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3章 别告诉喜儿
    ,精彩小说免费!

    此刻,就只有苏小喜在两人的战圈之内。

    这个时候的苏小喜正一眼不眨的看着打斗着的两个人,只不过两人的速度太快,苏小喜并不能看出什么端倪,只能够感觉到一股强劲的内力不停的散开。

    就是那一股压力,让普通的将士不敢靠近,就连苏小喜也只能远远的在战圈的外围站着。

    此刻的苏小喜的脸上不见丝毫的情绪,那紧握的手中可以看出她的紧张。

    心,莫名的发慌,视线根本不敢移开分毫,生怕错过了什么。

    “砰!”的一声响,苏小喜看到苍澜陌身子被弹飞了几丈远,原本镇定的脸上出现了慌乱的神色。

    不过,苏小喜还是拼命的忍住了想要上前去查看的冲动,只站在原地紧盯着刚刚结束战斗的两人。

    比起苏小喜的紧张,此刻的苍澜陌要显得怡然自得许多。

    此刻他的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变化,一双犀利的眸子深如潭,似乎方才被弹飞的人并非是他一般。

    而比起苍澜陌的淡定,对面的巫槐却是不淡定了。

    虽然巫槐比起苍澜陌,情况看起来要好些,也没有向苍澜陌那样的被弹飞,

    可是喉间那极力被他压下去的腥甜感却在提想着自己方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看似苍澜陌败下阵去,可实际上苍澜陌只是借势躲避,所以,此刻的苍澜陌即便是受伤,也是无碍。

    反倒是自己,结结实实的挨了苍澜陌一下,伤及根本。

    他,与苍澜陌,竟然只是势均力敌,而且,苍澜陌比自己更加狡猾。

    这个时候的巫槐,丝毫不会怀疑苍澜陌的真实身份了。

    在他看来,除了苍澜陌,苍冥也不可能有人的实力能够超过自己。

    且......

    巫槐的视线微转,落在苏小喜的身上,对上了苏小喜微微带着几分紧张的神情。

    此刻的苏小喜与探子报来的苏小喜并不相同。

    所以,他有理由相信,这一切都是苍澜陌搞的鬼,为的就是让他们产生错觉,以为苍澜陌不在西南了,从而放弃对西北的攻击。

    为的,不就是给西北拖延时间么?

    好一个苍澜陌......他,会成为主子最大的障碍。

    想着,巫槐的眼眸更是暗了几分。

    下一刻,巫槐身形一闪,便是消失在众人面前。

    巫槐消失,敌军三方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而苏小喜则是快速的到了苍澜陌的身边,伸手就要搭上苍澜陌的脉搏。

    然而,还没有搭上,手就被苍澜陌的手反握住。

    苏小喜蹙眉,抬头便对上苍澜陌的视线。

    “放心,我没事。”苍澜陌对着苏小喜道,眼底带着几许的温柔。

    见苍澜陌真是一副没事的模样,苏小喜才终于松了口气。

    苍澜陌看了一眼巫槐离开的方向,随后便牵着苏小喜往苍冥这边缓步走来。

    两边的将士都有些懵,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赢得那方离开了,而输的人则是如同没事人一般?

    赤卫军的统领看着这样的状况,也有一瞬的犹豫。

    太子交代,无论巫大人如何,他们今日只有一个任务:打败苍冥,赢回一局。

    转眼看身后的将士,见一个个的脸上都是自豪的神色,赤卫军统领便知晓,他们定然是因为方才他们这一方赢了而感到自豪。

    说实话,虽然与巫大人并不熟识,可是巫大人赢了,他也与有荣焉。

    于是,对于接下来的决定,他便再也没有犹豫,直接下令冲锋。

    甚至这个时候苍澜陌和苏小喜还没有走回苍冥的阵营。

    苍澜陌牵着苏小喜的手,缓步往后会走,仿若身后根本没有千军万马,没有尸横遍野,有的只是宜人的景色,两人的此刻正在漫步。

    眼看着敌军到了两人的身后,可是两人却都不慌不忙,而这个时候,从苍冥军队中冲出几千人,这几千人越过苏小喜和苍澜陌,开始围阵,而苍冥军队在阵法的掩护之下上前。

    这一战十分激烈,死伤惨重,最后以云启和郝月的将士临阵脱逃为结局,而赤卫军因为孤立无援,最终只能逃离,十分狼狈,真真就是丢盔弃甲。

    看着赤卫军落荒而逃,苏小喜知道,经此一战,西南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稳定。

    而原因,并非是这一战敌方元气大伤了,毕竟那秦音离的大军还有帝国最后的大军还没有出现,战争还没有这么快的结束。

    之所以知道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歇战,是因为她知道,郝月运送军粮的日子快要到了。

    而之后,便是她表现的机会了。

    筹备了三年,预测了三年,她收集的那些粮草,终于是要派上用场了。

    想着,苏小喜的唇角勾起一抹弧度。

    不过,许是苏小喜想事情泰国专注了一些,所以并没有看到苍澜陌的脸色,这一刻正有些苍白。

    夜,悄然来临。

    而这一夜,苍冥的营长之中,多出了一个人。

    此人,按理说应该正以苍澜陌的身份呆在西北军营中。

    而这人,不是旁人,正是魅影。

    从某些角度上看,魅影与苍澜陌是很像的。

    同样都是冷冰冰的,让人难以靠近。

    不过,两人身上的冷,还略微不同。

    苍澜陌身上的冷,带着几分的漠然。几分的贵气,天生就是站在高处让人敬仰的那一种。

    而魅影,他的冷带着几分孤傲,带着几分疏离和戒备,是天生的孤独者。

    但是寻常的人,却是很难的分辨出两人之间这样的冷的不同来,只当两人都很冷。

    “主上!”魅影朝着苍澜陌拱手,然后眉头微蹙,看着苍澜陌,“主上受伤了?”

    主上的能力,没有人比他和魅邪更清楚,根本没有人能够轻易伤得了主上。

    如今,主上这般,让他好奇。

    “嗯!”苍澜陌点点头,完了加一句,“别告诉喜儿。”

    魅影闻言,只抿抿唇,随即看向苍澜陌,“主上故意的?”

    除此之外,他想不到旁的理由。  苍澜陌转身坐到位置上,淡淡的道,“巫槐背后不知还有多少更强大的人,如今只能这般才能让他们放下戒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