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8章 娘亲是不是不要萌萌了?
    苏小喜将宝宝从地上抱起来,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看一眼苍澜陌,直直的朝外走去。

    此刻,苏小喜身上本就有内伤,但是那点痛,却是都被心中的疼痛给压下了。

    她心中明白,事情会变成这样可能是有什么原因,可是,她是孩子的母亲,难道没有资格知道孩子的存在么?

    “娘亲?”

    在苍澜陌怀中的萌萌,似乎感受到了苏小喜的情绪,一脸疑惑的看着苏小喜的背影。

    可是,苏小喜没有回头。

    并非是苏小喜不想理会萌萌,而是苏小喜此刻完全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这是苏小喜第一次完全的无视了苍澜陌,让苍澜陌脸色整个都变白了些许。

    他害怕的,终究是发生了么?

    “爹爹!”

    萌萌的声音将苍澜陌的视线从苏小喜的身上拉了回来。

    苍澜陌看向萌萌,却见萌萌此刻正一脸委屈的看着苍澜陌,眼眶中还带着水汽。

    “爹爹,娘亲是不是不要萌萌了?”

    萌萌此刻好委屈,她才刚刚见到娘亲不久,她那么喜欢娘亲,娘亲怎么就不要她了呢?

    她好像没做错什么啊。

    还是说,娘亲以为自己喜欢爹爹不喜欢她,所以才生自己的气了?

    可是,那是因为她第一次见到爹爹,所以才会那么高兴的啊。

    要是,要是真要从娘亲和爹爹之间选择,她一定会选择娘亲的。

    嘤嘤嘤,可是爹爹她也真的喜欢,可不可以不要选择?

    萌萌越是想就越是难过,眼眶都红了。

    要是苍澜陌知道萌萌的小心思,知道自家女儿都不选择自己,不知道是何感想?

    不过此刻的苍澜陌可没有时间去想萌萌的心思,看到自家女儿眼眶中满是泪意,苍澜陌心疼极了。

    “没有的事,你娘是想要给你跟爹爹多点相处的时间。”苍澜陌解释道,声音温和,带着几分的小心翼翼。

    “真的么?”萌萌将信将疑。

    “真的。”苍澜陌十分的酌定。

    萌萌紧紧地盯着苍澜陌的眼睛,想要从中间看出真假。

    舅舅说了,一个人的眼睛是不会撒谎的。

    而苍澜陌,此刻被萌萌这样的盯着,心中紧张不已。

    直到萌萌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张开双手抱住苍澜陌。

    “嗯,萌萌相信爹爹,爹爹不会骗萌萌的。”

    从爹爹的眼睛里,她只看到了自己。

    但是她觉得,她这么喜欢的爹爹,一定是不会骗自己的。

    而苍澜陌,被萌萌这般的抱着,脸上原本因为苏小喜的不愿搭理而紧绷的肌肉,终于是松懈了不少,眼底更加的柔和。

    那软软的身子,直接温暖了他半颗心。

    至于另外一颗,此刻早已经因为苏小喜而剧烈的跳动着。

    安抚好了萌萌之后,苍澜陌就快速的跟上了苏小喜的步伐。

    只是,全程苏小喜都没有看苍澜陌一眼。

    倒是萌萌找苏小喜说话的时候,苏小喜都非常有耐心的回答,也对着萌萌笑了。

    就是那笑,不是对着苍澜陌。

    苍澜陌抱着萌萌的,跟在苏小喜的身后委屈巴巴,就像一只大型犬,完全没有了身为洛王的威严。

    威严什么的,跟他的喜儿比起来,那简直是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苍澜陌觉得,如果这个时候喜儿愿意看他一眼,或者是给自己一个眼神,他为喜儿做牛做马都愿意。

    两人之间气氛的怪异,让萌萌宝宝两人都察觉到了不对劲。

    两人面面相觑,却是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

    而此时,另一个地方。

    邱宁悠悠转醒,却发觉自己正倚靠在一个椅子上。

    抬眼一看,便见自家主子正坐在自己的对面,冷着一张脸看着自己。

    也顾不上自己身上的疼痛,邱宁当即膝下一软,直接的跪倒在地。

    “主子!”

    邱宁低头,不敢看向龙兴旺,因为此刻的龙兴旺,脸色极为阴沉。

    “就这么一点小事你都做不好,本宫要你何用?”龙兴旺的声音中明显的夹杂着怒意。

    邱宁闻言,头垂得更低了。

    “还请主子责罚。”

    这件事,他没有任何的辩解的余地。

    主子交给自己两件事,一件事是抓住萌萌,一件事是杀了苏小喜。

    这两件事,他都没有完成。

    而且,还差点没命回来。

    最后那一刻要不是因为巫槐出手,他想必......

    想到巫槐,邱宁的脸上神色有些许的复杂。

    沉默,回答邱宁的只有沉默。

    而许多时候,越是沉默,就越是能够让人极度的不安。

    此刻的邱宁便是不安的。

    “那女孩身上到底有没有胎记?”龙兴旺问。

    他早上便吩咐下去让邱宁先查看清楚,若非是这样,他也不会浪费时间坐在这里等着他醒来。

    邱宁闻言,身子一僵。

    “属下......不知。”

    ‘知’这个字才刚出口,一个茶杯就直接的砸到了邱宁的脑袋上,顿时血流如注。

    邱宁明知茶杯袭向自己,却是不敢有丝毫的躲闪。

    血很快的模糊了他的眼睛,但他只能这般的跪在那里,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惩罚。

    “废物。”

    要说龙兴旺方才还只是愤怒,此刻的龙兴旺就是连想杀了邱宁的心都有了。

    邱宁是一直跟随在他身边的侍卫,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身边会有这么废的人。

    这简直是在打他的脸。

    可是,东西用顺手了也是舍不得换的,更何况是人呢?

    若非是想着这个,龙兴旺怕是直接的就将邱宁给出事了。

    “自己去领罚。”龙兴旺僵着一张脸,眸子阴沉。

    “是!”邱宁朝着龙兴旺抱拳,然后起身,步伐有些艰难的朝着外面走去。

    自己去领罚,那惩罚必定是不小的。

    但是比起命,又算的了什么?

    这般的想着,邱宁人也移步到了门口。

    也是在这个时候,邱宁突然的顿住步子,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

    而后,回身,看向龙兴旺。

    “主子,属下有事要报。”邱宁眼底带着几分的激动。

    就好像,他此刻正期望着因为这个消息,能够让他免于处罚一般。

    看着邱宁这样,龙兴旺眼底不见任何表情。  “何事?”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