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8章 军师秦子谦
    苏小喜在安阳的客栈等待着属下到来的时候,苍澜陌人却已经是到了夷宁的军营中。

    因为夷宁如今已经被苏小喜带领的苍冥的军队所占领,所以此刻的军营便是设在夷宁的。

    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苍澜陌带着天阳两人直接的进入了军营。

    一到主营前,苍澜陌直接朝着天阳甩了一个眼色,意思便是要天阳闪开别在这里杵着。

    毕竟,待会他可是要向他的喜儿坦白的,要是喜儿不肯原谅自己,他就必须要采取必要的手段了。

    至于这必要手段是什么,自然是不能让天阳给瞧见的,要不然他主子的威严何在?

    如今的天阳,是被红果果的嫌弃了。

    不过天阳可真没有哪一次被嫌弃却这般的爽快的,毕竟主子不让自己跟着,自己就可以去找流星了。

    想到自己与流星已经许久不曾相见,天阳的心中就痒痒的。

    莫名的,脑海中就想到了当初自己强吻流星的时候的情形。

    要不,这次再试试?

    天阳想着,便就傻笑了出来。

    然,很快的,天阳就觉察到了身上凉飕飕的。

    一抬头,便见自家主子用那种足以杀人的冷漠眼神看着自己,当即吓得差点直接栽倒。

    再不敢多待,天阳仓皇而逃。

    开玩笑,自己要再不逃,主子待会若是拿自己开刀,自己分分钟都可能见不到流星。

    好不容易求来的福利,要是错过了那他就真的傻了。

    苍澜陌没有多看一眼天阳,而是直接撩开了营帐走了进去。

    原本期待会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儿,然,进去之后,确实空空如也,里面根本没人。

    眼中的激动渐渐地淡去,脸色不免沉了几分。

    手,放到唇上,似要吹响,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然,很快的就有一个普通的暗卫出现在营帐之中。

    那是苍澜陌特有的一种联络属下的方式,旁人是听不到的,只有有内力的人才能听得出声音,而意思,就只有他自己的人能懂了。

    “主子!”

    看到苍澜陌,那暗卫直接单膝跪地,脸上隐隐带着几分的诧异,该是没有想到苍澜陌会突然出现在此处。

    “军师的营帐在何处?”苍澜陌问。

    暗卫有些疑惑主子怎么问的不是郡主却是军事,但是却还是告知了苍澜陌。

    才刚将军事所在说出口,暗卫便发现自家主子已经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难道主子知道郡主不在军中,而是羽六在军中?

    这般的想着,暗卫还自己点了点头,肯定了这个想法。

    毕竟若是主子不知道军中的‘郡主’其实是羽六,必然第一个问的会是郡主的下落。

    主子对郡主的在乎,在他们这些属下面前,可从来都不是秘密。

    想着,暗卫便自己隐去了。

    而这个时候,苍澜陌直接的朝着暗卫所指的军师的营帐去了。

    然,暗卫不知道的是,苍澜陌之所以会不问‘郡主在哪’而是问‘军师在哪’,是因为进来军营的时候,他隐隐听到有将士说苏小喜在军师营帐。

    去了主帐没有找到苏小喜,苍澜陌自然就直接往军师营帐找人了。

    此刻,军师的营帐中,一身月牙白的谦谦公子,正端坐在书案后静静的看书。

    此人模样俊朗,气质温雅,一副无所求的模样,仿佛世间的一切都被他看开了一般。

    然,就在这时,营帐的门被人从外直接掀开。

    原本看书的人因为受惊而抬起头来,当看到冷着一张脸的苍澜陌的时候,眼底划过一抹惊讶,不过很快的便散去,面上恢复平静。

    而后起身,朝着苍澜陌拱手,“洛王!”

    苍澜陌沉着脸不动声色的扫视一眼这一眼便可望尽了的营帐,沉声道:“喜儿呢?”

    男人闻言,脸上依旧淡淡的,道:“郡主不再军中。”

    “秦子谦,本王方才可听说喜儿来了这里。”苍澜陌不满。

    方才还听说喜儿在这里,这秦子谦却说不在军中,当他是三岁下小儿可以欺骗的么?

    原来,苍冥的西南军营的军师便是秦子谦。

    自前丞相秦授犯下那些事情被抄斩之后,秦子谦成了唯一的幸存者被流放出京且永远不得踏出京城一步。

    但是,因为西南战事,苍澜陌又不愿苏小喜太过辛苦,便去信让秦子谦过来帮忙。

    虽说,对于秦子谦这么一个觊觎喜儿的男人苍澜陌心中是有些不满的。

    但是不得不承认的一点便是,秦子谦是真的有才华。

    且,苍澜陌相信,秦子谦不会伤害苏小喜。

    事实证明,苍澜陌是对的,这几年的一些战役,都是秦子谦为苏小喜出谋划策,倒也减少了苏小喜许多的压力。

    而相较于之前的秦子谦,此刻的秦子谦身上的书生气更浓,那贵族的气质却全然消失。

    此刻的秦子谦,似乎是真的看透了一切一般。

    怕是若是苍澜陌不请秦子谦过来帮助苏小喜,秦子谦此刻还真有可能随便的找个深山隐士,当那世外高人去了。

    至于秦子谦为何答应苍澜陌的要求,是因为苍澜陌还是因为苏小喜,那还真正无从考究。

    又或许,无论是为了他们谁,他都会来吧。

    看着苍澜陌,秦子谦的眼底也早已没有了当初的那种追随和挣扎,有的就只有平静。

    至于那心是否平静,怕也只有秦子谦自己知晓了。

    左右,当初他便决定,守护那两个他曾动心的两人。

    能有此机会,对他而言,也算是满足了,又何须深究如今的情感?

    “那不是郡主!”

    对于苍澜陌的质问,秦子谦只淡笑应答。

    不是郡主!

    仅一句话,苍澜陌便知秦子谦话中何意。

    “她人去哪里了?”苍澜陌问,眉头微蹙。

    不是喜儿,那便证明是羽六。

    羽六既是在此,喜儿又去了哪里?

    当想见苏小喜的心愈加强烈,却是不得见的时候,那种落差,只有就别的人心中清楚。

    那感觉,简直如同万千蚂蚁撕咬,疼痛难耐。  甚至,此刻苍澜陌觉得,若是苏小喜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一定要狠狠地蹂躏一番,看她还要不要四处乱跑。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