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4章 爹爹要离开了?
    原来,苍澜陌与巫槐的对决中故意保存了实力。

    所以,才会有勉强成为平手的结果。

    可以说,这就是苍澜陌想要告知给巫槐幕后的人的讯息。

    巫槐背后的人,极有可能与喜儿的娘亲被抓走有关,要想找到喜儿的娘亲,首先就得消散那个人对他们的戒心。

    毕竟抓走圣女,那人不可能别无所图,幕后的人究竟想要做什么,无人得知。

    而且,那幕后的人既是连龙帝都能够操纵,那么,四国这些年发生的事情,是否与幕后那人有关?

    还有那个一直不曾出现的神秘‘殿下’究竟是何人?苍澜陌觉得,有些事情,也许很快的就能够掀开谜团了。

    只不过,保存实力是一回事,让自己受伤又是另一回事。

    要是让喜儿知道自己为了迷惑对手而让自己受内伤,喜儿必定绕不得自己。

    想到喜儿也许会有的冷处理,苍澜陌就一阵的发虚。

    魅影知晓苍澜陌的打算,便没有继续继续询问,他本就不是一个八卦的人。

    倒是苍澜陌询问了魅影一些西北的事情,而后便让魅影退下了。

    苍澜陌到了一旁的榻上盘腿调息,等觉得自己状况好了许多之后,这才闪身离开自己的营帐,朝着苏小喜的营帐而去。

    原本苏小喜想着苍澜陌晚上会来,所以营帐中的烛火并没有后全熄。

    只不过,等了许久没有等到,苏小喜便率先睡下了。

    迷迷糊糊之中,苏小喜感觉自己被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熟悉的味道让她并没有半点的挣扎,而是非常依赖的钻入来人的怀中。

    “你回来啦。”苏小喜喃喃着,就像下意识的中的呢喃。

    呢喃完了这一句,苏小喜便又迷迷糊糊的睡去。

    只是,很快的,她便就睡不着了。

    因为身边的人不让她睡,一直都不太安分。

    终于,苏小喜睁开了眼睛,看向不老实的苍澜陌,眼底还带着几分的睡意。

    “时候不早了。”苏小喜出声。

    苍澜陌闻言,则是吻了吻苏小喜的鼻子,“嗯!”

    轻轻‘嗯’了一声,又转向苏小喜的唇,几番的碾转,苏小喜早已没有了睡意,整个人都被带进了苍澜陌所故意营造的柔情之中。

    只是,在要迷失之前,苍澜陌一句话却是让苏小喜瞬间清醒了。

    “你这么快就要走了?”苏小喜惊声。

    瞬间,苏小喜整个心情都不美好了。

    方才,苍澜陌在她耳边说他明早就要离开。

    虽然知道他早晚会走,可是却没有想到分离会来的这般的快速,让她心中非常不是滋味。

    还没分开,苏小喜就已经觉得不舍了。

    “嗯!”苍澜陌点头,手不由得紧了几分,“西北需要我回去。”

    苍澜陌的声音的很沉,有些紧绷,可想而知,此刻的苍澜陌心中的不舍。

    但是,即便是不舍,他也必须离开。

    他的那些障眼法,从来不是为了西北,不是为了保护西北。

    恰恰想法,他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西南。

    帝国的军队如今还没有完全到齐,西南西北两个战场肯定有一边作为重心。

    而帝国的人知道自己也在西南,那重心必然会放在比较薄弱的群龙无首的西北。

    这样一来,西南的压力就会小上许多。

    之所以这么麻烦的演一出自己与喜儿陌生的戏码,就是为了让对方陷入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之中,从内在的去影响对方的决断,也是推动着他们迅速而又干脆的做出抉择。

    在他们看来,他这边的虚虚实实,是为了把兵力引到西南,以此缓解西北的危机。

    只不过,他们注定猜错了。

    这些,苏小喜都知道。

    早在之前苍澜陌就已经跟她分析过了。

    此番他们完全确定了阿陌在西南,又以为阿陌在西北弄出一个假的苍澜陌是为了欲盖弥彰,如今定然会将注意力放在西北,若是阿陌不回去,对于西北而言,怕是一场灾难。

    这一点,她非常清楚。

    时间,不等人。

    可是,就是因为清楚,她才更加的难过,阿陌幸苦的过来,又为了自己才做出这些安排,她......

    “这次之后,咱们再也不会分开了。”苍澜陌轻吻着苏小喜说着,眼底带着眷念。

    别说喜儿会不舍,他每次转身,对他而言,是何其的残忍?

    明明想要时时刻刻跟喜儿在一起,可是偏偏必须跟喜儿分开。

    这一次,他一定要结束这一场战争。

    谁再敢然让他跟喜儿分离,他就杀谁!

    苏小喜点点头,然后想到了两个孩子,不由得开口问道,“阿陌,不去看看孩子么?”

    苏小喜知道,阿陌对两个孩子的喜爱,并不比自己少。

    苍澜陌闻言,却只道:“先陪你。”

    苏小喜正想说可以一起去看望孩子,然而,苍澜陌却是不给苏小喜机会,直接一个附身,就吻上了她的唇。

    这一次,苍澜陌要苏小喜要的疯狂,好像是想要一次性要个够似的。

    等到了天色将白,苍澜陌才停歇,然后给苏小喜穿好了衣裳,抱着累的昏睡过去的苏小喜就往夷城去了。

    所以,当苍澜陌见到萌萌宝宝的时候,萌萌宝宝醒了,苏小喜却还在睡着。

    “爹爹,娘亲怎么了?”萌萌看着昏睡着的苏小喜,一脸的疑惑。

    而宝宝比起萌萌,显得镇定许多,但是那一双带着问号的担忧的眸子却是看着苍澜陌的。

    在看到爹爹和娘亲出现在他们床边的时候,他们马上就醒了,高兴的心情让他们一点的睡意都没有了。

    苍澜陌看着自己两个孩子,心中满是不舍,但是还是严肃的看着两个孩子道:

    “爹爹今日便要离开,你们要不要先去皇爷爷那里?”

    这也是苍澜陌过来的原因之一。

    边疆毕竟不够安全,将两个孩子送到京城,有父皇护着,两个孩子必定是安全的。

    然而,两个孩子的重点却是放在苍澜陌前一句话上了。

    “爹爹要离开了?”

    “爹爹为什么要离开?”

    宝宝和萌萌一人一句,而后萌萌看向苏小喜,恍然大悟,“娘亲是因为爹爹要离开,伤心的昏过去了么?”  苍澜陌:“......”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