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5章 安阳,压抑的感觉
    此刻的他并没有发现,他之所以觉得苏小喜像,那是因为手中的画像。

    而当他想起来的时候,苏小喜的马车早就离开月城了。

    此刻,马车中。

    苏小喜将手中的‘小女孩’放在一旁做好,然后打开了马车内的小隔间,从中又拉出了一个小女孩。

    “娘......喜姨。”

    从小隔间里钻出来后,萌萌便笑眯眯的朝着苏小喜打了一个招呼,笑眼弯弯。

    至于苏小喜身边那个孱弱的‘小姑娘’,其实就是打扮成姑娘的宝宝。

    此刻的宝宝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紧抿着唇安静的将身上的女装给脱下。

    苏小喜能够看得出来宝宝的不自在,但是从开始将他打扮成女孩子到现在,他都没有说一句不。

    如此的乖巧,反倒是让苏小喜心疼。

    “来,喜姨帮你。”

    苏小喜说着,将宝宝给抱在自己的腿上坐定。

    那比萌萌轻很多的体重,让苏小喜心中再次泛起了心疼,却还是专注的给宝宝将那女孩子的发型给拆开,换成了简单的小包头。

    整个过程中,宝宝都非常的安静的看着苏小喜,像是怎么都看不够一般。

    有娘亲的感觉,真的很好。

    等宝宝换好装之后,萌萌就开始闹腾起来,缠着苏小喜不停的说话,就好像萌萌的话怎么都说不完一般。

    一路上往东,倒也十分顺利,有了两个萌宝的加入,这一路倒也生动了许多。

    这几年,两个孩子一直都是苏小喜心中的结。

    不提及,却始终在心中埋藏。

    看着睡着在自己腿上的两个孩子,苏小喜心中满是柔情,心中埋藏了几年的伤痛,似乎在这个时候渐渐的平复了。

    也许,这两个孩子,就是上天派来给她的救赎吧?

    想着这十多日来,两个孩子时不时会叫自己娘亲,苏小喜的眼底就多了几抹母性的光辉。

    只不过只要一想到孩子终究还是要离开,回到他们父母的身边,苏小喜心中便是一阵的惆怅。

    就在这个时候,萌萌宝宝两人一齐醒来。

    这些时日的相处,苏小喜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

    便是两个孩子只要在自己腿上睡着,要醒来,也必定是一同醒来的,这种默契,十分的微妙。

    两个小包子一同抬头,脸上都带着几分的迷茫,当看到苏小喜的时候,两人的眼眸同时闪过一抹亮光。

    “娘亲!”

    “娘亲!”

    两人异口同声。

    萌萌的声音绵绵软软,带着撒娇的依赖,宝宝的声音中带着更多的信赖。

    这完全是两个孩子醒来下意识的行为,并且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要是换做以往,苏小喜必然是会纠正两个孩子对自己的称呼,而两个孩子的眼底也会露出失望的表情。

    可是今日不知道为何,看着两个孩子可爱的模样,苏小喜却是将拒绝的话给硬生生的咽下了。

    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苏小喜都不忍这两个孩子露出失望的神色。

    却是不知,在苏小喜移开视线的时候,萌萌和宝宝两人相视而望,两人的眼底都带着兴奋的神色。

    他们的娘亲终于肯承认他们了么?好惊喜有木有?

    终于,他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叫自家娘亲了。

    很显然的,萌萌和宝宝的想法与苏小喜的想法不相符。

    苏小喜一时的不忍,在孩子看来就是承认了。

    之后的几日时间,苏小喜发现,两个孩子再不叫自己喜姨,只叫自己娘亲。

    这些看在雅书雅琴几人的眼中,却是别有滋味。

    他们无一不觉得,这两个孩子,就是他们主子的孩子。

    可是,真的有可能么?

    他们也不太确定,反正这个时候的他们,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若非是如此,放着这般的像两个主子的孩子,他们肯定是要觉得就是他们的小主子了。

    这一日,他们终于是到了郝月的安阳城。

    这三年,苏小喜收了郝月包括齐城、曲泽、凉幽在内的五座城池。

    另外两座城池分别是赤夏和夷宁。

    而安阳城,便是靠近夷宁的郝月城池之一,在靠北的地方,还有一个叫做巴乐的城池。

    郝月如今的兵马主要是在安阳和巴乐。

    苏小喜今日进过安阳,大概只需要两三日就可以到夷宁了。

    这一日,苏小喜还有雅书她们三个女人都穿着男装,骑在马上,两个孩子则是坐在马车内。

    只是,一进入安阳城,苏小喜就浑身觉得不自在起来。

    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苏小喜很难说的出来,就是觉得有种压抑的感觉袭向心头,好像是被人监视一般。

    可是左右张望,却是什么都看不到。

    看着这大街上的百姓,却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

    雅书敏锐的察觉到了苏小喜的不同,不由得侧头过来,“主子,怎么了?”

    询问间,雅书左右张望,眼中带着几分的戒备。

    其他几人听到雅书的声音,一个个都侧头看过来,皆是一脸关切。

    而此刻,苏小喜却是觉得那种压抑的感觉消失了,如今只有一点的异样留在心头。

    “没事。”

    苏小喜说着,便示意众人继续前行,心中却想着待会一定要让人去查探查探近日安阳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苏小喜几人的车马缓缓的消失在这一条长街上,而这时,从一条暗巷中走出了两人。

    两人皆是一身黑衣,身上气息异于常人。

    领头一人朝着不远处的一条巷子里看去,眸色微深,一双冷眸中意味不明。

    而后,才缓缓的将目光落在苏小喜等人消失的方向,眼底的冷意稍显柔和了几分,却依旧冰冷。

    “三年不见了!”

    这话,似呢喃,似怀念,但是其中夹杂着什么,怕也只有他自己知晓。

    而随在他身后的那一名侍卫模样的男人,有些犹豫,却还是开口道:“主子,咱们先走吧,别让他们发现了。”

    男人闻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冷眸缓缓落在那侍卫身上,却什么都没有说,一个闪身就消失在那侍卫面前。

    那侍卫见此,连忙跟上。  两人就此消失在暗巷中,无人知晓他们曾来过。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