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6章 雅琴看上洛王?
    “娘亲!”

    萌萌宝宝齐声叫着。

    苏小喜只是看了两人你一眼,而后便对着院内唤道,“羽十六!”

    一道黑影一闪,羽十六便出现在苏小喜的面前。

    如今,羽十六被派到萌萌宝宝的身边,专门负责保护萌萌和宝宝。

    “郡主有何吩咐?”羽十六恭敬的问道。

    苏小喜闻言什么话都没有说,而是从袖中掏出了一瓶药来,“给他送去,让他先服一颗再上路。”

    虽然阿陌有意的隐瞒,但是她身为大夫,又怎会看不出来。

    既然他想瞒着,她便当作不知道。

    可是,却也不能放任不管。

    他此番前去,路上必然很赶,若是放任身上的伤不管,就算是去了西北,也与身子无益。

    虽然隔着瓶子,但是还是又药香味飘出,寻常人可能不会注意到,但是鼻子对药材非常灵敏的宝宝却是闻到了,并且很快的判断出这是上好的治疗内伤的药,眉头便不由得紧紧皱起。

    羽十六看着手中的药瓶,有些微怔,但是很快的便明白过来苏小喜的意思,闪身便离去了。

    等不见羽十六的踪影,宝宝这才抬头看向苏小喜。

    “娘亲,爹爹受伤了么?”

    苏小喜闻言看向宝宝,眼底带着几分的疑惑,“宝宝知道那药?”

    宝宝听了,想了想,抿抿唇,才缓缓的道:“只知道几味药材。”

    只闻到了他知道的几味药材,还不能辨别其中的成分。

    可是绕是如此,苏小喜还是讶异,没有想到宝宝在医术上有如此的造诣。

    要知道,经过系统提纯的药材,就算是给外面普通的大夫看,也未必能够辨别其中的成分出来。

    而宝宝,才三岁多而已。

    苏小喜蹲下身子,认真的看向宝宝。

    “你喜欢医术么?”

    宝宝闻言,脸上也满是严肃,“宝宝喜欢!”

    看着宝宝的眼底没有一丝的勉强,苏小喜终于点头。

    “好,等这一场战争结束,娘亲就亲自教你。”

    苏小喜知道,宝宝在帝国哥哥一定有教他医术。

    不过,既然宝宝喜欢这方面,她会教他的就不仅仅是医术了,还包括毒术。

    医毒不分家,宝宝日后若是能成一个的疫毒双绝的大夫也是不错的。

    况且,宝宝的身子......

    想着,看着宝宝的眼神中,更多了几分的柔情。

    萌萌见状,委屈的喊了一声‘娘亲’。

    为什么她觉得娘亲更喜欢宝宝呢?难道是她不可爱么?

    苏小喜这才将视线落在了萌萌的身上,伸手轻轻的摸着萌萌的脑袋,而后,将萌萌和宝宝一同揽入自己的怀中。

    “娘亲的宝贝。”

    苏小喜将两个孩子紧紧地抱住,只是,眼中却含着点点的泪意,就是不知是对苍澜陌,还是因为两个孩子。

    苍澜陌离开苏宅走的并非是大门,而是走的暗道。

    自苏小喜在这西南有了这个苏宅之后,苍澜陌便已经让人从这苏宅中弄了这么一个密道。

    在苍澜陌通过长长的通道到了城外的出口,刚刚跃上马准备策马前去的时候,便听到了羽十六的声音。

    因为怕赶不上,所以在秘道里羽十六完全不敢耽搁,一路跑过来的。

    所以,此刻的羽十六不仅是发丝凌乱,更是呼吸不稳,满是狼狈。

    “你跟来做什么?”看到羽十六,苍澜陌的脸色不太好看。

    事实上,离开喜儿之后,他的脸色就没有好看过,面上神情一直都处于紧绷的状态。

    羽十六有些招架不住苍澜陌的眼神,顶着压力,羽十六拿出手中的药瓶,“郡主让属下将这个给主子送来,让主子先服用一颗上路。”

    苍澜陌一听是苏小喜送来的,二话不说就接过药瓶,也不管里面是什么,直接打开服用了一颗。

    当胸口的那一阵的舒爽还有丹田的那一股热流传来的时候,苍澜陌便什么都明白了。

    “照顾好他们。”

    冷冷的甩下这么一句话,苍澜陌在羽十六毫无预兆的状况下策马离去,只给羽十六留下满嘴的尘土。

    谁都没有看到,苍澜陌的眼眶都红了。

    苍澜陌一人独自离去,除了苏小喜等人,无人知晓。

    因为,跟着的苍澜陌来的天阳并没有离开,不仅如此,军中还多出了另外一个苍澜陌。

    除了苏小喜等人,无人能分辨的出苍澜陌的真假,就算是乌伦也是不知晓的。

    而偏巧,就让乌伦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

    就在乌伦的操练完了手下的将士,准备回营的时候,看到了雅琴端着托盘从苍澜陌的营帐中走了出来。

    原本,雅琴是苏小喜身边的丫鬟,代替苏小喜给洛王送什么东西出来也算正常。

    可是,不正常的一点是,雅琴的脸上竟是一片红晕,一副娇羞。

    虽说,乌伦在雅书的面前是迟钝了一些,可是对于雅琴那种小女人的娇羞还是看的真真切切的。

    莫不是,雅琴看上了洛王不成?

    虽然吧,丫鬟看上主子爷的可能很大,这样的事情也时有发生,属于正常的范畴。

    但是乌伦心中怎么就不爽了呢?

    这不就是等于挖墙脚了么?平时雅琴看着比自己还要傻乎乎的,怎么这点做的这么不应当了?

    越是想着,乌伦就越是不能理解。

    郡主那样的好女人,怎么想有女人与她分享的男人,他就怎么觉得奇怪。

    就好像他喜欢的是雅书,可是哪天要是有另外一个女人也要跟自己,他就无法接受。

    “不行!”

    越是想着,乌伦就越是觉得此事行不通。

    于是,乌伦便准备亲自去找雅琴谈谈。

    只不过,还没有靠近雅琴,乌伦自己便就觉得不太妥当了。

    他一个大男人,跟一个女人谈这个妥当么?

    雅琴虽然这件事做的不该,但是毕竟也是一个好女人,要是自己话没有说好,让人家姑娘怎么办?

    毕竟,他乌伦总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伤了姑娘的自尊心,怕是雅书都得责怪自己了。

    这般的想着,乌伦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有些烦躁的抓挠着头。  “对了!”乌伦脑中灵光一闪。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