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9章 为什么爹爹不一起睡?
    “主子,属下这一次之所以失败......”

    “失败是你办事不利,难道还能有什么原由不成?”龙兴旺以为邱宁是想要给自己找借口,当即打断。

    邱宁脸色当即微变,眸色微暗,拳头握紧。

    “是属下办事不利。”邱宁咬牙,“属下想说的是,洛王在西南。”

    原本邱宁可以不说出来,但是此刻不说龙兴旺之后知道,他的下场可能更惨。

    所以即便此刻心中再如何的失望,他依旧还是如实相告了。

    果然,龙兴旺一听邱宁说出的消息,当即便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脸上带着几分的激动,几分的不可置信。

    “此话当真?”龙兴旺问。

    “属下句句属实。”邱宁一脸保证,“属下便是被洛王打伤。”

    “来人。”

    龙兴旺大声喊道。

    很快的便有侍卫走了进来,看到邱宁有些狼狈的站在门口也只是微微一顿,随即便上前单膝跪在龙兴旺的面前。

    “主子。”侍卫行礼,等候吩咐。

    “给西北去信,让人查探西北情况。”顿了顿,又道,“看洛王在不在西北军营。”

    并非是龙兴旺不相信邱宁的话,毕竟想要证实,去苏小喜那边查就行了。

    可是现在,他更关心的是西北军营的局势。

    如果苍澜陌在这西南,那么西北又是怎样的情形?为什么他没有收到来自西北的情报?

    侍卫闻言,什么话都没有问,领命出去了。

    龙兴旺在侍卫出去之后,看都没有看一眼邱宁,直接去了内室。

    邱宁眉眼微垂,转身便出去了。

    夜,到来。

    此刻苍澜陌一行人回到了他们在安阳的落脚点。

    只是此时,这里的人都是彻夜难免。

    那些下属之所以难眠,自然是因为他们的小世子小郡主。

    突然的多出了两个这般可爱的小主子,身为下属的能不高兴么?

    最为高兴的要数刚刚醒来不久的雅琴了,知道那两个孩子是小主子,且小主子没事,别提她多高兴了。

    在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受的伤,真的非常值得。

    就算是再让她受点伤,那也是甘愿的啊。

    她这样的心思让雅书发觉,雅书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你想好你怎么跟魅影交代。”

    这句话,就如同一盆冷水直接当头淋下。

    因为,从很久以前,只要她受伤,魅影就会很生气。

    魅影生气的时候,周边都是冷意。

    这样还不打紧,关键是魅影大哥只要是生气了,就不理她了。

    想到魅影大哥会不理自己,雅琴整张脸都苦了。

    “雅书,你说魅影大哥会不会不知道?”雅琴有侥幸的心理。

    “你觉得不会?”雅书反问。

    雅琴整张脸当即又垮了几分,她,不觉得。

    魅影大哥一定是会知道的,她该怎么办?

    这般的想着,雅琴是一点的睡意都没了。

    而苏小喜也是一夜无眠。

    这一夜,苏小喜是跟着两个孩子一起睡的。

    之前虽然两个孩子有过这样的请求,但是苏小喜却是没有答应。

    而如今,苏小喜为自己的拒绝只有满心的自责。

    为了补偿,苏小喜今日回来,第一件事就是给两个孩子亲自下厨,然后给他们洗澡,接着更是陪着他们一起睡觉。

    睡觉之前,苏小喜给两个孩子讲了许多的睡前故事。

    萌萌宝宝觉得这一夜,他们跟娘亲的距离更亲近了,他们觉得,他们的娘亲简直是世上最好的娘亲。

    好到,让他们都舍不得睡觉了。

    即便,眼皮真的好重好重。

    “娘亲,为什么爹爹不跟我们一起睡?”撑着沉重的眼皮,萌萌问道。

    之前的时候只见到过娘亲,所以想要跟娘亲一起睡。

    可是现在不仅是有了娘亲,还有了爹爹,她也好想要和爹爹一起睡。

    娘亲和爹爹跟他们一起睡,不是更好么?

    原本,萌萌今日问什么,苏小喜就回答什么,就如同苍澜陌所说的,苏小喜并没有不理她。

    可是,这一次苏小喜就没有回答萌萌的问题,只是摸了摸萌萌软软的头发,一脸温柔的道:

    “时间不早了,睡吧!”

    大概是苏小喜的声音太过轻柔,也许是萌萌再也支撑不住,苏小喜话音落,萌萌就闭上了眼睛,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见萌萌睡着了,苏小喜转向宝宝。

    此刻的宝宝正平静的看着苏小喜,明明脸上满是睡意,可是眼睛却是那般的亮堂。

    “怎么了?”苏小喜轻声问,怕吵到了萌萌。

    两个孩子,她都疼惜,都喜爱,都是她肚子里的一块肉。

    但是因为宝宝的身体问题,苏小喜对宝宝更多了几分的疼惜。

    今日的宝宝一直都很安静,根本不像一个普通的小孩。

    在苏小喜看来,他这般的懂事,她这个做娘的要负很大的一部分责任。

    “娘亲是不是在生爹爹的气?”

    早在娘亲抱着自己离开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

    而回去的马车上,娘亲也没有与爹爹说一句话,就算是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娘亲也都没有看爹爹一眼。

    可是,娘亲为什么生爹爹的气?他不是很理解。

    “没有的事。”苏小喜轻声道,“妹妹都睡了,你也快睡吧!”

    苏小喜知道宝宝比普通的孩子聪明,可是大人的事情却不是一个孩子应该操心的,所以苏小喜并没有打算告诉宝宝。

    这么小的孩子,本就应该无忧无虑。

    宝宝听到自家娘亲这么说,知道娘亲是不想多说,便乖巧的点头,而后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很快的,宝宝也睡着了。

    只是苏小喜,此刻却是睡不着。

    视线落在了门口,她知道,此刻的苍澜陌还在门口坐着,不曾离去。

    有点不忍,可是却又做不到不怪。

    收回视线,苏小喜不再将心思放在苍澜陌身上,而是近乎贪婪的看着左右两个宝贝。

    就好像,怎么看都看不到似的。

    倒是苍澜陌,从一开始就在门口坐着,听着他家喜儿用轻柔的语调给两个孩子说着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故事。

    那个时候,他是多么的想要参与其中。

    可惜,喜儿不肯搭理他。  此刻的苍澜陌,形单影只,十分落寞。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