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7章 对乌伦表示同情
    “看什么看?没看过流鼻血啊!”

    突然的,天阳朝着某个方向轻斥。

    那里藏着暗卫,原本看好戏看得津津有味,被天阳这一斥,差点一个不稳的给摔倒。

    天阳不再理会那些暗卫,走出了苍澜陌的院子,去找流星去了。

    他要跟流星好好说说,不能将主子们的事情引到他们身上,很影响感情的。

    另一边,羽十六回去禀告了苏小喜,说王爷很忙。

    没有过多的修饰,没有多少的解释,羽十六就直接闪身退了。

    不是羽十六有多么高冷,而是因为羽十六觉得自己应该远离战场。

    苏小喜听了羽十六的话之后,脸上没有过多的变化,对着萌萌宝宝两人道:“行了,你们的爹爹很忙不来吃饭了,你们快吃吧。”

    萌萌宝宝两人心中纳闷,不知道爹爹这是怎么了,昨日不是给爹爹制造了和娘亲独处的机会了么?怎么今儿个爹爹就不出现了?

    虽然很是疑惑,但是萌萌宝宝两人还是什么都不再说,乖乖的吃饭了。

    一顿饭吃的到还是十分的顺利的,只是苏小喜的心里却非常不好受。

    “要是爹爹在就不会剩这么多菜了,好可惜哟。”萌萌的声音传来。

    苏小喜扫视着桌上的菜,还剩下许多。

    这才想起来,这些日子里来,自己因为想着做很多好吃的给萌萌宝宝,以至于许多时候都做的比较多。

    而每一次桌上的东西总是被吃完了。

    负责吃完那些东西的人不是旁人,正是苍澜陌。

    记得他说过,东西都是她亲手做的,要是不吃完就浪费了。

    想着,苏小喜的眼底有些黯然,却很快的就掩藏下去了。

    让人过来收拾之后,苏小喜就带着萌萌宝宝两人去消食去了。

    走到花园的时候,苏小喜便得知雅书回来了。

    然雅书却并没有过来找她,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耽搁了。

    对此苏小喜并没有在意,只是走了几乎整个府宅,却是没有看到苍澜陌,让苏小喜的心中有些失落。

    而此刻,雅书确实是有事情耽搁了。

    雅书今日回来是带着雅琴回来的,原本是要带着雅琴直接的去找主子请安,却不料才刚刚走出马车,就被一个叫做‘乌伦’的牛皮糖给缠住了。

    “雅书,你可回来了,我就知道能够等到你。”

    乌伦笑的跟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一般,只是黝黑的皮肤被他这么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显得是那样的晶莹剔透,差点闪瞎了别人的眼。

    不过,乌伦却是不自知的。

    要知道,当听闻郡主回来的时候,他就以为自己能够见到雅书了,可是没有见到,天知道他多么失落。

    虽然只分开了几个月,可是在他看来就像是分开了几十年一般,想念的紧。

    为了能过来等雅书,他这几日在军中可都是晚上值守,还得千拜托万拜托的,才能够腾的出时间来。

    这两天他在这苏宅门前等着雅书,可不少人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呢。

    哼,有什么可看的?他等自己未来的娘子有错么?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

    那些人竟敢将他当猴看。

    想着乌伦就觉得有些不爽。

    当然,在佳人的面前,他是不会将那不爽表现出来的,万一雅书生气了怎么办?

    相比较乌伦的兴奋,雅书面上的表情就淡了许多。

    对于乌伦的热情还有突然的出现,雅书有些无奈。

    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对当时的事情她早就不在意了,可是这乌伦却是不知道怎么了,总是三天两头的往自己身边跑。

    她都说过几次自己已经不生气了,这人怎么还是不听?

    雅书心里满满的都是无奈,“乌将军。”算是打了招呼,语气淡淡,没有波澜。

    对乌伦,她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

    不得不说,乌伦追妻,还真是难啊。

    雅琴这个时候从马车内下来,此刻的雅琴的伤也好了许多,就是脸色有些苍白,身子还是有些弱,但是看着也没有大碍。

    看着雅书和乌伦,就算是雅琴都忍不住想要摇头了。

    为什么所有人都能够看出来的事情,雅书却是看不出来呢?

    明明雅书比自己聪明。

    之前自己跟雅书提及,雅书竟然还当人家乌将军是吃饱了没事干了。

    想着,雅琴不由得同情的看了一眼乌伦。

    “雅书,我想起来还有点事,先进去了啊。”雅琴找了一个借口,遁了,根本都不需要雅书有所反应。

    看着雅琴匆匆忙忙离开,雅书只以为雅琴真的有事情,或许是尿急了也说不定。

    所以,雅书也没有多过问,也没有怀疑。

    只是,看着乌伦看着雅琴离去的背影出神,雅书的眉头却微微皱了皱。

    然后,没有说什么就往苏宅走去。

    而据雅书所见的看着雅琴‘出神’的乌伦,此刻其实是一脸感激的看着雅琴离去的方向。

    感激雅琴给了自己也雅书独处的机会,这是多么难得啊。

    然,就这么一感慨,雅书就走了几步远了。

    “诶?雅书,你等等我。”乌伦追了上去,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直呼雅书的名字的。

    雅书闻言,却并没有依言等着,而是径直的往苏宅内走去。

    乌伦自然是紧紧跟随,门口的侍卫看着,都不禁摇了摇头。

    怎么觉得雅书姑娘平日里挺精明的一个人,在感情上却是这么的......嗯,该怎么说呢?

    这乌将军对她的情意大家都看在眼里,可是一晃三年过去,雅书姑娘硬是一点都没有察觉。

    所以,这三年大家不仅是以看戏的姿态看待这件事,还递上了对乌伦的各种深切的同情。

    可不得同情么?

    乌伦跟着雅书一直走到了后院,雅书终于是停下了脚步,忍下了莫名而来的火气,定睛看着乌伦。

    “乌将军有什么话要说?”雅书觉得,自己已经很忍耐了,能够这么心平气和的将话,真的是奇迹。

    这三年,这乌伦,不知道让自己经历了多少次的奇迹。

    或者说,唯一让自己气的想要爆发的人也是眼前这个乌伦了。  他整日的就没事么?一个莫名的道歉也要道三年?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