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2章 你,能吃么?
    “郡主,你不能......”

    天阳的话还没有说来,因为苏小喜的手中已经出现了的一个红色的瓶子。

    看着那红的发黑的颜色,天阳莫名就觉得那一定是非常的毒的剧毒,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不敢继续再说。

    “你的答案是?”苏小喜问,眼中带着几分的冷意。

    “那个,郡主,有话好好商量......”不要用毒啊,那毒不是好玩的东西......

    只不过,天阳的话没有说完,苏小喜已经有了动作。

    即便苏小喜的动作非常的缓慢,但是看在天阳的眼中,却觉得十分的可怕。

    郡主,真的是越来越会威胁人了,不带这样玩的吧。

    “郡主,属下说,您把您的毒收好。”天阳说着,还向后退了几步,生怕那毒沾到自己。

    苏小喜动作缓慢的收起了毒,静看天阳,等着天阳开口。

    “郡主,其实,其实也没有什么,王爷在里面泡澡。”

    然,天阳的话却是让苏小喜蹙起眉头。

    只是泡澡?

    如果只是泡澡,天阳怎是这样的一个表情?

    天阳见状,知道苏小喜不相信自己的话,当即举手,“郡主,属下说的是实话,王爷真在里头泡澡。”

    说着,天阳还担忧的看了那温泉小苑一眼。

    “只是,王爷几日没有进食,现在又进去了快半个时辰了都还没有出来,属下担心.......”王爷会饿晕在温泉池里。

    这句话,天阳又是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因为苏小喜一个身形一闪,就直接的消失在天阳的跟前。

    此刻的苏小喜脑海中已经顾不得其他,顾不得自己要生苍澜陌的气,她的脑海中满满的都是苍澜陌晕倒在温泉池底,水面上不停地冒着泡泡的场景。

    那混蛋,难道他不知道空腹不能泡温泉么?难道他不知道不能泡太久的温泉么?

    苏小喜满脑子都是各种让她畏惧的画面,却是不知,她脑海中的画面,其实曾经就出现过。

    而当时,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她自己。

    那个时候,怕是若非天阳天诀赶到的及时,此刻苍澜陌早就成了被苏小喜谋害致死的水鬼了吧。

    苏小喜一边担心着苍澜陌,一边推开了温泉屋的门。

    然而,才刚刚进去,映入眼帘的便是满脸苍白的苍澜陌正缓缓的往温泉池中滑进去。

    “阿陌!”

    此番情景,让苏小喜差点肝胆俱裂,脚下生风直接朝着温泉池飞奔而去。

    想都没有想的,直接往温泉池中跳去,伸手就抱住了苍澜陌的腰身,让苍澜陌的脸露出水面。

    “阿陌,你别吓我。”

    苏小喜着急的喊着,让后想要将苍澜陌给弄出水面。

    可是,温泉池子太深,而苍澜陌太重,就算是在水里,苏小喜也难以将苍澜陌给拖上去。

    而在拖抱着苍澜陌的过程中,苏小喜的身子不断的接触着苍澜陌的身子,苍澜陌的脸色因为苏小喜的动作在不断的变化着。

    只不过这些,苏小喜却没有看到,此刻的苏小喜还是十分的着急的将苍澜陌的身子往上搬。

    终于,将苍澜陌的身子弄得平躺在温泉池旁,苏小喜便开始按压苍澜陌的胸口。

    “阿陌,你醒醒。”一边按压,苏小喜一般着急的喊着。

    都说关心则乱,苏小喜此刻只顾着给苍澜陌按压了,倒是忘记给苍澜陌把脉。

    只要她的手按在苍澜陌的脉搏上,还有什么是不能发现的?

    可惜了,苏小喜太过担心苍澜陌。

    按压了半晌都不见苍澜陌吐水,苏小喜便开始给苍澜陌渡气。

    只是,渡着渡着,就不太对了。

    因为,苏小喜依稀感觉到了苍澜陌在回应,不止是回应,而且还是更过分的攻城占地。

    苏小喜猛然挣开严谨,却见苍澜陌正闭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模样。

    当时,苏小喜大脑翁的一声响,气不打一处来,想要离开,却是被苍澜陌紧紧地搂在怀中。

    “苍澜陌,你敢骗我!”苏小喜怒。

    “对不起。”苍澜陌很干脆的道歉,声音有些虚弱,脸上却是带着几分的委屈,“是你不理我的。”

    所以,是先道歉,再控诉?

    那么,到底是谁的错?

    苏小喜并不想纠结这个问题,只是瞪着苍澜陌。

    越是瞪着苍澜陌,苍澜陌的表情越是无辜,瞪着瞪着,苏小喜就觉得自己有些瞪不下去了。

    “苍澜陌,你的节操呢?”

    苏小喜气极。

    要是当年那个妖孽的苍澜陌也就罢了,如今的苍澜陌在世人眼中可是高冷的形象,做出这样无辜的模样,真的还要不要节操了?

    “节操是什么,能吃么?”苍澜陌一脸疑惑的问,然后趁着苏小喜一个不注意,翻身将苏小喜给反压在身下。

    “你,能吃么?”

    苍澜陌意有所指,手上已经开始有了动作,眼中的火苗已经渐渐的燃烧成了熊熊大火,就准备将苏小喜烤焦拆吃入腹。

    话题的转变实在是太快了,苏小喜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然后,苍澜陌似乎有意,根本就不给苏小喜反应的机会,直接的堵住了苏小喜的唇。

    苍澜陌的吻及其的温柔,如同春风拂过,让人心旷神怡,忘记一切繁杂的尘世,只记得享受那点点的温暖。

    苏小喜就这样的在苍澜陌的吻里沉醉,然后,忘记了方向,更忘记了将苍澜陌推开。

    当苏小喜反应过来的时候,苏小喜早已经被苍澜陌吃的渣儿都不剩了。

    累得苏小喜的手指都懒得动弹。

    “苍澜陌,你禽兽!”苏小喜咬牙切齿。

    这像是一个几天没有吃饭的人么?几天没吃饭的人能够将她折腾成这个样子么?

    很显然的,苏小喜忽视了饿狼的功力。

    试问,一个饿了很久的狼,在一块肥美的肉面前,会斯斯文文的吃么?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对于苏小喜的控诉,苍澜陌只是笑。

    要知道,喜儿越是控诉,就越是表明自己的能力超强。

    对于男人而言,这绝对是赞扬,是肯定。

    将苏小喜给就近清洗干净之后,苍澜陌动作轻柔的将苏小喜抱到了一旁的榻上。  这个时候,苍澜陌不得不感谢上一任的屋主有这样的先见之明。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