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8章 乌伦的纠结
    “我为什么要让雅琴喜欢我?”乌伦终于察觉到了雅书话里的不对劲,不由得疑惑的问道。

    雅书抬眼,冷冷的看着乌伦,像是要从乌伦的眼睛里看到什么一般。

    “你不是喜欢雅琴么?”声音很冷,带着几分的疏离。

    乌伦闻言,一脸震惊,又有些气急败坏。

    “我什么时候喜欢雅琴了?”像是想到什么一般,乌伦有些生气,“你就这么不喜欢我,所以要用这个拒绝我?”

    说着,一张黑脸都因为生气变得黑红。

    “你不喜欢我直说,也不用拿雅琴做借口,我乌伦说喜欢你,就只会喜欢你。”乌伦愤愤的道。

    若他是这般见异思迁的人,何必等到现在?

    愤怒的看了一眼雅书,乌伦转身就走,根本忘记了今日找雅书的目的是什么了。

    雅书怔怔的站在原地,似乎也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见乌伦越走越远,下意识的便追了上去,挡住了乌伦的去路。

    看着挡在面前的雅书,乌伦停下了步子,但是眼底的受伤的神色却是深深的撞进了雅书的心中,生疼生疼。

    她,错了么?

    “你刚才问雅琴的事情,不是因为你喜欢雅琴么?”雅书问。

    “我什么时候说我喜欢雅琴了?”乌伦问。

    雅书:“......”

    确实没有说,可是他所表现出来的不就是这样么?

    心中虽这样的想着,但是看着乌伦那一双受伤的眸子,雅书终于让自己冷静下来。

    想着乌伦这三年在自己面前的种种表现,似乎......

    “对不起,我误会了。”雅书道歉。

    这也是雅书第一次对乌伦道歉,所以乌伦都有些愣住了。

    也奇异的,乌伦心中的怒气瞬间就消散了。

    只是,不生气之后,乌伦的表情就变得......额,有些哀怨起来。

    被那样哀怨的表情看着,雅书有些不自在,甚至有一瞬间都不知道手脚该往哪里放了。

    第一次,她觉得局促,只是那一颗心却终归是平静了下来。

    两人,就这样的站在那里,气氛有些怪异。

    “你找我想说什么?”

    “你刚才是不是在吃醋?”

    终于,雅书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出声了。

    只是,好巧不巧的,乌伦也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然后,乌伦就看到雅书的脸色变得难看,接着,就看到雅书转身就要离开。

    果然,是他想多了么?乌伦在心中叹息,却不敢再有耽搁,道,“雅琴似乎喜欢洛王!”

    雅书侧头,看向乌伦,“雅琴喜欢洛王?”

    此刻,雅书的脸色带着几分的古怪。

    乌伦点头,然后将自己看到的跟雅书说了,完了还道,“我觉得雅琴不该插入洛王和郡主之间,所以想让你找个机会跟雅琴说一声。”

    顿了顿,又觉得自己这话说的不太对,又补充道,“当然,我相信雅琴是一个好姑娘,正因为是这样,她这样做才更加不对。”

    在乌伦心中,雅琴喜欢洛王就是对郡主的背叛,这是不行的。

    而且,郡主这样的女子,不该与旁的女人分享男人啊。

    这不行,绝对不行。

    在乌伦的心中,可没有是什么三妻四妾的思想。他只知道,洛王和乐安郡主,是绝配。

    然而,雅书只是用乌伦看不明白的眼神看了一眼乌伦,然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于是,乌伦就当雅书答应了。

    也不枉自己今日此行了不是?

    乌伦想着,便就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然而,以为解决了这件事的乌伦,在第二天又看到了让他觉得不对的一幕。

    这一次,不仅仅是看到雅琴从洛王的营帐中走出来了,他更是看到洛王看着雅琴的眼神不太对。

    要说以前他不懂一个男人看女人的眼神,现在他心中都有了雅书了,哪还能不懂?

    之前看到雅琴对洛王又心思,他就已经觉得不对了,如今看到洛王对雅琴又心思,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之前看洛王在乎郡主的模样,他还将洛王当作自己的楷模,如今看来,不过都只是表象而已。

    这样想着,乌伦的脸色就更加的不好看了。

    可是,这件事,该怎么办?

    该告诉郡主么?

    可是如今两军对战之际,郡主若是知道了,若是伤心了,岂不是贻误了战机?

    而且,作为郡主的忠实拥护者,他一点不想看到郡主伤心。

    他就不明白了,郡主这么好的人,洛王怎么还忍心这样对待,简直是衣冠禽兽。

    于是,很不幸的,一路往西北疾驰日夜不停歇的苍澜陌赶路中中招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差点惊了马。

    好在,苍澜陌及时勒住了马缰。

    不过,这样的狼狈的一个喷嚏,却是没有让苍澜陌冷了脸,反而是让他满是疲惫的脸上多了一丝的柔情。

    因为,在他看来,这是喜儿想他了。

    被自家主子的喷嚏惊住的鬼谷一干手下,在这个时候小心的勒马上前,小心翼翼的问道,“主子,要不要先歇息一会儿?”

    他们已经连续赶路了四天,不眠不休,就是那马也被跑死了几匹。

    而原本需要十日左右的路程,硬生生的被他们四天给赶完了。

    他们尚且受不住,更何况还是受了伤的主子呢?

    苍澜陌脸上的柔情瞬间收拢,脸上再次恢复了冷色,朝着嘴里塞了一粒药丸之后,便冷声道,“继续赶路。”

    不容拒绝的命令,接着便率先策马前行。

    一行人继续前行,只留下满地的尘土。

    而这个时候,乌伦正在主营帐中,与其他将军一起召开例行会议。

    这几日是休战期,但是每日都会有一场会议,会根据敌军那边传来的不同的情况来布局。

    敌动我不动,敌不动我不动,敌不动我却动。

    对于这些战术,大家都是一次次的用实战实践。

    虽说每次都是例行会议,但是每个将领都会受益匪浅,都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去听。

    毕竟,这些关系着众将士的生死和这场战争的命运。

    然而,这一次,乌伦却是走神了。  无论是新来的战报,还是各个将领的讨论,乌伦统统没有听,只看着苏小喜的方向,纠结着要不要将情况告知给苏小喜。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