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7章 我要出去
    只是,任凭苏小喜怎么喊,也都没有人过来。

    这让苏小喜有些焦躁,却也无可奈何。

    夜,悄然的来临。

    两道身影快速的闪身越过了安阳的城墙,朝着城内飞驰而去。

    许久之后,这两抹身影便停留在一个客栈门口。

    就在两人准备进去的时候,领头的一人身上气息骤冷,看向某个方向。

    “谁?”

    “王爷?”

    伴随着疑惑的声音,一人从暗处走出。

    当看清楚苍澜陌的模样的时候,眼底更是惊讶。

    没错,这停在客栈前的人,便是天阳和苍澜陌。

    就在城外不远处,天阳终是赶上了苍澜陌的步伐。

    因为城门关闭,所以他们只得弃马连夜进城。

    而此刻他们所站的客栈,便是苏小喜之前所住的那一间。

    找到了这里,也是天阳在之前追苍澜陌的时候,遇到了那个暗卫,这才询问出的结果。

    只不过,时差让他们根本不知道在这客栈中发生的事情。

    看到苍澜陌,那一直守在客栈附近观察的属下,脸上满是激动。

    上前便单膝跪在苍澜陌面前,“王爷,不好了,郡主出事了。”

    一听苏小喜出事,苍澜陌身上的气息更冷,周围的一切仿佛凝结,那属下和天阳只觉得喉间一阵腥甜。

    “喜儿怎么了?快说。”

    另一边,苏小喜已经不知道在桌边坐了多久了。

    此刻桌上还摆放着早前的饭食,并没有婢女过来收拾。

    而如今,已经到了晚膳的时间。

    苏小喜便在这里等着,想要看看苍生是不是不打算出现,直接将自己关在这里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门传来了一声响。

    苏小喜没有回头,只听得轻微的脚步声朝着自己靠近。

    接着,就是一双手将桌上的冷饭给拿开,然后摆上了新的饭食。

    之后,苍生便坐在苏小喜的对面。

    苏小喜平静的看着苍生,好像要将苍生看出花来。

    苍生就由着苏小喜看着,也不说话。

    “陪我吃饭。”

    苍生说了这么一句,便直接的拿起了他面前的筷子,开始吃了起来。

    不知道为何,苏小喜觉得这种感觉和怪异。

    可是哪里怪异,她却也说不上来。

    倒是她真的是饿了,也不会跟自己的胃过不去,便也沉默的拿起了筷子,吃了起来。

    苏小喜没有注意到,在自己低头吃东西的时候,苍生抬起头看向了她,唇角还有一点点的弧度弯起。

    只不过,那弧度太浅,并没有形成笑容。

    没多久,苏小喜没吃多少,就直接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而后便又看向苍生。

    苍生手微顿,但是继续吃饭。

    良久,才放下筷子。

    “说吧!”苍生开口,声音十分淡漠。

    “你想怎样?”苏小喜直接开口,声音冷清。

    苍生沉默。

    苏小喜蹙眉,“放我离开。”

    “因为孩子?”苍生问。

    苏小喜没有承认,但是也没有否定,所以答案是显然意见的了。

    “孩子已经不在那里了。”苍生开口。

    早前来看过苏小喜之后,他便一直着手在查这件事,也是回来的时候才得知苏小喜下午做了些什么,也知道他还没有吃晚膳。

    这才有了方才的一幕。

    这一次来,他有自己的目的,但是面对苏小喜,他总有些不受控制额感觉。

    苏小喜并不知道苍生的思绪有些飘动,一听孩子不在那里了,心下便是微惊。

    “不在那里了?你有什么证据?”

    苏小喜并不全信,对于苍生她始终都看不透。

    不过,话问出口,苏小喜便又微微停顿。

    “你放我出去。”孩子在哪里,她自己去找。

    现在最为关键的是要从这个鬼地方出去。

    苍生闻言,面部僵冷,“你身上有伤。”

    语气中没有什么情绪,除了冷就只有冷。

    可是苏小喜听着,却莫名觉得怪异,就好像苍生这是在关心自己一般。

    不过这个想法才出现,就被苏小喜自己给否决了。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自作多情的人。

    “我的伤是我的事,阁下带我来这里,难不成是打算将我关在这里不成?”

    苏小喜的声音,逐渐变冷。

    不是。

    这是苍生想要脱口而出的答案,但是最后却是保持了沉默。

    然,在苏小喜看来,苍生这是默认了。

    这让苏小喜的心沉了沉。

    如果苍生不带她出去,她想出去根本就没有可能。

    不知什么时候,苏小喜的手中多了一把匕首,下一刻便身形一闪,直接的到了苍生的身后,匕首抵在了苍生的脖子上。

    “你想必是一个惜命的人吧?”

    苏小喜的话虽是问句,但是却带着几分的酌定。

    苍生一惊,想要躲闪,然而运气的时候却发觉到了身体的异样。

    “你对我下毒?”苍生问,眼睛里却没有旁的情绪,唇边却是带着几分的无奈。

    他怎么忘记了,她还是一个毒师呢?

    这么近的距离,想要对他下毒,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但是这不是你关我的理由。”苏小喜冷声道,匕首靠近了几分。

    “你的救命之恩,我会记下,但是今日我要出去,不知你意下如何?”

    语气中,明显的带着威胁。

    只是,苏小喜自己都不知道,苍生这样的人,是否会被她给威胁到。

    可是,这是她唯一可以尝试的方式,她不会错过。

    “你伤好了,我自然放你出去。”苍生道。

    然,苍生话落,就觉得脖子上一阵痛意,匕首划破了他的皮肉。

    当年的天下第二杀手,如今却是让人用匕首低着脖子,还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要是让人知晓,必定会哗然。

    然,身为当事人的苍生,却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我知道孩子如今在哪里,可以带你去。”

    苏小喜要出去的决心,他看到了,不让她出去,她肯定不干,但是让她自己出去,他肯定不会允许。

    毕竟,他未来的计划还需要她,又怎能让她去冒险?

    只不过,回答苍生的,就只有静默。  显然的,苏小喜对于苍生的话,还没做到信任。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