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1章 萌萌是娘亲生的
    ,精彩小说免费!

    乌伦只觉得自己突然的有些冷,有些莫名其妙。

    然后想要找寻那让他冷的发源地的时候,冷气却没了,但是他的后背却是莫名的有些发麻。

    不过,乌伦本就是一个大条的人,此刻也就懒得去理会那些了。

    与苏小喜打了招呼之后,乌伦就四处张望,像是在寻找什么。

    如此急切的模样,苏小喜想不注意到也不行。

    “她晚几日回来。”

    她,自然说的是雅书了。

    乌伦喜欢雅书这件事,军中众所周知。

    原本乌伦因为摸了雅书的胸,整日里为了请求雅书的原谅而做出了一些啼笑皆非的事情。

    再后来,军中的将士都以为乌伦那是花样追媳妇的办法。

    但是对于这些,乌伦却完全没有注意,依旧是卖力的讨好雅书,想要获得雅书的原谅。

    就这样久而久之的,乌伦发现自己跟在雅书的身后并不只是想要雅书原谅自己,而是如同军中兄弟所说的那样,他想找雅书做自个儿媳妇。

    所以,乌伦就更加频繁的出现在雅书的面前。

    只不过,所有的人都知道乌伦的心思,怕就只有雅书不知道了吧。

    苏小喜有理由相信乌伦那种愣头青的追媳妇的办法,在雅书的眼里看来就是别样的道歉法。

    因为,苏小喜听到过雅书和雅琴讨论这个事情。

    人家雅书还当乌伦这是吃饱没事做了呢!

    毕竟时间过去了这么多年,要是还生气,那还不得成河豚了。

    想着,苏小喜好心的道:“你若真有意,那就直接跟人家说出来吧。”

    不说出口的爱,都只会被当成暧昧而已。

    乌伦闻言,眼睛一亮。

    “我说了她就能答应了么?”乌伦的眼底满是期待。

    他之前是不想讨媳妇,但是却从来没有觉得讨媳妇有多难,如果他愿意,那满大街的女人还不总得有一个人成为他的媳妇啊?

    可是,自从遇到了雅书之后,他才觉得,讨媳妇真的没有想的那样容易。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如果真的那么容易,这个时候他都得连娃儿都抱上了吧。

    苏小喜要是知道乌伦心中都想到抱娃了,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不能!”苏小喜不客气的回答。

    但是乌伦却是没有因此而觉得有什么,反倒是认真的开始考虑起了苏小喜的话。

    “对,就这么办,谢谢。”

    没一会儿,乌伦就想通了,伸手就准备拍苏小喜的肩膀表示感谢。

    无疑的,此刻的乌伦是忘形了,根本就不记得苏小喜是一个女人。

    或者说,在乌伦的眼里,苏小喜还真是无性别者,而是一个值得他尊敬的人。

    原本就非常不满在他在苏小喜面前唧唧歪歪的苍澜陌本就一直注视着他,这一看还得了?

    当即也顾不得其他,直接从马背上飞身而起,一掌朝着乌伦击去。

    乌伦虽然有些神经大条,可对危险还是有些警觉性的,在苍澜陌袭向他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危险逼近,直接的后退了好几步。

    “喂喂喂,你这侍卫太过分了吧!”

    远离之后,乌伦就愤慨了。

    可是,当对上苍澜陌眼神的时候,乌伦就蔫了。

    而且,他瞬间就认出了苍澜陌的身份,心知理亏,躲得远远地。

    而苍澜陌此刻负手站在苏小喜身边,身上冷气四溢,面上冰冷。

    在一旁的那个只说了一句话的少年,此刻正有些疑惑的看着苍澜陌,不知道苍澜陌究竟是谁。

    而这个少年,便是当年的肖海。

    如今的肖海随军历练,少了当年的稚气,多了些许的沉稳。

    至于苏小喜,视线根本就没有落在苍澜陌身上。

    在苍澜陌到来的时候,她就转向马车了。

    苏小喜的动作,肖海瞧见,不免的有些疑惑。

    莫不是马车内还有人?

    当马车车帘掀开,苏小喜将两个小人儿抱下来的时候,众人惊呆了。

    马车内居然还藏着两个这般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郡主,你出门一趟打哪儿捡来的小娃娃啊?”乌伦心直口快,第一个将心中的疑惑问出口。

    然,这话才落,就收到了来自苍澜陌的冰冷的眼神,让他脖子不由得一缩。

    而萌萌也很是不满自己被当成捡来的,当即双手叉腰,嘴巴一撅。

    “萌萌才不是捡来的,萌萌是娘亲生的。”哼,她才不是捡来的呢,她是有亲亲娘亲的人。

    萌萌如此的模样,非但不会让人想到泼妇骂街,反倒是有一种反差萌,让肖海忍不住的想要去捏一捏。

    事实上,肖海也是这么做了。

    但是,他能成功的捏到萌萌的脸么?

    当然......不能!

    还不等肖海靠近萌萌,苍澜陌就直接的挡在了萌萌的面洽,害的肖海只能一个紧急刹住脚步。

    苍澜陌瞪着乌伦,脸上带着警告。

    开玩笑,这么一个粗人,怎么可以企图去碰他粉嫩可爱的女儿?

    就没有一点的自知之明么?

    “既然你闲的没事,这些马就由你去管了。”苍澜陌冷声道。

    那些苏府不知道苍澜陌的下人以及远远地围观的一些百姓不由得面面相觑。

    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一个侍卫竟然命令一个将军?这侍卫也忒大胆了吧。

    乌伦难以置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子,看着苍澜陌,“我?”

    “难道不愿意?”

    这句话,绝对是威胁。

    乌伦只觉得自己的后背越来越冷,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快要被冻出来了。

    “当,当然愿意。”

    洛王发话,他能不乐意么?要是被洛王生吞活剥了,他找谁哭去?

    可是,洛王为什么这么针对自己?

    还有那两个孩子......

    等等,孩子!

    乌伦瞥向没有被苍澜陌挡住的宝宝,又看向苍澜陌,两相对比之后瞬间就明白过来了。

    心中只觉得,洛王殿下,真事忒小气了。

    然后,便只能依依不舍的随着那些马离开了。

    嗯,苍澜陌要是知道乌伦这么些心思,一定会是一脸的嫌弃的吧。

    毕竟,他想要生吞活剥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喜儿!  至于乌伦,太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