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4章 喜儿,别动
    “是谁?”

    苏小喜心中微慌,原本以为两个孩子趁着自己不再的时候去了别处。

    可是此时,她却是感觉到了房间里有人。

    虽然那种感觉十分的细微,但是她敢肯定自己的感觉没错。

    心,瞬间紧绷,端着苹果汁的手更是紧了紧,脚步却朝着床边靠近。

    这个过程,却并没有人回应,房中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她甚至觉得自己是感觉错了,但是透过黑暗,她能够看到那略微隆起的被子。

    显然的,床上是有人的。

    而隐藏住了自己的气息的人,断然不会是萌萌宝宝。

    难道,这人将萌萌宝宝抓去了?可为何不见异样?毕竟这外面是有暗卫的。

    苏小喜虽然有这样的疑问,但是却并没有时间多想,而是直接将手中的苹果汁一丢,快速的朝着床上的人袭去。

    是人是鬼,一看便知。

    苏小喜的动作再快,也不及床上那人的动作。

    早在苏小喜有了动作,早在装着果汁的杯子落地之前,床上的人就有了察觉,直接一个翻身就抓住了苏小喜的手,轻而易举的就化去了苏小喜的攻击,并且顺势将苏小喜搂在自己的怀中。

    苏小喜微微一愣,脸上满是不可思议,正要的反击,但是熟悉的气息传入鼻尖,让苏小喜松了口气。

    可是,下一刻苏小喜便是气极。

    “苍澜陌!”苏小喜愤怒的河东狮吼,这一声吼,让整个院子都震了震,幸好那暗卫已经被苍澜陌遣去保护萌萌宝宝了,此刻也无人观戏。

    没错,床上的人正是苍澜陌。

    早在之前,苍澜陌便与萌萌宝宝达成了共识,由他们两人将苏小喜引开,然后他带着萌萌宝宝离开,取而代之。

    这些天,他可是想死喜儿了。

    千里迢迢的来找喜儿,可是却没有好好抱抱她,甚至连跟喜儿说话都求而不得,对他而言绝对是酷刑。

    今夜,说什么也都要将误会给解释清楚。

    要是喜儿一直不理自己,那他可不得心塞死?

    只是,苍澜陌却是没有想到,一听苏小喜的河东狮吼,他吓得差点松开了手。

    他的喜儿什么时候这般火爆了?

    不过,他喜欢。

    “喜儿,你先听我说......”

    苍澜陌抱着苏小喜想要解释。

    然,苏小喜却连机会都不愿意给苍澜陌。

    “苍澜陌,你松不松手?”苏小喜平复下情绪,冷声问。

    她没有想到苍澜陌这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她知不知道就在刚才,她以为萌萌宝宝又被抓走的时候,心里多么害怕,多么紧张?

    好不容易见到自己的孩子,已经失去过了,她的心变得脆弱,承受不起再一次的失去。

    苍澜陌看着苏小喜生气的样子,眸光微闪,里面带着几分的忌惮。

    是的,他忌惮喜儿,怕喜儿生气。

    可是,他不想松手,也不愿松手。

    “一......二......三!”

    苏小喜倒数,然而是在她数到了三的瞬间,苍澜陌很没有骨气的松手了。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喜儿脾气爆炸。

    要真那般,他想要喜儿原谅,那谈何容易?

    “孩子在哪里?”苏小喜僵冷着一张脸看着苍澜陌问道。

    “在天阳那里。”苍澜陌不敢隐瞒,“你放心,我加强了守护。”

    两个孩子的安全,苍澜陌自然十二分的注意,断不会有错漏。

    本来,苍澜陌说出,就是为了让苏小喜放心,这样才好让她好好听自己将当年的事情好好说清楚。

    然而,听到了孩子此刻在天阳那里,苏小喜转身就走,也不给苍澜陌再次开口的机会。

    情急之下,苍澜陌伸手就将苏小喜拉住。

    也不知苍澜陌是故意的还是太情急,所以这一拉,直接的将苏小喜拉到了他的怀中。

    而他则是因为惯力的作用,直接的朝着床上仰倒,苏小喜就这样的压在了他的身上。

    如此,苍澜陌心中还小小的得意了一下。

    但是苏小喜却是要挣扎着从苍澜陌身上起来,然后,就传来了苍澜陌带着几分忍耐的声音。

    “哦,喜儿,别动!”

    苏小喜闻言一怔,然后感觉到了苍澜陌某处的变化,当即脸上一热。

    原本气怒的心情,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怎样了。

    最后,苏小喜憋了许久,才出声:“苍澜陌,你混蛋!”

    如果此刻房中烛火通明,苏小喜一定能够看到苍澜陌那委屈的都快要滴水的表情。

    “喜儿,你知道我对你无法抗拒的。”苍澜陌的声音中带着十分的无辜。

    可天知道,他这个时候要多么忍耐才不会将他的喜儿扑倒。

    “你松开。”苏小喜有些羞恼。

    此刻的她一点都不想保持这样的姿势与苍澜陌说话,她怕自己一不留神就将苍澜陌给原谅了。

    如此重大的事情,岂可如此简单的就原谅了?

    要真这样,他日后是不是就以为自己很容易消气,然后隐瞒自己更加重大的事情?

    这个是坚决不许的。

    男人可以原谅,但是却不能让他们以为他们的过错是不需要代价的。

    然而,这一次,苍澜陌不仅是没有松开,反倒是将苏小喜抱的更紧了。

    “不松不松,一辈子不松。”苍澜陌开始耍泼,这样的苍澜陌,若是被西北的将士们看到了,不知道作何感想。

    总之,苏小喜差点破功,却还是沉着一张脸。

    “放开!”完全不容商量的语气。

    “喜儿,给我一个机会,听我解释。”苍澜陌开口,声音很轻柔。

    苏小喜沉默,也是一种默认。

    见此,苍澜陌终于是松了口气。

    喜儿愿意听他讲就好。

    只是,沉默了半晌,苍澜陌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开口。

    其实,就是当时的情况不允许,也害怕喜儿白白期待了一场,最后还是要等待噩耗。

    毕竟不管是离苏还是宁心澄都觉得,治愈的几率很小。

    他非常清楚,从期待到失落的落差会有多大,知道那样的等待是多么的让人心慌。

    他宁可自己受那样心里的折磨,也不愿喜儿那般。  可是,要他真的这么说,他又怎能说得出口?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