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7章 客栈出事了
    谁都没有想到,苏小喜就离开一夜的功夫,客栈里就出事了。

    等早上苏小喜和雅书回来的时候,只觉得客栈内很安静,安静的都有些不同寻常了。

    当苏小喜踏入客栈内,却是空空如也。

    “出来!”

    雅书朝着柜台的方向看去,声音凌厉。

    “不是小的,不是小的,公子饶命。”

    从柜台后走出一个战战噤噤的中年男人,这人却是这客栈的掌柜的。

    苏小喜蹙眉,看着那掌柜的明显的被吓的厉害的模样,心中那不好的预感更强了。

    也懒得与那掌柜的周旋,苏小喜便急忙朝着楼上而去。

    而她的第一反应便是朝着两宝的房间冲去,心,早已揪成一团。

    当房门被从外推开的那一瞬,苏小喜跟雅书两个人都顿住了。

    屋内此刻是一片的狼藉,里面早已没有了萌宝的踪影,甚至是雅琴也都不在了。

    而地上,羽九和羽十一毫无声息的躺在那里,羽七不知去向。

    羽九和羽十一在苏小喜的身边待的时间是最为长久的,这样的情形让苏小喜心中微紧。

    也因为如此,在进来之后发现两个孩子不在的时候的那种强烈的惊慌的感觉也都被掩盖过去了。

    她没有时间去想其他,只迅速上前探羽九和羽十一的气息。

    索性,还有一口气在,也紧紧只剩一口气而已。

    “雅书,帮忙。”苏小喜快速的道,根本来不及安排其他的事情。

    雅书此刻脸色十分严谨,没有多问也没有犹豫,直接上前给苏小喜打下手。

    羽九和羽十一两人的功夫都不弱,但是此刻的两人身上多处的伤痕,还受了内伤。

    苏小喜先是用银针给两人护住心脉,当细细的银针深深的插入了两人的几处大穴之后,苏小喜再探脉搏,才渐渐的感受到了点点的活力。

    这样的状况是最好的,苏小喜也松了口气。

    抱住心脉之后,因地上寒凉,苏小喜便同雅书两人合力将羽十一还有羽九给弄到了床榻上躺好,这才继续的给两人施针。

    之后,苏小喜便看了一眼雅书,而后思绪就进入了意思之中开始为两人配置药材。

    等苏小喜再出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伤药还有药丸。

    对此,雅书面上却并没有什么异样。

    跟随在主子身边有三年,她早就知晓主子有秘密,否则又如何能够多次在刚好需要的时候,主子就能够从袖子里掏出一些刚好的药材出来。

    不过雅书非常清楚自己的本分,也从来不会问,这些也只当不知道便是了。

    对于雅书的反应,苏小喜看在眼底,也什么都没有说。

    苏小喜很清楚,自己的秘密,身边的人早晚会知道,她也不会刻意去隐瞒,但是更加不会刻意去告知。

    没时间想太多,苏小喜将药分一半给雅书,然后两人一人负责一个,喂了药丸擦了伤药之后,也到了收针的时候了。

    等一切弄完,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两人的性命堪堪保住。

    而这个时候,苏小喜才有时间分析这次的事情。

    没了最初的震撼之后,苏小喜的思绪清晰了许多。

    很显然的,那些人这一次是冲着两个孩子来的,既是伤了羽九和羽十一,表示那些人必然来者不善。

    可是,雅琴去了哪里?

    是跟萌萌宝宝在一起还是......

    “安排下去,尽速寻找两个孩子的下落。”苏小喜朝着雅书吩咐。

    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她一时间没有时间分析,如今主要的是要找到孩子。

    只希望,那些人不要对孩子怎样。

    要寻找两个孩子必定是要动用这安阳城的力量,找人必然会让那些人暴露出来。

    昨夜才做的新的安排,雅书有些犹豫,可是想到了两个孩子的模样,终究要说出口的话还是咽进去了。

    她虽是在鬼谷成长,生性本就多了几分的冷漠。

    但是必定是女人,对孩子,尤其是对那般可爱的孩子,雅书终究还是冷不下心。

    况且,随着一同消失的还有雅琴。

    于是,雅书转身就准备去联系人。

    然,就在这时,房门口传来嘭的一声响。

    苏小喜和雅书都是一脸戒备的看着门口,手中的兵器已然要出鞘。

    然,在看清楚门口的人的时候,两人手中动作都顿住了。

    因为,进来的人正是不知去向的羽七。

    只是,羽七的脸色并不好看。

    “城北......”

    在苏小喜正要开口询问羽七情况的时候,羽七说出了这两个字。

    然,话落,羽七整个人就直接的栽倒在地,发出沉闷的声音,听着就觉得疼。

    事情就发生在一瞬间,快的根本不等人反应。

    当羽七直接栽倒在地的时候,苏小喜和雅书两人才赫然发现羽七的背后的衣裳已经烂了。

    从这状况,加之羽七的话,便可猜的出事情发生后,羽七跟了上去,却是被人发现从而偷袭。

    看羽七的伤势,那偷袭羽七的人,功夫必然是在羽七之上的。

    能够在受伤的情况下回来报信,也能够体现的出羽七的耐力十足。

    只是,来不及想更多,苏小喜便跟雅书一起将羽七给扶到了床上。

    原本这个房间有两个床,如今羽十一和羽九给占了一个,苏小喜只能够将羽七给扶到了羽十一所在的大床上。

    没让雅书留下帮忙,苏小喜直接吩咐雅书去找人来了。

    如今这边三个伤员,对方也不知道目的是什么,必须要人手。

    即便此刻苏小喜再想尽快到城北去,但是她知道自己不可冒冒失失。

    因为,她任何行动,所代表的并非是她一个人。

    等雅书走后,苏小喜努力的压下了心中的各种急切,静心为羽七疗伤。

    比起羽十一和羽九,羽七的情况更为简单一些,就是单纯的内伤,多多休养便可。

    所以处理完了羽七,苏小喜便开始想这次的事情了。

    那些人这次显然的就是冲着孩子来的,只是,目的是什么?

    到底是因为两个孩子本身的绅士,还是因为对方其实是想要利用孩子对付自己?  苏小喜百思不得其解。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