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5章 她是不是过分了?
    苏小喜并不知道苍澜陌心中所想,等了半晌没有等到苍澜陌的回答,脸色一变,就要起身。

    “既是不愿说,那便不说了。”

    然,苍澜陌怎会轻易让苏小喜挣脱开?

    “喜儿,我说。”苍澜陌将苏小喜抱紧。

    见苏小喜看过来,苍澜陌知道这是不说不行了。

    脸色微微带着几分沉重,终于,苍澜陌还是开口,“当时......情况非常不好。”

    声音,更是沉重。

    苏小喜闻言,继续看着苍澜陌,不语,等待着苍澜陌继续说下去。

    “孩子一生下来,便就中毒了......”

    接着苍澜陌便将那日所见的情形给说了出来,苏小喜听着,泪水不由自主的往下滑落,唇紧咬。

    而此刻,苏小喜的脑海中浮现出当时自己被圣天阁的青衣她们追杀的那一次。

    若非是遇上宁姐姐,自己和孩子怕是当时就难保。

    那个时候的自己就是因为受伤,所以没能够及时的清理身上的毒素。

    记得醒来的时候宁姐姐还曾说毒虽然解了,可是会影响到孩子。

    且还预言孩子要么胎死腹中,要么生下来就体弱多病。

    之后哥哥和宁姐姐两人更是轮流的为自己滋补保养,孩子也在自己腹中一日日的长大。

    也正是因为那般,她忘记了孩子可能中毒的风险。

    想到了宝宝的身子,还有宝宝那药人的体质,苏小喜的心中就无与伦比的心疼。

    是她不够小心,这才给了圣天阁那些人可趁之机,是她害了孩子。

    越是想着,苏小喜就越是自责,越是心痛。

    即便是在黑暗中,苍澜陌也看到了苏小喜面上的自责,也感觉到了苏小喜的情绪的波动。

    为此,他很是心疼。

    也是如此,他更加不后悔没有在当初告知她实情。

    因为当他看到两个孩子的那一刻,那种心痛真的让人难以承受。

    原本应该粉嫩的孩子,一出生就是黑青色,嘴唇白的吓人。

    若非是有微弱的呼吸,他甚至都以为那是死胎了。

    “喜儿,别难过了,不怪你。”苍澜陌轻轻的安抚着苏小喜,不忍看她自责的模样。

    孩子会那般的原因,他也曾听过宁心澄说过其中的理由。

    不是喜儿的错,是那圣天阁的错。

    只可惜,这么多年他让底下的人查探圣天阁的消息,却毫无头绪。

    也许,圣天阁在帝国,而这些,还必须等这一场战争结束之后才能够揭晓答案。

    无论怎样,伤害了自己妻儿的人,他无论是付出多大的代价,都绝对不会错过。

    圣天阁,他必会将其灭了。

    只不过,苍澜陌却并不知道,他今日的决定,在将来实施起来,却并没有那么容易。

    喜儿完全的陷入在自己的自责之中,根本就没有听到苍澜陌的话。

    苍澜陌没办法,便抬头开始亲吻苏小喜的额头,眉眼,鼻子还有嘴巴。

    原本只是为了安抚,可是亲着亲着就变味了。

    此刻的苍澜陌,就如同一只饿狼。

    想要一只饿狼闻着肉香却不啃咬,似乎很难做到。

    苏小喜察觉过来的时候,苍澜陌的手已经探入了她的衣襟之中。

    “你......”

    苏小喜想要苍澜陌放开,可是这个时候苍澜陌却是趁虚而入,让苏小喜的声音被吞咽进去。

    苍澜陌的动作越来越大,而苏小喜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

    此刻的她,根本无心去想那些事情。

    但是苍澜陌显然是已经忘我了,他整个人都被某种想望填满,浑身的毛孔都在叫嚣着。

    就在苍澜陌完全投入的时候,也是他完全的放松的时候,而这个时候,却是苏小喜真正爆发的时候。

    腿,伸直,直接的朝着苍澜陌踢去。

    可是好巧不巧的,却是正好踢到了苍澜陌的脸。

    “嘭!”的一声巨响。

    完全毫无防备的苍澜陌就这样的被踢下了床,甚至还在地上滚了一圈,狼狈极了。

    而这一声的巨响,让苏小喜的心中一个咯噔。

    因为,她清楚的听到了苍澜陌的脑袋磕到地面的声音。

    也不顾身上凌乱的衣衫,苏小喜有些慌张的起身,想要去查看苍澜陌的状况。

    刚才,她真的就是一时的情急这才踢了他,也根本没有想到会踢到脸,更没有想到直接踢到了床下。

    然而,还不等苏小喜有动作,苍澜陌就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没有说一句话,甚至是没有转身。

    “你早点休息。”

    苍澜陌开口,话中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这也是第一次苍澜陌用这样没有情绪的音调给苏小喜说话,让苏小喜原本就慌乱的心更加的慌乱起来。

    开口想要问怎么了,可是苍澜陌却是已经朝着门口走去。

    看着苍澜陌的背影,苏小喜的眼里有些恍惚。

    她,是不是过分了?

    男人很多时候自尊心都十分的强,刚才的自己的行为是否伤到他自尊心了?

    苏小喜心中不安。

    可是想到苍澜陌方才的行为,她又压下了心中的那一丝的不安。

    在那样的情况之下,且是在违背自己意愿的情况下,苍澜陌却想着强来,这一点本就是他的过错。

    只是,想虽然是这样的想着,苏小喜的眉头却没有松懈下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苏小喜嗅到了一丝的血腥味,当即苏小喜的眉头便皱了起来,有些不解。

    可是很快的,她脸色就微变。

    方才阿陌摔倒的地方,不正是装着苹果汁的杯子被她摔到地上的位置么?

    刚才,阿陌受伤了?

    想到这里,苏小喜当即站起身来,朝着门口奔去。

    “阿陌!”

    苏小喜喊出声,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叫苍澜陌的名字。

    可是,回答苏小喜的是夜的寂静,哪里还有苍澜陌的身影?

    苏小喜咬唇,眼神复杂。

    可是,最终,苏小喜还是没有选择找过去,而是默默的转身,回到了房间。

    在黑暗中,苏小喜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

    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般的过去,可是第二日一早,当萌萌宝宝欢欢喜喜的过来吃早膳的时候,却是不见以往都会准时出现的苍澜陌。  “娘亲,爹爹呢?”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