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9章 爹爹这是要闹哪样?
    只是,雅书却是没有想到,三年过去,乌伦竟还有要对自己负责的心思。

    甚至,还为了负责对她说出了喜欢。

    雅书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是怎样的一个心情,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有怎样的心情。

    到了晚上,雅书和雅琴两人到了苏小喜那里,交代了羽十一他们的事情,便就恭候在一旁。

    今夜,苏小喜让流星雅书她们一同围桌吃饭,就连卸下易容的羽六还有守在外面的羽十六都在场。

    羽六素来都是以易容后的容貌示人,今日是苏小喜第一次见到羽六真正的模样。

    准确的来说,是第一次见到羽六以自己真实面貌穿着女装的模样。

    穿着女装的羽六,竟是有几分女子的温婉,模样清秀的她,在几人之中并不逊色。

    只不过,大概是长期易容的缘故,她的皮肤有些不正常的苍白。

    而苏小喜注意到,羽十六在看到羽六女装的时候给狠狠地惊讶了一下,像是不敢置信。

    瞧那模样,想必是羽十六第一次见这样的羽六。

    不过碍于苏小喜在场,羽十六是什么都没有说,而羽六也比较安静。

    有萌萌宝宝两个小不点在,即便其余几人不怎么说话,这顿饭的气氛也是极好的。

    只可惜,这一顿中,依旧没有苍澜陌。

    而在苍澜陌那边侯着的天阳,此刻却是满脸的郁闷和心中各种的叹息了。

    没错,他刚刚从苍澜陌的书房中走出来。

    没错,他的手中此刻提着饭盒。

    没错,苍澜陌这一顿,依旧都没有吃。

    有了中午的教训,天阳这次走的十分的干脆。

    可是走的干脆并不代表他不着急啊。

    这一整天主子滴水未进,粒米未沾,身子这样下去如何受得了?

    方才他可是瞧着了,主子的脸色都变了,唇色比中午的时候要苍白了许多。

    可惜,他人微言轻啊。

    主子这苦肉计可是要使到什么时候啊?

    而且,让天阳十分不明白的是,主子这明明就是在使用苦肉计,怎么自己没有吃东西也不告诉郡主,而是跟郡主说他是在忙呢?

    要知道,郡主身边的能够进的来这边院落的暗卫或者羽卫虽说是听从郡主的命令,但是到底也是主子给带出来的。

    所以主子只要不松口,郡主是万万不会知道这边正在发生什么事情的。

    难道,主子不是在使用苦肉计,而是在自己惩罚自己?

    才想到这一点,天阳就自己否决了。

    主子做什么都是有目的的,又怎会惩罚自己?

    怎的自己就是会这般的瞎想呢?

    天阳摇了摇头,提着食盒离开了。

    如此,一夜就这般的过去了。

    到了第二日一大早,天阳再次送餐失败之后,觉得再这样下去不行。

    虽然苦肉计也是计,但是主子怎么也不能拿自己身子开玩笑啊。

    于是乎,在苏小喜他们吃早膳的时候,天阳冲到了苏小喜的院子里。

    只不过,被流星拦下来了。

    “不许进。”流星看着天阳,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昨夜她瞧着郡主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定然是王爷惹得,天阳是王爷的人,她如何的让他进去。

    见流星拦下自己,天阳有些郁闷,同时看着流星的眼神带着委屈的控诉。

    “我有事找郡主,让我进去吧。”天阳对着流星的道,声音中带着几分的着急,也有几分的无奈。

    没办法,眼前的是自己未来的媳妇儿,自己不能硬来。

    再说了,就算是自己硬来,自己也打不过啊。

    要是别人,如果打不过自己的媳妇儿,那肯定是觉得倍儿没面子的。

    但是天阳可不这样,他不仅不觉得自己没面子,还会觉得媳妇儿比自己厉害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在天阳看来,这才是真正的疼媳妇儿呢。

    “不许进。”一个字没有增,也一个字没有减,连语气和眼神都没有变,面对天阳,流星这完全是不为所动。

    天阳见流星真的不准备让开,又不能硬来,于是就对着里面喊道:“郡主,属下有事禀报。”

    声音很大,惊起了落在院中树上的鸟儿。

    流星蹙眉,正要说话。

    这个时候雅书从里面走了出来,“流星,郡主让秦侍卫进去。”

    流星闻言,看了一眼天阳,然后转身就朝着屋内走去。

    天阳心中现在苦兮兮的,怎么办?流星她好像生气了。

    下一刻,想到主子如今的状态,天阳还是叹息一声。

    算了,还是主子更重要。

    天阳进去的时候,苏小喜正在为宝宝盛野芹瘦肉粥。

    盛好之后,苏小喜也没有看向天阳,而是继续给萌萌盛了一碗。

    等这些做好之后,就自己给自己城了。

    在天阳有些着急的时候,苏小喜终于开口了,“有什么事说吧。”

    “郡主,王爷他已经一日滴水未沾,粒米未进了。”天阳直接进入正题。

    萌萌宝宝两个一听,当即惊讶的对视一眼。

    从对方的眼睛里,他们看到了一个讯息:爹爹这是要闹哪样啊?

    然后,他们齐齐的看向自家娘亲,那动作一致的让人咋舌。

    而此时的苏小喜则是抬头看向天阳,蹙眉,没有说话。

    “郡主,属下说的是真的,不信你问羽十六。”

    天阳见苏小喜没有什么反应,以为苏小喜当自己是在说假,有些着急,“主子一直都在书房中待着,属下送饭都不吃。”

    “哦,我知道了。”苏小喜点头,淡淡的表示。

    只不过,苏小喜袖中的手却早已握成了拳头,对于苍澜陌的行为又是生气又是担心。

    担心苍澜陌这样身子受不了,气苍澜陌用这样的方式与自己赌气。

    他不知道这样对身子不好么?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这句话难道他不知道么?

    嗯,似乎苍澜陌还真不知道这句话,毕竟这个时代连钢都没有。

    而天阳,听到苏小喜就只有这么一句简简单单的表示,有些不敢置信。

    就这样?

    不是应该生气或者担心的跑过去给主子送吃的或者去教训一顿主子的么?  天阳不仅是想想而已,他的脑海中还出现了苏小喜教训苍澜陌的画面来着。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