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0章 凭什么对喜儿热情?
    苍澜陌在屋外坐了一夜,苏小喜则是一夜无眠。

    一大早,苏小喜起身去给萌萌宝宝做早膳的时候,苍澜陌已经离开去处理事情了。

    看着空空荡荡的门口,苏小喜的脚步微顿,而后便直往厨房而去。

    苍澜陌以最快的速度办完了手头的事情之后,直接招来了暗卫,询问苏小喜的去向。

    知道苏小喜此刻正在厨房的时候,苍澜陌便赶忙往厨房去了。

    此刻厨房中,就只有苏小喜和雅书两人,雅书在给苏小喜打下手。

    苍澜陌进来的时候,苏小喜和雅书都察觉到了。

    只不过苏小喜却是当做不知道,只对着雅书道:“把切好的土豆递给我。”

    雅书依言将东西给了苏小喜,只不过在之后便接收到了苍澜陌的示意。

    犹豫片刻,雅书退出厨房,苏小喜也没有开口阻止。

    “喜儿,要不要我帮忙。”苍澜陌露出笑脸。

    若是旁人看到苍澜陌这带着讨好的笑容,肯定惊讶的下巴落地。

    而若是让女人看到了苍澜陌这一张妖孽的没有任何瑕疵的脸上露出了这样的笑容,肯定会被迷得走不动路了。

    当然,旁人是不会有机会的。

    这样的笑容,是喜儿专属。

    然,就是如此,苏小喜也没有看苍澜陌。

    该切土豆的时候切土豆,该打鸡蛋的时候打鸡蛋,该和面粉的时候和面粉。

    总之,一切苏小喜都做的井井有条,根本不需要苍澜陌的帮忙,也是完全的将苍澜陌给无视了。

    苍澜陌根本不敢从苏小喜的手上抢活,怕苏小喜更生气。

    而且,灶台上五花八门的材料,苏小喜若是不说,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处理,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最后,苍澜陌无奈,只能拿着鸡蛋去一旁的小炉子上**蛋羹。

    没办法,他会的就只有这么一样。

    这一次他不期望喜儿能够吃了鸡蛋羹原谅自己,他只希望喜儿能够吃自己的鸡蛋羹。

    就是如此,也是好的。

    等鸡蛋羹开始蒸的时候,苏小喜也差不多准备好了食材,见苏小喜朝着小灶去,苍澜陌当即快步抢先,主动生活。

    抢到了位置之后,还冲着苏小喜露齿一笑,讨好的意味非常的明显。

    然,苏小喜直接移开了视线,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苍澜陌眼底划过一抹失落,但是却还是乖乖的生火。

    然而,他只点燃过小炉子,没有用过灶台。

    所以......火,没有升起来。

    “让开。”

    苏小喜走到灶台后,站在苍澜陌身旁。

    “喜儿,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苍澜陌跳起来,一脸的惊喜。

    然而,苏小喜只是取代了苍澜陌方才的位置,将里面的大柴给拿了出来,放进了更细一些的。

    火生好之后,苏小喜开始做早餐了。

    鸡蛋灌饼、土豆煎饼、海鲜瘦肉粥、蔬菜夹、灌汤包等,十分丰富。

    此刻的苏小喜只想将自己会做的东西统统给萌萌宝宝做,好让他们多吃一些。

    这是她作为一个母亲,表达爱的一种方式。

    而这些东西,让苍澜陌的肚子唱起了交响曲。

    只可惜,苏小喜完全不理会。

    等早餐上桌的时候,苍澜陌更是充当了下人的角色,亲自端着那些吃食,亲自摆好碗筷,亲自帮萌萌宝宝洗漱穿戴。

    当然,照顾萌萌宝宝这件事,苍澜陌并不上手,最后还是萌萌宝宝他们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所以自己给自己整理的,弄得苍澜陌很是尴尬。

    不过,苍澜陌并不会因此气馁,不会他可以学。

    吃饭的时候,苍澜陌给苏小喜夹菜,苏小喜来者不拒,可是依旧没有给苍澜陌一个眼神,只与萌萌宝宝两人交谈。

    苍澜陌,就好像是完全的被排挤在外,无论是做什么苏小喜都不给他一个正眼,这让苍澜陌十分郁闷。

    那幽怨的眼神,就是萌萌宝宝两个人看了,都忍不住的想要同情。

    不过,当有外人在场的时候,苍澜陌便恢复了他这几年惯用的面瘫脸,不再有那些只对着自己最亲近的人的多变的表情。

    早餐,只是一个插曲而已。

    真正的被无视远远不止这么一点。

    就比如,此时,在往夷宁的路上,母子三人在马车内有说有笑,苍澜陌却只能与那些侍卫一同骑马随在马车旁。

    而苍澜陌是悄悄的来到西南的,虽然昨日露过面了,但是毕竟还没有传出去,所以此刻正是应该隐藏行踪之时。

    而苍澜陌也用这个理由想让苏小喜让他上马车,但是,苏小喜不理会。

    苍澜陌不敢硬来,只好就穿上了侍卫的衣裳,混在了侍卫堆里。

    只不过,那一身的冷气,真的能够隐蔽行踪么?

    侍卫们表示:就当可以吧。

    他们也很无奈啊,与冰山同行,他们也是会冷的好伐?

    就这样的过了三日,一行人终于是越过了郝月的边关,回到了夷宁。

    不过他们并没有回去夷宁的兵营,而是回到了苏小喜在夷宁购置的府宅。

    上书:苏府。

    马车才停下,便瞧见苏府门前早已有一群人等待在那里。

    除了府中的下人之外,还有一个黑脸男人以及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

    看到苏小喜下马车,那黑脸的男人还有那少年连忙朝着这边跑来。

    “郡主,你可算是回来了。”

    “郡主姐姐。”

    两人的脸上明显的都是喜悦。

    然而,侍卫堆里的某人可就不高兴了。

    此刻的苍澜陌一双犀利的冷眸紧紧地盯着那黑脸男人,这人虽然黑了点,身形壮硕了一点,没有自己长得好了一点。

    但是毕竟是一个男人,而且不得不承认的是,还是一个长得还不错的男人。

    这男人,凭什么对他的喜儿这么热情?

    很显然的,苍澜陌忘记了这个黑脸男人是谁了。

    此人,不是旁人,便是当初那个大胡子,后来的阴阳脸的乌伦。

    经过几年的暴晒,他的那一张脸早就黑的均匀了。

    大概是他之前的样子太过深入人心,所以苍澜陌愣是没有认出来。

    再者,苍澜陌没有记住不相干的男人的习惯。  嗯,也没有记住不相干的女人的习惯。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