一脸的为难,表情恰到好处。

    那官爷闻言,便快速的朝着苏小喜扫了一眼,果真瞧见苏小喜的怀中抱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那孩子一看便知是个先天不足的,如今大概是感染了风寒的缘故,所以脸色非常的苍白。

    拿出手中的画像跟那小女孩比对了一番,发觉并非是画中之人,便也不再多看。

    “行了,走吧。”

    那官爷退了一步,给马车放行,只是在马车帘子被放下的那一刻,却是忍不住再多看了一眼苏小喜。

    不知为何,那官爷竟觉得苏小喜有些眼熟。  不过最后那官爷也并未多想,毕竟若是自己真的看过这样的绝色佳人,那肯定是能够有印象的,又怎会仔细想都没有想出来呢?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