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6章 主子要用苦肉计
    萌萌一边找寻着苍澜陌的身影,一边问着苏小喜。

    苏小喜闻言,也朝着院子门口看去,却是没有看到相看的人。

    想到昨晚的事,苏小喜的眼底闪过一抹担忧,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招呼两个孩子吃东西。

    只是整个过程中,苏小喜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

    萌萌宝宝两人对视一眼,随即萌萌夹了一个烧麦,边吃边道:“爹爹最喜欢吃烧麦了。”

    宝宝却是夹了一个灌汤包,道,“爹爹最喜欢的是灌汤包。”

    萌萌想了想,然后很肯定的摇了摇头,“娘亲做的东西爹爹都喜欢吃。”

    说着,萌萌看向一旁的苏小喜,扬起笑脸,道:“娘亲,你说对吧?”

    苏小喜原本听着两个孩子的讨论心中不太好受,如今萌萌这样一问,苏小喜心中更加不是滋味了。

    怕孩子们看出什么来,苏小喜还是扯出一抹笑意,道:“嗯。”

    接着夹了一个烧麦给萌萌,又夹了一个灌汤包给宝宝,“吃吧。”

    然后苏小喜就低头吃着碗里的东西,整个人的思绪就更加的心不在焉起来。

    她并没有看到两个孩子眼底闪过的一抹失望之色。

    到了用午膳的时间,苍澜陌依旧没有来。

    这个时候的苏小喜相较于早上的担忧,此刻却是有些小小的生气了。

    分明就是苍澜陌他做错了事情,如今倒是她变得自责起来。

    她为什么要这样?他要生气就自己生气去,谁理他?

    有了这样的小情绪之后,苏小喜这一餐竟是做出了比平时多出一倍的食物来。

    看着满桌的吃食,萌萌宝宝两人的眼底满是惊喜,特别是萌萌。

    萌萌觉得,待在娘亲身边真的是太好了,会有好多好吃的好喝的,还有娘亲给自己讲的睡前故事。

    简直不要太幸福。

    等丫鬟将东西尽数端上然后退下之后,萌萌宝宝却并没有要动筷子的意思。

    “吃吧!”苏小喜招呼着两个孩子。

    然而,萌萌宝宝却非常默契的摇摇头,“等爹爹。”又是异口同声。

    苏小喜闻言,嘴巴张了张,想要说些什么,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然后,陪着两个孩子继续的等着。

    只是,等的菜都快要冷了,却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苏小喜让两个孩子先吃,可是两个孩子却不知道怎么的,就非得等到苍澜陌来了才行。

    无奈,苏小喜只能朝着外面喊道:“羽十六。”

    羽十一他们如今还在养伤没有回来,所以如今羽卫中的羽十六在苏小喜的身边待命。

    当然,除了羽十六,这个院子里还有其他的一些普通暗卫的。

    一道身影一闪,屋内就多了一人,此人便是羽十六。

    “去叫王爷过来用膳。”苏小喜吩咐道,随即想到了什么一般,又道,“就说是萌萌宝宝说的。”

    羽十六闻言领命退下。

    苏小喜却是不知道,羽十六离开她所在的院子,到了苍澜陌所在的院子后,将苏小喜的原话还有表情都细细的与苍澜陌说了。

    而原本坐在书房中,面容冷峻的苍澜陌,此刻唇角却微微泛起了一抹弧度。

    不过,不等那弧度扩大,苍澜陌就又肃起了一张脸,冷声道:“说本王在忙,没空。”

    羽十六:“......”

    羽十六此刻是非常无语的,他进来的时候王爷他分明就是在发呆,哪里有很忙了?

    而且,方才王爷唇角那一抹笑,虽说收的很快,但是他看到了好吧。

    王爷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傲娇了?

    羽十六这样的想着的时候,直接的接受到了来自苍澜陌警告的眼神。

    羽十六身形一颤,不敢再停留,便就告退。

    羽十六离开之后,天阳提着食盒走了进来。

    “出去。”

    还不等天阳说话,苍澜陌就冷声丢出这两个字,头都没有抬。

    天阳:“......主子,是属下......”

    天阳以为主子是将自己当成了羽十六,出声想要提醒。

    “出去!”苍澜陌加重了语气,直接打断了天阳要说的话。

    天阳:“......”他做错了什么?天阳一脸懵逼,他也没有觉得自家主子心情不好啊。

    可是,主子让他出去,他还能怎样?

    想着,天阳朝着一旁的桌案走去,道:“那属下先出去,午膳就先放在这......”

    “拿走。”苍澜陌终于抬头看向天阳,却是这么两个字。

    天阳闻言一怔,随即便明白过来主子为何要这么对他。

    敢情是因为这食盒?

    当即,天阳面色一变,道:“主子,早膳你便没吃,这午膳......”不可不吃啊......

    在苍澜陌的瞪视下,天阳闭嘴。

    可是,该说的天阳还是要说的,“主子......”主子的唇色都有些泛白了,一看就是没有吃东西造成的嘛。

    只是,话没有说完,不知什么时候被苍澜陌捏在手里的毛笔就朝着天阳疾驰而去。

    天阳心惊,当即闪躲。

    “嘭!”的一声,书房恢复安静。

    天阳看着地上的饭盒,脸色顿时如同苦瓜。

    敢情主子这是要袭击饭盒啊,这饭盒与他什么仇什么怨?

    突然的,天阳灵光一闪,一脸的惊喜的看向苍澜陌,“主子,你这是要用苦肉计啊?”

    天阳正被自己的聪明所折服的时候,一支毛笔直接摔在了他的脸上。

    顿时,天阳的鼻子上蜿蜒流下两条红溪。

    天阳不敢多停留,捏着鼻子就告退了。

    只是,出了书房以后,天阳无语望青天。

    他怎么这么蠢?分明就是找虐啊?

    主子让自己出去他就出去嘛,主子让他拿走就拿走嘛,主子的命令他什么时候可以违背了?

    不出去不拿走也就算了,将主子的小心思给说出来就是他的不对了。

    真是的,这张嘴太欠抽了。

    果然天诀说的对,自己有时候出门根本没有带脑子。

    这样的想着,天阳整张脸就如同霜打的茄子,蔫了。

    他觉得,自己也真是有些倒霉。

    在流星的事情上也是这般。

    明明开始还好好的,可是流星非得说郡主生主子的气,她就不想理他。

    郡主生主子的气,跟他有什么关系?难道他还能让郡主不生气或者让主子不惹郡主生气不成?  他觉得自己比苦行僧还要苦!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